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120章 秀才相公被殴打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047 2021-01-21 20:01:00

  男子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泼妇行径。

  刚才那一巴掌虽然打的挺痛快,但他一直以来就是个文弱书生,不像女子是做惯了活计的。

  根本就招架不住女子的一阵挠打,踢闹。

  慌乱躲避时,这才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

  他们这里打得‘热闹’,邻居们自然有听见动静了的。

  有好事的,平日又自诩跟这大娘关系不错的,意思意思敲门之后,就推了门进来。

  也幸得他们家平日白日里没有锁门的习惯,这才方便了一群赶着来‘劝架’的人堂而皇之进入。

  而这些人,有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

  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那院子里已经围了有六七个人了

  大家一见那平日总端着一副读书人高高在上模样的男子,今日被自己媳妇打的这般狼狈,虽说都在上前去拉架,却嘴角那掩饰不住的那幸灾乐祸的笑。

  拉架的动作自然也就不那么尽心了。

  有些平日曾被男子言语上嘲笑得罪过的女子,趁此机会,不为自己讨回点公道都说不过去。

  所以这架是越拉越乱,就连那大娘都莫名其妙被挤了出去。

  偏偏混乱还在继续。

  大娘在旁边站定之后一看,见那群娘们儿居然敢对自己当家的动手动脚。

  也不管自己先前是不是还对当家的心有不满,当下‘忒’了一口痰出去,袖子一撸,又冲了上去。

  “就你们这群骚娘们儿,居然也敢欺负到我爷们儿头上,老娘的爷们儿老娘能动手,你们能动吗?也不瞅瞅自己是什么身份,你们配吗?”那大娘边上前拉扯边骂。

  先前还在里面和稀泥的两人,此时闻言赶忙退了出去。

  这苏大娘可不好惹。

  她不仅嘴皮子不饶人,手上功夫更是,何况她还有娘家父兄撑腰,一般人战斗力根本就斗不过她。

  那两人退出战局之后,另外三人还在热火朝天的动手动脚。

  半点没发觉不对劲。

  而被欺辱的男子,此时可不止是后悔了,他现在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那树干上。

  这些女人,借着拉架帮忙,不止在他身上挠了不少爪印,更有甚者,他似乎感觉自己腰部以下前后都被人揩油了。

  可这几人力气太大,他根本就躲不开。

  男子涨红着一张脸,平日能引经据典不带脏字将人说的满面羞红,现在却已经被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只能嘴里不停喃喃,“你们这群泼妇!你们这群泼妇!”

  “老娘打死你,敢欺负老娘的相公!”直到苏大娘上前将其中一人大力扯开,并暴力相向。

  此时另外两人才反应过来,赶忙躲开。

  反应快的,直接甩下一句,“既然苏大娘你跟相公没事了,那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就赶紧溜了。

  另外没被抓住的那人,也紧跟在她身后溜走了。

  现在就剩下之前急流勇退的二人,还站在旁边,蹙眉看着。

  这里头,估计也只有一人是真心想要过来帮忙的,也就是这二人中年级稍长的那位。

  只不过她一人却干不过另外四人,被拉扯着加入战局,都快分不清谁是谁。

  这才差点误伤。

  此时苏大娘还在猛揍另外一人,旁边站着的两人,对视一眼,赶紧上前重新又去拉架。

  “苏大娘,别打了,再打要给打坏了。”

  “打坏了就打坏了,大不了老娘赔她医药费,但老娘的相公是她能打的吗?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是个什么熊模样,居然还敢对我家秀才相公动手,老娘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说着手下不停,又要甩那妇女耳光。

  却被旁边那二人抱住了手,拦下了。

  “行了,差不多就得了,大家都是邻居,闹得太难看以后还怎么好见面?”抱住她胳膊的那人年纪比她长几岁,如今已是知天命的年纪。

  她说话,苏大娘还是会听一些的。

  这才缓了缓气,将人往地上一推,松开了手。

  此时秀才相公早就躲进屋子不出来了。

  今日他的脸,算是被丢尽了,而且他没想到那几个妇女胆子如此之大,居然敢趁乱轻薄与他。

  虽然他已经年过不惑,可到底是个书生,身上有些儒雅书香之气。

  且他长身玉立,这么多年又未吃过什么苦头,皮肤白嫩,保养的比跟他同年纪的男女都要好。

  今日来的妇女,可不是那书香门第的宅门主妇,她们可不讲究什么规矩。

  平日就算遇见那说荤话的男子,自己还能跟着凑上两句,又怎会像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小被约束着长大,之后嫁人也是恪守规矩的妇女一般。

  “有辱斯文,简直是有辱斯文!这院子住不下去了,住不下去了!”男子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今日被邻居看见这般狼狈的模样,他已经没办法在此地继续生活了。

  心中郁闷烦躁不已,隔壁温府的院子里,此时却还在不知用什么乐器所弹奏的曲子。

  略微比刚才高昂一些,他听得也更加清楚。

  男子又靠近了些墙角,似乎这样能够听的更加清楚。

  隔着两堵墙的那边是阳春白雪,而他这边的院子,却已经变成了下里巴人。

  他想要的,却是院子那边那样阳春白雪的生活。

  男子心内愈发不平。

  但却不敢再像先前那般,与自己妻子争执吵闹。

  不然最后丢人的必然还是自己。

  只是此刻不免幻想着,哪日能够见一见那隔壁院子的人才好。

  不知她会是个何样的女子呢?

  是不是同他所想的那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写的一手漂亮的簪花楷体,也能吟诗作赋,还能红袖添香。

  男子站在墙边,直等到那边琴音渐消,还不肯离去。

  而柳姨娘在院中,自是不知会有一人,不过仅凭琴音,就开始未曾见过她人,便开始臆测幻想她是何种模样了。

  只是就算柳姨娘知晓,也不过是当个笑话听过就罢了,难不成还能与那人有些其他交集吗。

  自是不可能的。

  只是那男子会这么想吗?

  有时候,有些人一旦心生妄想,便会如同那扑火的飞蛾,明知前方是一条死路,却还是奋不顾身的想往前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