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111章 拍板和谈开海贸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024 2021-01-16 21:13:00

  “既然朕养的这些大臣,在其位不谋其政,那这差事也就用不上他们去做了。”皇上冷笑着看着下面一片黑乎乎的头顶。

  “皇上恕罪。”下面的人又开始喊道。

  “温爱卿和齐爱卿留下,其他人都给朕滚出去。”皇上看见他们就来气,干脆眼不见为净。

  等大殿内只剩下大老爷和齐大人时,皇上让人搬了两张椅子过来。

  “温爱卿觉得此事应该如何解决?”皇上问。

  大老爷自然是希望皇上能够赶紧派兵送补给,当下就要起身回话。

  “行了,坐着回话吧。”皇帝摆摆手。

  “谢皇上。”大老爷重又坐下,之后才理了理思路,开始回禀。

  “皇上,微臣虽说是接到了折子,但于军事上的事却并不了解,此事在微臣看来,最要紧的,一是调兵过去,二是加送粮草补给,至于这仗该如何打,微臣却是不知。”大老爷话音刚落,那头齐大人就开始炸毛了。

  “温大人,如今国库空虚,您想要粮草,本官上哪去给你弄粮草去?你这莫不是故意为难本官?”齐大人就差跳起来指着大老爷的鼻子说了。

  大老爷却半点不生气,平静的看着齐大人。

  齐大人被他这么看着,哼了一声,还是悻悻的放下手指。

  “齐爱卿说的也并不是全无道理,如今国库空虚,太后又生辰在即,朕还打算将皇陵再做一番修缮,只怕是拿不出银子来了。”皇上似乎一点不曾觉得自己这番话有何问题。

  大老爷听了只能沉默。

  但心底却对皇上的所作所为愈发不满。

  不由开始考虑临行前,父亲说的那番话。

  只是真的让他就此辞官,未免太过不甘,他内心还有抱负,还想多做几年官。

  “那勃固国不过弹丸小国,萧爱卿向来在战场生所向披靡,又怎会不敌他们?”皇上像是疑惑不解的问道。

  “皇上对勃固国可能不了解,勃固国四面环海,且多海啸,能耕种土地稀少,大多靠海产生存。可近两年,那海产越来越少,但他们人口却在增长,这样的情况下,我国南越那边,虽然百姓生存也不过将将果腹,但却比那勃固国百姓要好得多,起码能吃上香喷喷的大米饭,还有种植的蔬菜,再搭配着海产,也算是荤素皆有。”

  “那勃固国之人,饿极了,就算国家小,如今没了办法,自然豁出去,不管是不是能赢。”

  “民间有句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萧将军虽说用兵如神,可这般不要命的打法,就算是他,一时不能攻下,也算是情有可原。”温嵩一通解释。

  皇帝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惦记着自己的丹药练的如何,只想着尽快处理完这件事。

  “这样吧,既然他们是因为饿肚子才发动战争,那咱们便让他们不用饿肚子,温爱卿,你直接带着人去和谈,只要要求不太过分,就答应。”

  “而齐爱卿不是说国库银子少吗,这禁了多年的海贸也该通了,只要这海贸一通,银子自然会有的。”皇上一拍龙椅扶手,就这样将两件事决定了。

  如此儿戏的决策方式,让温嵩跟齐大人都目瞪口呆。

  以至于皇帝走了之后才反应过来。

  二人忍不住面面相觑。

  宫门外。

  “温大人到我府上一叙?”齐大人做了个请的姿势。

  大老爷此时脑子一团乱麻,正好有些烦闷,也就答应了。

  到了尚书府,齐大人叫下人准备酒菜。

  二人开始饮酒吃菜,顺便揣摩一番皇上的心思。

  “温兄,这海贸一事你怎么看?”齐大人给温嵩斟酒问。

  “齐兄又何必问我,此事太祖皇帝是严令禁止,但今日皇上不过这么随口一句,到底当不当得真还不知,此时说这话也未免为时尚早。”温嵩摇摇头道。

  “话虽是这样说,但这海贸,在我来看,却是见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最主要的,还是能赚大钱。”齐大人说话是句句不离钱,离钱不说话。

  “我自然也知道这是好事,但因此就与勃固国议和,未免也太过草率,且前线的战士知道了又会作何感想?”温嵩自然是不想要议和的。

  在他眼中,只要派兵前去,萧将军那边必然很快就能打了胜仗。

  只是他实在弄不懂皇上在想什么。

  难道就因为一句国库空虚,所以就可以低着头颅,向一个弹丸小国认输吗?

  国库空虚的原因是什么,皇上难道就不反思一下吗?

  温嵩越想越不高兴,手中的酒也就喝的更急。

  “温兄,我实话与你说了吧,如今这几年,皇上变着法儿的从国库要银子,现在国库是真的没钱,这个老弟真的没骗你。而且你也听到皇上的话了,太后生辰需要用银子,修缮皇陵需要银子,这些都是大笔的开销,你知道皇上炼丹又花了多少银子吗?”齐大人放下酒杯,看向温嵩。

  温嵩没有说话,他是知道皇上炼丹,基本上都是用银子堆起来的。

  “四百万两,一年。”齐大人比了个手势道。

  “温兄又知道咱们国库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吗?六百五十万两,这还算多的,有时候遇到什么天灾人祸,有可能只有四百到五百万两白银,而国库还要各种开销,这样算下来,几乎这几年每年都在亏损,如果不是太祖皇帝积攒了不少金银财富,只怕国库早就成了个空壳子了。”几杯酒下肚之后,齐大人也不再藏着掖着,干脆什么都说了。

  也不避讳温大人。

  大老爷闻言,手中的酒此刻却觉得辛辣的难以入喉。

  “三皇子殿下怎么最近都未曾听闻他的消息?”温嵩问。

  “温兄想必还不知道吧,就在你走后第二日,三皇子就被皇上打发去看守皇陵去了。”齐大人说的一脸意味深长。

  温嵩一愣。

  三皇子不过将将弱冠,且又未曾犯过何错,怎会让他去守皇陵?

  齐大人却不再多说。

  皇家的事,说得多了,就是祸端的开始。

  二人从宫门出来,直喝到未时才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