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99章 谢金科出言拦船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46 2021-01-11 19:09:00

  寂静的星空下,谢家巨大的商船静立在水平面上。

  船上的丝竹声早已停歇,纸醉金迷的场景褪去,满船除了如同白昼的灯火通明,便只剩下行船时偶尔略过的水波声。

  而站在船头的谢三爷与谢金科,一并还有几位船上的船员。

  盯着那扫过来的船尾,表情不动如山,似乎丝毫不担心船身会受到损害。

  直到温小六的那一声不甚清晰的“呀”,以及紧接响起的指责声,让船头的谢金科陡然一震。

  说话的内容听不太清,但声音他却很耳熟。

  那日在学堂门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而他脑子里,曾经不停的回忆起那日的事情。

  从他去温家的族学念书时起,欺凌便从未少过,而他从来只是隐忍,并未想过与那些人起冲突。

  那日,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翟词朗朗的为他打抱不平,明明比那些人个头矮上不上,但气势却十足,一点儿也不怯退。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又稚嫩娇软,已经深深的刻印在脑海中,甚至刻印在他总是无波无澜的心头。

  当下看了那船半响,蹙眉沉思,想起刚才三叔觉得那船似乎不对劲的样子,脸上又凝重起来,对着谢三爷说了一句“拦下那艘船”,之后转身,疾步去屋内拿他大哥前些日子送的一个‘小玩意’。

  虽说是小玩意,那只不过是他大哥的说法,拿到市面上去,却绝对有市无价。

  那是精妙绝伦的墨家兵器。

  谢三爷还来不及问为什么,他那向来稳如泰山的侄子,却已经步履急躁的往船内走去。

  难得侄子让他帮一回忙,谢三爷自然不能掉链子。

  当下吩咐身边的手下,去拦住那艘破破烂烂的商船。

  如今两艘船离的正近,也不用使用其他手段,直接派了个嗓门大的人上前喊了起来。

  “敢问对面是哪位主家,此乃金陵城谢家商船,如今我主家深觉今日夜色甚好,想请对面的主家畅饮一番,不知主家可否出来一见。”雄浑的嗓门,飘向对面的船上。

  不过刚刚停好船只的船家,听闻此言,敛下内心的惊喜,转头看向那络腮胡大汉,等着他拿主意。

  那络腮胡大汉,眼神看向船家,有半响未曾说话,那双铜铃般的大眼,被那油灯微弱的光芒一照,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一般吓人。

  船家紧张的手心全都是汗,生怕他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

  “你回复他们,就说赶时间,不便过去。不准耍花招,不然小心你妻儿性命不保。”络腮胡大汉低沉着嗓音威胁。

  “是,是,小的肯定不敢。”那船家说着将船停好,抛锚下去,之后才被那大汉半威胁着往船尾走。

  “快说。”大汉将他往前推了一把道。

  那船家抿了抿唇,咽了口水,这才哆嗦着嗓子喊了起来,“不知是谢家的船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见谅,只是如今夜色已深,小人有些疲劳,正打算在此周边停靠一晚,歇息一番,大人的好意便心领了。”

  那边谢家船上的人听了,转头看向谢三爷。

  此时谢金科已经从屋子里出来,手上拿着那精致秀雅,不似武器的弩。

  原本还觉得自家侄子大惊小怪的谢三爷,听了那边船家的回答,这才觉得不对劲起来,手中的扇子也收了起来。

  行船的人自然都知道,船并不是哪里都可以停的。

  特别是还要停靠一宿。

  而这个地方,四周基本都是芦苇荡的湿地,连个岸边都看不到,船家就算要停船,也不可能在此停船歇息,这是行船之人的常识。

  “你先应付几句,谢银,将船假意行驶开,从他们侧面过去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将铁锁搭过去,咱们去那船上瞧瞧,到底有什么‘宝贝’。”谢三爷笑眯眯的用折扇敲着手心道。

  “是。”

  话音落下之后,之前喊话的男子继续。

  几句客套话结束之后,船慢慢挪动,往前继续行驶。

  那头船上的主家,见他们真的这般快就要离开,似乎并未察觉到不对劲,心底忍不住有些失望。

  不待那络腮胡男子催促,自己便佝偻着背转身离开。

  络腮胡男子看了半响那边的船只,这才跟着离开。

  却没有再回船头,而是进了此时正在玩骰子的手下房间。

  他此次出来,一共带了二十名手下,其中有八人还在物色合适的孩童,跟着他的是十二人。

  此时这十二人挤在一间屋子里。

  有人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有人正玩的高兴。

  还有人在那抱着本书看的满脸兴奋,面色潮红。

  络腮胡男子进去之后,那些醒着的人,不约而同停下了动静。

  明显他的威信很高。

  “将人叫醒,六个人出去分散开来守着,四个人去船尾那间屋子,将人给我看紧了,要是有什么意外,第一时间把人扔进水里,剩下两个人,一个人去盯着那船家,一个人去盯着他妻儿,听到没有?”络腮胡男子肃着脸说完,将视线在他们脸上逡巡一遍。

  “是。”睡着了的人此时已经被人踹醒,齐声喊道。

  说完之后,络腮胡男子转身出去。

  他要盯着那艘谢家的船,如今做这番安排,也不过是以防万一。

  而且他总觉得那谢家的船有些奇怪。

  怎么会突然停下,说要请这边船上的人过去吃酒?

  素未谋面的人,难道他们就不担心这船家是歹人吗?

  他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被关在屋子里的温小六他们,此时已经有几个孩子疲惫的躺在秋霜铺好的破衣裳上面睡着了。

  而温小六因为自己刚才把最后剩下的那块酥饼给了他们家的仇人,此刻正生闷气。

  秋霜哄了好一会,都不管用。

  圆润的小脸,气嘟嘟的,明明是生气的样子,却又让人忍不住觉得可爱的想要捏一捏。

  温小六与那陈家小公子正互相瞪视,就听见屋外有人在开锁。

  屋内醒着的人动作都是一顿,视线看向门口。

  秋霜忍不住将温小六抱紧了些,往后缩了缩。

  门开了之后,陆续进来四个男子。

  都是膀大腰圆的模样,明明这个季节的天气,早晚还有些冷,他们却只是单穿着一个无袖的马褂,那袖笼下空荡荡的,落的很低。

  抬臂时,似乎都能闻到一股巨大的汗臭味儿跟狐臭味儿还有酒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那几人进来之后,正要拿绳索将人绑上,就听见船的侧面,传来锁链撞击的声音。

  四人对视一眼,其中两人疾步走了出去。

  而外面原本正在巡逻守着的另外六人,也赶了过去。

  就见本应驶离这边的那艘豪华巨大的商船,此时却有人正踏着锁链往这边飞跃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