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87章 大宅门的阴私事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47 2021-01-01 20:01:00

  “秋霜姐姐,昨日软软迷路了,就是这个小姐姐带着软软去了厨房的。”温小六扯了下秋霜的手说。

  秋霜自然知道这件事,但她昨日没来得及观察这小丫头,今日再次见了之后,总觉得有些不喜,也不希望自家姑娘跟她接触。

  当下拉了温小六就要离开,“姑娘,这会已经到午时了,咱们该回去用午膳了。”

  温小六看看秋霜,又去看看低垂着头的那个小姐姐,有些不解为何秋霜姐姐看起来不想让她跟小姐姐玩的样子。

  温小六没有立即跟着秋霜回去,而是上前拍了拍小姐姐瘦弱的肩膀,“小姐姐,软软先回去用膳啦,下次再去厨房找你玩。”

  手还未收回,就见小姐姐‘嘶’的一声,瑟缩一下,黑乎乎的脸上,似乎都变得发白了一些。

  秋霜见此,眉头微皱,更是不喜。

  姑娘不过拍了她一下,何至于这般避之不及。

  拉了温小六就要走。

  温小六却有些奇怪的看着小姐姐,总觉得自己刚才拍上去时,似乎小姐姐的衣服上有些濡湿。

  却也没有多想,只是摆了摆手跟那小姐姐说再见。

  烧火丫头见她们总算离开,这才提起木桶转身去了浣洗衣物的水池边。

  每日午时的时候,厨房的掌厨娘子,总会扔了一堆衣服出来,让她提着桶去府后门那个小水池里浣洗衣物。

  那池子从厨房过去,走路也需一刻钟时间,更何况她还要浣洗,等她洗完衣物回去,午膳的时辰早就过去了,而掌厨娘子是不会特意给她留饭食的。

  不过是为了不让她饿死,会给她一个硬邦邦的馒头,却也经常忙的没有时间吃。

  想起六姑娘的样子,她抿了抿唇,眼底挣扎的情绪被敛下。

  眉眼低垂下去,脸上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木然。

  温小六跟着秋霜回了院子之后,午膳已经送了过去。

  秋霜打了水帮姑娘净手。

  “哎呀,姑娘你的手怎么流血了?是哪里受伤了吗?受伤了怎么也不告诉奴婢,疼吗?”秋霜拉着她的手,着急又担心的问。

  温小六却有些莫名其妙,她没有受伤啊,怎么会觉得疼。

  抬眼看过去自己的手指,白嫩的掌心上,却是有些血红色。

  “这个不是软软的,应该是刚才在那个姐姐的身上沾到的。”温小六望着秋霜说。

  秋霜一顿,想起刚才那个小丫头,她是看着让人难以心生喜欢,但她身上不可能无故流血,且还是肩膀上。

  大宅门里,不止那些主子们会使些阴私手段,底下的人更是。

  她们看惯了主子们的手段,在主子们看不到的时候,就会学着那些手段去对付比他们地位更低下的人。

  秋霜虽说没什么心眼,但到底在府中十多年,这些事并不是没见过。

  此时自然猜到那黑丫头只怕是在厨房日子不太好过,原本的那点不喜,到底染上了些许怜悯。

  秋霜本就不是个心狠的人,只是对于姑娘身边出现的奇奇怪怪的人,习惯了多留个心眼。

  谁知那小丫头却这般凄惨。

  身上还留着血,就要被打发去干活。

  且那瘦小的身板,看着就像是未曾吃饱饭过,枯瘦如柴。

  “秋霜姐姐,那个小姐姐是不是受伤了啊?为何软软不过是拍了拍她,手上就沾上这个了。”温小六指着自己手上还未被秋霜洗去的红,轻声问。

  “奴婢也不知道,许是受伤了吧。”秋霜摇摇头,低垂了头专心帮温小六净手。

  到了膳食厅的时候,柳姨娘已经在桌旁坐下。

  温小六乖乖等着秋霜布菜,看了眼柳姨娘,一双灵动的眸子,滴溜溜转着,规规矩矩的捏着筷子夹住一块排骨慢慢往嘴里送。

  腮帮子像是小松鼠吃东西一般,股股涨涨的,只是咀嚼的却很慢。

  将口中的骨头吐出来之后,温小六看着认真用膳的柳姨娘,最后还是将心底的想法先放下。

  -

  晚上,秦嬷嬷总算从外头回来了,温小六赶忙放下手中的笔,上前对着秦嬷嬷嘘寒问暖。

  “嬷嬷,快坐,来,喝茶,这是软软亲自泡的,甜甜的,可好喝了。”温软将茶杯递给秦嬷嬷。

  秦嬷嬷看了她一眼,见她那双黝黑透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将杯中温度适宜的茶水一饮而尽。

  “嬷嬷,俗语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今日嬷嬷喝了软软敬的茶,那嬷嬷答应软软一个条件好不好?”温小六扑在秦嬷嬷腿上,眨巴着双眼,一脸软萌的看着她。

  “那边要看姑娘提的是何要求。”秦嬷嬷虽说疼爱她,却不会真的上当。

  温小六见此,悄悄将自己的想法凑到秦嬷嬷耳边说给她听。

  说完还不忘满脸期待的望着她。

  秦嬷嬷听完,看向正在做夏衣的冬灵,“天色暗了,这些针线活就不要做了,省的坏了眼睛。”

  冬灵抬起眼,笑了笑,“嬷嬷说的是,不过最后一点,奴婢收了针就不做了。”

  “府里何时多了个烧火的丫头了?”秦嬷嬷又问。

  冬灵看了一眼自家姑娘,这才道,“您说的是昨日亏了那位,才找到姑娘的小丫头吧。”

  秦嬷嬷看一眼温小六,见她拼命点头,“嗯”了一声。

  “那丫头奴婢也不太清楚,只是中午听秋霜说不太像府里经过教导的丫头,连行礼的规矩都不大懂。”冬灵收了最后一针,咬断丝线,将针线插入针线包上,收了衣服道。

  秦嬷嬷听到此处却皱起眉来,老太太的规矩历来甚严,这样不懂规矩的小丫头必然不会让人进府。

  想必是下面的人瞧着主家不在这边,私自将人带进来的。

  这事儿虽算不得什么大事,但如今自家姑娘想将人要到身边来,那就必须得打听清楚了。

  “明日你且去打听打听那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又是如何进府的,进府多长时间了?”秦嬷嬷拍了拍温小六的手,对着冬灵说。

  冬灵赶紧起身福礼道“是”。

  秦嬷嬷看着冬灵身姿曼妙,姿容出色,仪态端方,不过普通的福身做来时,不卑不亢,却又带着温婉秀雅。

  想起那日姨娘同自己说的春月与冬灵婚配之事。

  饶是秦嬷嬷也有些犯起愁来。

  如今在这怀安县城能找到什么好人家,就连府中,也找不出几个能让她觉得配得上柳姨娘身边这两个丫头的。

  唯一还能看得上眼些的,也就是那温管家。

  只是温管家虽说还未成婚,但却已是近三十的年纪,比春月冬灵二人大了不少。

  且温管家是温家的家生子,冠了温家家姓的,将来他们生的孩子,如果不是主家恩典,那也只能是在温家做个下人。

  这样的未来,她们愿不愿意还另说。

StrayS

二更,九点还有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