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91章 庙会遇险遭绑架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3216 2021-01-04 20:01:00

  上到寺庙之后,秦嬷嬷问她们是否要去殿内拜一拜。

  秋霜小鸡啄米的点头,她想去求姻缘,听说这庙里最灵的便是姻缘了。

  秋霜虽说还有些未开窍,但却已是十六岁的年纪,知道女子这一生至关重要的阶段就是到了适婚年龄的这一阶段。

  所以她想求月老,自己能够有一段好姻缘。

  至于嫁的多好,她从未想过,唯一的要求便是能对自己好就行了。

  像她们家老爷那样的,是绝对不行的。

  在秋霜眼中,老爷对姨娘并不算好,从一开始她刚进玉笙院时就不觉得。

  老爷那个时候虽说宠爱姨娘,但偶尔也会出去喝花酒。

  而姨娘心窄,又容易多思,所以眉目间总是挂着淡淡的忧愁。

  更何况后来,老爷有些厌倦了姨娘那般总想让他陪着她的样子,渐渐疏远姨娘,以至于姨娘生产时,都未曾回来。

  当时要不是嬷嬷在,说不得姨娘现在已经没了。

  秋霜不知,真正的姨娘早就已经在那日生产时烟消云散。

  她此时一心只想着月老能够在众多女客中听到她的愿望。

  倒是春月,难得犹犹豫豫的,看了一眼内殿,又看了看牵着的姑娘,有些放心不下嬷嬷一个人看着她。

  秦嬷嬷见此,神色微软,“想去便去吧,姑娘这里有我照看着。”

  “谢谢嬷嬷。”春月福了福礼。

  秦嬷嬷就带着温小六往旁边走去,站在一抹阴凉下,等着她们二人。

  秦嬷嬷自己对这些拜神许愿之事,向来只是做个旁观者而已,也没有想要跟着秋霜她们一起去拜拜的打算。

  温小六牵着秦嬷嬷的手,一双如同精灵般灵动的眸子就在庙宇周围转悠。

  突然好像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但是只有一个背影,不知道是不是她,温小六就想上前去确认一下。

  但秦嬷嬷的手拉得很紧,她挣脱不开。

  只好看着那道身影慢慢走远。

  等到春月和秋霜出来的时候,温小六已经将刚才那熟悉的身影忘了,只是喊了春月和秋霜,“春月姐姐,秋霜姐姐,我们找个地方去吃东西吧,软软肚子有些饿了。”说着摸了摸自己瘪瘪的小肚子。

  春月闻言,看向秦嬷嬷,“嬷嬷,奴婢刚才在里面听说寺庙的后山有一处竹林,那边没什么人过去,要不咱们去那边歇息片刻吧?”

  温小六的那两位夫子,早就在看到同窗的时候离开了,且温家族人那边,因着之前温小六等人一路走走停停,便与他们分开了,只是约好了一同回去的时间及地点。

  现在只有她们四人一起,还是找个人别太多的地方休息比较好。

  秦嬷嬷点头,“你去问清楚我们这些香客能否进去,是不是需要给些香油钱?”

  春月点点头,转身去找了一个小僧侣,问清楚之后这才过来。

  “嬷嬷,那僧侣说后山那处大家都可以去的,只不过之前因着有人曾在后山那边跳崖自杀过,所以大家这才都不太敢往那边去,那咱们还过去吗?”春月后面两句压低了声音在嬷嬷耳边说。

  秦嬷嬷对这些并没什么忌讳的,点点头,“过去吧。”

  四个人往后山那边走去,一路过去,果真没什么人。

  那后山除了有一片很开阔的竹林以外,一直往里走,还能看到小溪以及垂直落下的瀑布。

  而那僧侣所说的断崖,则是在那片竹林侧面,那边是一块空地,光秃秃一片,除了崖边生长出的一些不知名的枝条,再没有其他植物,也没有围上护栏,难怪会有人过来这边跳崖。

  只是有些奇怪,寺庙中怎么也不想着将那边修整一下,围上栏杆,或者是写个标语也好。

  竹林内有一处凉亭,四人就在凉亭坐下。

  此时正值春末,午时的天气已经炎热起来。

  四人坐在这竹林内,清风徐徐,竹叶微微晃动,倒是舒爽的很。

  就连温小六都忍不住畅快的舒了口气,在凉亭内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春月和秋霜则忙着将包袱内的吃食拿出来,温小六好奇完毕之后坐在长椅上看向那竹林深处。

  那熟悉的身影突然又从眼前闪过,温小六这下没了顾忌,跳下长椅就往那边跑。

  “姑娘,你去哪儿?”秦嬷嬷一把没拉住温小六,喊了一声。

  她年纪大了,自然不如姑娘腿脚那般灵便,赶紧指使了秋霜跟上去。

  温小六到底是个小孩子,步子迈不过秋霜,只不过等秋霜追上她时,两人已经到了竹林深处。

  隐隐听到有水声传来,温小六拉着秋霜的手,看着她道:“秋霜姐姐,软软刚才好像看见厨房的那个小姐姐了,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她吧?”

