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109章 李管家家庭分裂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525 2021-01-15 21:13:00

  温小六同秋霜回来了,院子里很快就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只是姚大娘来的更勤了一些。

  似乎未曾找到温小六,让她觉得很是愧疚。

  而温小六也开始了正常的功课学习。

  院子里唯二的变化,大约就是小黑成功的长成了一个敦实的小黑狗。

  不过才一个月左右大,就已经凶巴巴的知道看家了。

  平日有陌生人来时,必然龇牙咧嘴的冲着那人嘶吼。

  至于另一个变故,则是之前那个差点害了温小六的厨房烧火丫头,如今成了她们院子里的一员。

  只不过秋霜始终对她很是膈应,不在姑娘跟前时,大多数时候对她的脸色都不好。

  倒也不至于欺负她,就是冷着脸瞪她。

  来了这个院子,自然也就不能再像之前那般叫她烧火丫头,可问她自己的名字,她却像那盖着壳的蚌,严丝合缝,愣是不肯说。

  最后姨娘没了办法,这才让温小六给她取个名字。

  温小六难得有一个可以自己取名字的机会,跑到书房翻了不少书,这才从诗经中找了个名字定下,就叫:行露。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

  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总觉得这个小姐姐如同晨间雾蒙蒙的露水一般看不清,而见到她时,也总是行路匆匆。

  将行露找到之后,秦嬷嬷没怎么费工夫就从她嘴里问出了李管家的罪行。

  虽然李管家算起来是她的姨父,但她却是李管家花了钱从她娘亲手里买来的。

  而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进了这温府,她那名义上的姨父,是并不打算让她能够活着出去的。

  所以对于出卖李管家,她内心里并没有多少愧疚之心。

  行露这边招了,自然就有官府的人去抓捕李管家。

  只是作为苦主的秋霜跟温小六,却从始至终都并不知自己是被李管家挟持绑架,之后卖给别人的。

  而当时被卖之后,如果不是因着那李管家的弟弟突然耍起混蛋来,说不定如今秋霜已经是进了花楼的人了。

  必然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可以回到姑娘身边伺候。

  李管家被抓,他那弟弟自然也跑不掉。

  官府本以为那人会很好抓,等人去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跑了。

  而且跑到哪里去了也无人知晓。

  官府现在既然抓到了主犯,自然不可能大动干戈的去抓一个从犯。

  所以李管家的弟弟,逃走之后,县太爷不过意思意思的找了找,并未多用心。

  找不到之后直接将所有罪名都盖在了李管家一人身上。

  而李管家也像是并不介意,只是在李管家的妻子去监牢探望时,叮嘱她一定要照顾好他们李家的独子,最好是能尽快让儿媳妇再次怀孕。

  现如今,李管家已是被判牢狱之灾,没个十年八年不会出来。

  李家本就是因为有李管家在,这才没有乱成一锅粥。

  他都已经坐牢,且长远时间之内都不会回家。

  那两个儿媳妇也不是蠢的,自然要趁着这个时候脱离李家,另谋他路。

  在李管家的妻子探监回去之后没几日,隔壁邻居就传出那李家的两个媳妇,要同那傻儿子和离。

  李家如今已然失势,李管家又被关进牢狱,这位李太太虽说平日嚣张跋扈,张牙舞爪的,但实则是个纸老虎。

  在家能拼命压榨两个儿媳妇,可出去之后,却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那秀才公的女儿见此,很快就写了信回去给自己父亲。

  而秀才公早就积愤在心,有此机会,自然是毅然决然的带着夫人来了这狗屁亲家的家中。

  强逼着那傻儿子在和离书上盖了手印,又去县衙将女儿的户籍重新转到自己名下,这才带着女儿回去。

  至于另外一位农家女子,她本是被买来做妾的,原本也并不需要和离书,只需男方写一个放妾书即可。

  那女子也不是没有父兄的人,见秀才公都将女儿领了回去,这才敢带着人来了李家,折腾一通,带着放妾书,和自家女儿回去了。

  这二人离开之后,李管家的家,算是彻底四分五裂。

  听说他们家最小的姑娘,前两日,也跟着外地来的一个客商跑了。

  现在李管家的家中,已经只剩下那傻儿子和他妻子。

  只是二人过得也不太好。

  那傻儿子整天嚷着喊着要媳妇,李管家的妻子去哪里给她找媳妇去?

  而且他们家现在没了收入来源,总归还是要吃饭,傻儿子还成天闹着要吃好的。

  可哪里有钱给他吃,李管家那位妻子,久而久之也越来越烦,最后一狠心,想起李管家会坐牢,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那丫头闹得,干脆带着儿子,将人仍给了自己妹妹一家,威胁一番之后,自己则带着仅剩的家财跑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温小六她们的生活恢复了正常,朝堂上却已经开始风起云涌。

  大老爷自那日将奏折递与皇后之后,又过去了三天。

  这才听说皇上召见了皇后。

  但皇后从皇上的殿中出来之后,却又沉寂下去。

  没了半点消息。

  大老爷在府中忍不住着急起来。

  又等了两日。

  卯时初刻,大老爷已经到了宫门口。

  “温大人可真是勤勉有加啊。”身后一人上前,站在温纶身侧道。

  “黎大人说笑,不过是年纪大了,觉少,起得早了,这才过来的早了些。”温纶微笑着点头道。

  “温大人这话说的,你要是老了,那我们这些年过五十的,岂不是该解甲归田了?”那黎大人哈哈笑了出来,只是笑意却未达眼底。

  大老爷见宫门已开,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那黎大人也不客气,率先往里走去。

  大老爷跟在他身侧,笑着继续刚才的话题,“黎大人身老心不老,不像在下,已经是人老心也老了。”

  那黎大人笑眯眯的嘴角一顿,很快又重新恢复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听说前日,皇上见了皇后娘娘?”黎大人换了话题道。

  “听说是。”大老爷四两拨千斤的回答。

  “也不知皇上同皇后说了什么,老夫还听说,今日,皇上只怕是要上朝了。”黎大人瞥一眼大老爷,说的有些意味深长。

  温纶递折子给皇后娘娘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宫内这些人。

  在这天子脚下做官的,又有几个没在宫里安插几个眼线的?

  所以大老爷丝毫不意外他们会知道这件事。

  只是皇上今日会上朝,这却是他真的不知道的。

  大老爷皱眉。

  皇上上朝,本该对朝臣来说是件好事。

  但皇上久不上朝,突然决定上朝,这件事真的会是好事吗?

  大老爷心中有些不安,但面上却还是一派平静。

  “正好,在下这里还有折子要呈揍,今儿倒是凑巧了。”大老爷笑着道。

  “是吗,不知温大人有何事需要奏禀圣上的?”那黎大人状似无意的问。

  “此事,到了殿上黎大人自然就会知晓。”

  那黎大人还待再要打听,身后却已经有人上前来打招呼。

  “黎大人,温大人,早啊。”打招呼的是户部尚书齐大人。

  “齐大人。”大老爷拱手道。

  “齐大人这是用过早膳了?”黎大人闻着他嘴里传过来的韭菜味儿,忍着不适道。

  那户部尚书像是未曾察觉一般,笑眯眯的点头,“夫人一早起身,做了些韭菜盒子,急匆匆赶来上朝,不过吃了两个垫垫肚子。”

  黎大人暗自冷哼一声,未曾搭话。

  倒是大老爷,跟他话起了家常。

  走了一段之后,身后逐渐上朝的官员就多了起来。

  到了殿门前时,上朝的官员已经大多都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