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110章 早朝上风起云涌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11 2021-01-16 20:01:00

  众人进了殿门,列位站好。

  上朝的时辰刚到,就见皇上一身明黄龙袍,神采奕奕的走了出来。

  只是脸上看着精神无比,身形却似乎愈发瘦削。

  那种有些不正常的兴奋,让殿中的大老爷,不知怎么就想起五石散来了,神色微微一凝。

  这个东西一旦沾染上,最后的下场都不会好过。

  皇上如今已经昏聩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大老爷垂头,思绪翻涌。

  而站在身侧的其他官员,有看出异常的,自然也有未曾看出异常来的。

  只是见皇上精神不错,猜测着以后是不是会恢复每日的早朝。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黄公公尖细的嗓音在殿内响起阵阵回音。

  大老爷站立未动,并没有第一个出列。

  “皇上,微臣有本要奏。”出列的是户部尚书,也就是上朝前同大老爷一起进殿的齐大人。

  “准。”皇上坐在龙椅上,神色有些慵懒的看着下方的齐大人。

  “启禀陛下,南方再过不久便要进入汛期,这一到汛期必然就有灾情发生,可现如今国库资银不丰,粮米缺失,万一真发生了灾情,那国库的银子,只怕是拿出来还不够赈济一府灾民。”齐大人说完看了一眼皇上,垂头站着不动。

  这话虽说有些夸大,但国库确实在这几年越发空虚。

  如果真的发生大的灾害,那只怕是....

  “国库资银不丰,粮米缺失?为何朕不知?”皇上缓缓坐起身,脸上慵懒的表情不见了,沉声道。

  到底关乎国家社稷,皇上也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皇上一直身体抱恙,鲜少上朝,微臣的奏折怕是都在七皇子那里。”齐大人目不斜视道。

  皇上此时才想起来,之前自己下令将奏折交给七皇子殿下批阅。

  “那爱卿说说,这该怎么办?”皇上不好自己打自己脸,只好换了话题问。

  “缺银子,就想办法赚银子,缺粮食,那自然只能想办法收粮食。”话说到这里,却不明说具体赚银子,以及收粮食的办法。

  皇上没有耐心跟他打太极,手一挥,“这事儿你去办吧,务必要让国库充盈,朕虽说对百姓仁爱,却不能因为仁爱,而不顾国家大计。”

  许是做皇帝的,都有一种迷之自信,觉得自己成天沉迷修仙练道,不理朝政,却还是个好皇帝。

  “是。”齐大人这才拱手退下。

  大老爷正要出列奏本时,皇帝突然坐正了身子,看着下方的百官,缓缓道:“南越的战事,诸位如何看?”

  兵部尚书闻言,心头一紧,却还是垂了眸,未曾出声。

  大老爷见皇上亲自过问,此时倒不着急了。

  既然皇上现在亲自过问,那他们那些相关人员,自然不能再像之前那般,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

  皇上见百官无人言声,突然抓起身侧的茶杯,一把扔了下去。

  只是从这力道,不难看出,皇上如今内里空虚,就连茶杯也不过是划出两三米的弧线,‘砰’的一声坠落在地。

  “好,很好,需要用你们的时候,一个个给朕在这里装聋作哑,既然如此,那还要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干什么?都给朕革职查办,滚回家种田去!”皇上怒气冲冲的说完,身子往后一倒,整个人就开始有些呼吸不畅。

  “皇上恕罪。”

  “皇上恕罪。”

  一片跪地求饶声响起。

  皇上此时却没心情去看他们,身体又开始难受起来。

  “药,快给朕药。”伸手冲旁边的黄公公指着。

  黄公公立即上前,将皇上出来前,交代他拿着的药丸,倒出一粒,放进他嘴里。

  身后已经有婢女重新送上茶水。

  皇上吞下药之后,这才觉得好了不少,脸上气色更加红润。

  好像刚才那个被气的虚弱到不能呼吸的人并不是他一般。

  “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存的什么心思,这么大的事都敢瞒着朕,朕看你们这群人,是该告老还乡了。”皇上喘匀了气之后,阴恻恻的看着他们道。

  “皇上,南越战事,微臣属实并不知情,也未曾听闻上报,这才没有奏禀。”兵部尚书此时才出列喊冤。

  “所以你们都不知道吗?只有朕和皇后知道?”皇上似笑非笑的道。

  “皇上,微臣知道。”大老爷此时才出列拱手回禀。

  皇上看向温崇,冷静下来,面色平静,“这倒是奇了,兵部内阁都不知,你一个礼部尚书是如何得知的?”皇上此时像是冷静下来,语气平静的问。

  按理战报一般是可以直接呈递给皇上的,但皇上沉迷炼丹,不理朝事,这是众所周知的。

  所以这战报自然就按照平日上奏的流程一般进行。

  先是到了兵部,之后由兵部呈递内阁,再由内阁整理审核之后交给皇上批阅。

  只是皇上将批阅奏疏的事交给了七皇子,这事儿自然最后就应该到七皇子手中。

  但是现在兵部却说自己从未收到过战报,内阁很明显更加不会承认。

  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吗?

  当然不是,只是皇上不理朝政,而七皇子不过十多岁的黄口小儿,虽说未曾名言,但大家都知道皇后在幕后做奏疏批阅。

  朝中大臣哪个不是十年寒窗苦读,中了进士,一步步爬上去的。

  现在却让一个女人,批阅他们的奏疏,自然是不愿意的。

  送上去的奏疏也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就连内阁都甩手不管,有上奏之事,自己将奏疏交给黄公公。

  再由黄公公递到七皇子宫殿。

  更重要的是,党派之争,历来皆有。

  而如今皇上沉迷炼丹,又还未立太子,谁知道哪一天皇帝突然不行就驾崩了。

  而他们自然要为自己站队之人谋划。

  还有一点则是,在他们眼中,侵犯南越的,不过小国,不足为惧。

  而萧将军的奏疏上,所陈词内情,许是他故作可怜呢?

  没有人将此事当做一件大事,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在意这事儿是否被上报,是否被皇上知道。

  而多方势力牵扯之下,这战报也就直接被扔在了墙角,当做垫桌椅的垫子了。

  “微臣在祭祖结束之后,回京途中,恰巧遇到派了亲兵亲自送信的萧将军部下,那人知微臣是朝廷命官,因前线战事紧要,将折子交给微臣之后,就赶赴战场了,所以南越之事,微臣是知晓的。”大老爷恭敬的回答。

  龙椅上的皇上冷笑一声,他虽然沉迷炼丹,但他不是傻子。

  前线战报,有专门的驿站传递奏折,而像这种急报更是由专人负责传递。

  又怎么会轮到需要前线打仗的将士临时充当信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