  秋霜闻言皱眉,那烧火丫头怎么会在这里?

  她在府中被欺负成那样,谁会允许她出来逛庙会?

  “姑娘,您看错了吧,她不可能会在这里的,咱们回去吧。”秋霜拉着她就要往回走。

  但秋霜本就是个还有些贪玩的性子,之前是被春月说了那番话之后,压抑了许多。

  今日好不容易松快一天,原先一直压在心头的顾忌就消散很多。

  温小六哪里不知道秋霜的性格,眼巴巴的看着秋霜,可怜兮兮的哀求。

  秋霜哪里还能拒绝的了,且她自己也有些好奇那瀑布是什么样子的。

  二人走到那竹林尽头,出来就是一片开阔的草地,草地前方有一条约十来米宽的水池,水池背靠一座不过几十米的山峰,山峰上有一个不大的瀑布,正往下流着水柱。

  “姑娘,看吧,奴婢就说肯定是您看错了,这地方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啊。”秋霜视线扫过周围,连个人影子都没看到。

  温小六歪了歪头,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吗?

  “那好吧,我们回去吧。”温小六见没找到人,只好牵着秋霜的手往回走。

  二人正往回走,却有一阵突如其来的风从脖子后面飘了过来,空气里有一股奇怪的香味,就好像是春日里,百花争放,各种花朵的香味混杂在一处,形成一种很奇怪,又不太好闻的香气。

  这是秋霜在晕过去之前的想法,想完之后就倒在了草地上。

  而温小六身体比她晕倒的更快,在那阵奇怪的香味飘来之时,就已经倒下。

  很快,原本还看不见人影的空旷草地上,突然出现了三个人。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温小六所说的那个厨房的小姐姐。

  此刻她脸上已经不是黑乎乎脏兮兮的样子,只不过洗干净的脸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就在额角到眉骨的地方。

  那烧火丫头,视线落在躺在地上的温小六身上,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说话。

  只是垂落在身侧的手,忍不住拼命隔着衣服抠着自己的大腿。

  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从衣服里传来的濡湿。

  但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脸色丝毫未变。

  “干什么呢,人已经抓到了你赶紧回去,省的到时候惹人怀疑。”另外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神情不耐的对着烧火丫头说。

  烧火丫头却未动。

  那男子见她不动,伸手推了她一把,眼神不善的盯着她,“怎么,姨父说话说话你不听了是不是?那你信不信姨父现在就能把你给卖了?卖到那春风楼去,让你在那里边学着怎么伺候人,你爹娘就算知道也不敢跟我闹,说不定还得感谢我刚他们找了个来钱的好法子!”

  男子说完阴恻恻的笑了。

  烧火丫头这才有些害怕的模样,忍不住瑟缩一下,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跑了。

  直到那二人看不见自己,这才像是虚脱了一般,蹲在地上,抱着脑袋,赤红着双目,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来。

  而那边的两名男子,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布袋,将二人套进袋子里,扛着就从竹林深处走了。

  也不知那竹林深处是不是有什么其他出口,他们扛着布袋,大摇大摆的,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会被人发现。

  “大哥,咱们绑了这六姑娘不会有事吧?”那稍微年轻一些的男子有些忐忑的问。

  “怎么,你怕了?”男子语气幽幽的看了过来,那眼神就像是个黑洞一般,里面不知道藏着什么怪物,诡异的吓人。

  年轻些的男子赶紧摇摇头,有些狗腿的道,“没有没有,怎么会。要不是这柳姨娘去老太太面前告状,大哥你也不会被老太太抓着把柄遣散出来,这样侄媳妇也不会因为疏忽了而流产了。这都是她们罪有应得,死了也活该。”

  “嗯。”那年长些的男子,也就是李管家,阴沉沉的应了一声。

  两人继续往前走,很快身影就消失在竹林中。

  “春月,姑娘呢?”秦嬷嬷去了一趟茅厕,回来见春月一人在那边正帮姑娘把吃食一点一点的挑出来准备好,神色认真。

  闻言春月这才发现自己顾着摆弄吃食,却没注意时间过去多久了。

  赶忙皱眉,从那毯子上起身,望向先前姑娘跟秋霜跑走的方向。

  那头空荡荡的,哪里看得到人影。

  秦嬷嬷见此哪里还有不明白的,神色冷静,心中却紧了紧,安抚春月,“你在此等着,我进去看看。说不准此处有别的出口,要是姑娘同秋霜出来,也不至于无人知晓。”

  春月忙点头应下,只是还是有些担心。

  她其实刚才神色有些恍惚的,不然怎么会注意不到时间的流逝,而姑娘又未回来,不对劲的。

  春月将自己先前在菩萨面前许的愿望掩埋在心底角落,全副心神都放在这片竹林里。

  只等姑娘说不定就带着秋月从那个方向跑出来吓她一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