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92章 桃花院内众担忧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04 2021-01-05 20:01:00

  温府,桃花院。

  正在屋里看书的柳姨娘,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那书是怎么都看不下去了。

  只好起身,打算去外头走走,散一散心口的郁气。

  “冬灵,现在什么时辰了?”柳姨娘问。

  “回姨娘的话,此时已经午时末了。”冬灵起身回答。

  “这个时辰了,想必她们也该回来了吧。”柳姨娘喃喃低语。

  “按理说这个时辰应该是差不多在回来的路上了。”冬灵话音刚落,就有小厮敲门。

  “姨娘,大事不好了,六姑娘那边出事了!”门外的小厮还未等夏枝拉开院门,平地一声惊雷般的大喊,让柳姨娘身子虚晃一下,头脑一瞬间空白一片,整个人便开始往后倒。

  心口的郁气还未消散,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就压得她整个人难以呼吸。

  “你说清楚怎么回事,姑娘到底出什么事了?姑娘怎么会出事的?嬷嬷跟春月姐都跟在她身边呢,怎么可能出事?”夏枝拽着那小厮的衣袖,一连几个问题,不等小厮反应的就问了出去。

  “夏枝姑娘,这消息是温子庭公子托人传回来的,只说六姑娘同秋霜姑娘人不见了,如今山上那边正找呢。”小厮也不过是刚才接到消息,立马就过来回禀了,具体怎么回事他又哪里知道。

  小厮说完之后,抽出自己的衣袖,看向院子里的三人。

  柳姨娘此时已经镇定下来,只是脸色还是苍白一片。

  “夏枝,你去请姚大娘;冬灵,你去将此事报与官府,拿着老爷的帖子去。”柳姨娘缓了口气之后,沉声吩咐。

  冬灵顿了顿,本想说什么,柳姨娘却无心听她的,摆了摆手,“我一个人不用你担心,吩咐你的事情赶紧去做。”隐隐带着威严的声音,让冬灵一肃,连忙转身去了柳姨娘的屋内。

  从那抽屉中取出四老爷走之前特地留下的帖子。

  那小厮见柳姨娘这般迅速的吩咐好,正打算转身离开,就被柳姨娘叫住了,“这位小哥,还烦请您将府中的温管家叫过来,多谢。”

  那小厮虽说不是温府的下人,却也是个下人,何尝见主家对他如此客气说话过。

  当下有些受宠若惊,结结巴巴的点头答应,转身就跑了。

  跑出不过几十米远,就见温管家迈着急促的步伐走了过来,“温管家,柳姨娘那边正叫您过去呢。”

  “我已经知道了,前头不能没人,你回去吧。”温管家脸色肃穆,摆了摆手让他回门房那边去。

  “是,小的这就回去。”小厮行了一礼,这才转身往前面走。

  温管家进去之时,冬灵正拿了帖子要去官府。

  “姨娘,冬灵姑娘这是?”

  “正好,你来了,这帖子便由你去送吧,你与官府那边接触更多,也更加方便说话。”柳姨娘说着让冬灵将帖子递给他。

  温管家伸手接了下来,“姨娘,六姑娘的事情您不用担心,这怀安县城虽说咱们家常年不在这边,但县太爷也要卖咱们家的面子,想要找个人,并不算难事。”

  温管家说的很坚定,但柳姨娘从来不抱有这样张狂的自信。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的时候,既然那人能绑了软儿,不可能不知温家在怀安县城的势力。

  柳姨娘闻言也不过是点了点头,并未放松神色,“那此事便交予温管家去办,还希望温管家尽快找到六姑娘。”柳姨娘说着冲他微微福身。

  温管家却让开了,并未受柳姨娘的礼,拱手道,“姨娘放心,您便在家等着好消息吧。”

  说着温管家拿着帖子便出去了。

  其实那帖子要不要也不太重要,县衙不认识他的人没几个,只要他去了,县太爷自然知道是谁家的人。

  不过温管家还是将帖子拿在手中,并未还给姨娘。

  冬灵见自己不用去那县太爷,也有些松了口气。

  刚才温管家的话说了,咱们家在这边的势力,一定能找到六姑娘的,她们现在安心等着就好。

  夏枝此时早已去找了姚大娘。

  一刻钟时间过去,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姚大娘进了院子之后,不待柳姨娘开口,自己已经愤懑的开口,“姨娘您放心,咱们温家族中大小算起来上千号人,我这就去叫了他们出来寻人,还有我娘家那边也是,让我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敢绑了六姑娘和秋霜姑娘,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很明显夏枝已经在路上将此事同姚大娘说了。

  姚大娘应该是直接从铺子那边过来的,如今身上还穿着铺子里专门缝制的衣服。

  柳姨娘见她说完,只是问她,“大娘可知这县城中,有哪些人家是并不惧温家的?”

  姚大娘闻言愣了一下,喃喃思考,“不惧温家的,不惧温家的根本就没有啊。”

  “怀安县城本就不大,且温家在此处已经上百年,旁支,主支多的不知凡几,虽说分支出去的也不少,但就算是这样,以温家在外做官的名声,这县城也少有能够真正敢对上我们温家的。”姚大娘很肯定的说。

  柳姨娘就怕他们这般,对自己的家族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感,而忘记还有许多人,也许身份地位,金银权势不如温家,但却对温家隐藏着仇恨的情绪。

  而这样的情绪,也许在到达某一个临界点之后,突然爆发,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不知道。

  柳姨娘见从姚大娘这里得不到什么信息,干脆只是让姚大娘帮忙召集人手去找人,不再问关于会有谁绑架软儿的问题。

  等姚大娘走后,柳姨娘坐在院中,开始慢慢思考,到底是谁,要将软儿绑架。

  而这场绑架,到底是一场处心积虑的谋划,还是突如其来的意外?

  如果是处心积虑的谋划,那又有谁与她们有恩怨,以至于绑架软儿?

  她跟软儿来此地的时间甚至都不到一个月,这段时间她们一直深居简出,见的人也几乎都是温家府中的人。

  软儿更是如此。

  这处心积虑绑架的人又能有谁?

  柳姨娘想不明白。

  但如果是突如其来的意外,那这件事就更加难以猜到是谁做的。

  柳姨娘揉了揉额角,心绪烦闷不安,温小六是她留在此地的全部念想,她甚至不敢想象如果她的软儿出了事,她要怎么继续活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