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81章 不回金陵留怀安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40 2020-12-29 20:01:00

  翌日。

  温纶正同柳姨娘坐在餐桌前,温小六踩着轻快的脚步走了过来。

  “见过爹爹,姨娘。”乖巧的请安之后,在凳子上坐下。

  早膳因为有温纶在,厨房那边做的很丰盛。

  三人无声的用完早膳。

  等饭食撤下去之后,温纶看着晃着双腿无忧无虑的温小六,伸手轻抚她的发顶,“我打算明日将你们送回金陵,今日你们把东西收拾一下吧。”

  “要回去了吗?”温小六看看温纶,又看看柳姨娘。

  在此处虽然不过十多天的时间,但她已经很喜欢这里,没有那么想回去了。

  而且姨娘在这里比在金陵要开心。

  她想要姨娘开心,更加不想回金陵去。

  “嗯,高兴吗?”温纶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问。

  本以为温小六会很兴奋的说高兴的,但见她情绪有些低落的样子,温纶忍不住皱眉,“软软不想回去?”

  “爹爹,我们可以多住一段时间再回去吗?”温小六仰着头问。

  “可以是可以,不过能告诉爹爹为何不想回去吗?”温纶微微低下头看着她问。

  温小六本想说姨娘在这里才开心,但眼珠转了转指着外面那颗大桃树说:“软软想看到院子里的桃树结果子。”

  温纶失笑,以为她不过孩子心性,且如今正是桃树结果的时节,也就没多在意,以为不过是一两个月的事情,就未曾放在心上。

  “既是等桃树结果子,那结果之后,软软可要遵守诺言,跟爹爹一同回金陵。”温纶跟她约法三章。

  温小六重重的点头,如果那桃树真的会结果子的话。

  可惜温纶并不知那桃树的典故,只当那树不过是普通的桃树。

  说完这件事之后,温纶让温小六出去玩,他有事要跟柳姨娘说。

  “既然软软不愿意回去,那你们就暂且再在这里住些时日,正巧我也有些事,就不回金陵了,不过我会写封信让人带回金陵,跟老太太老太爷他们说一声这边的事。”

  “只不过我们都不在这边,你跟软软两个人也要照顾好自己,要是那下人有不懂规矩,欺负你们母女的,你只管写了信去找母亲,她不会姑息的。”温纶看着半垂着头的柳姨娘,温声开口。

  昨日之事好像未曾发生过一般。

  柳姨娘抬眸看他一眼,点头,“老爷放心,妾身自会照看好软儿,只是软儿的学业一事,还望老爷想法子找个夫子来。”

  “你说的这倒是,要是在这边住个一两个月,也不能没有夫子教导。”温纶喃喃说道。

  “对了,前几日我听族中的兄弟说,有两位子侄学问还不错,如今已经考取了秀才功名,平日除了读书之外,也会去学堂教课,不如就请那两位子侄过来授课吧。”温纶扬声道。

  柳姨娘自是没有意见。

  但外男授课,自然是不能在她们这院子里进行,那书房也不知她们能不能进去,“那授课的地点?”

  “府里不是有书房吗,就去书房学习,那书房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书了,算起来还得重新置办一些,这些事你们自己看着来吧,不用顾虑太多,有什么事只管说是我让的就行。”温纶一挥手,很是豪迈的说。

  柳姨娘对他这样的豪迈没什么反应,只是顺从的点点头。

  温纶见此有些无趣,摸了摸鼻子,“那就这样,你跟软儿好生照顾自己,明日出发之时,你就不用出来送了。”

  “嗯。”

  二人说完之后,温纶带着石安出去了,柳姨娘则去了前厅,开始每日的例行工作。

  院子里的温小六正拉着秋霜说悄悄话。

  二人头抵着头,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软软也想去,秋霜姐姐你觉得姨娘会同意吗?”温小六压低了声音问。

  “奴婢也不知道呀。”秋霜双手捧着下巴,也是一副向往的表情。

  “那咱们等姨娘回来了问问姨娘。”温小六微微张大了双眼说。

  秋霜还未回话,就感觉有一片阴影从头上落在,挡住了她的阳光。

  抬头看去,就见秦嬷嬷冷着脸,看着她跟姑娘,秋霜赶紧站起身,一副知错了的模样,双手规矩的交叠在身前,低垂着头,小声喊了一句“嬷嬷”。

  “姑娘今日的课业怎么还未开始?”秦嬷嬷看着秋霜问。

  秋霜偷偷瞄了一眼姑娘,嗫嚅着说:“姑娘说,昨日写的字太多了,今日手有些疼,所以晚些再写。”

  秦嬷嬷哪里不知这是自家姑娘找的借口,看了一眼缩着脑袋,仿佛要将自己藏到桌子底下去的姑娘,“去把姨娘的琴拿出来,姑娘已经有两日未曾练琴了,既然今日不想写字,那便练琴吧。”

  说完秦嬷嬷也不待二人说话,转身就出了院子。

  秦嬷嬷每日都很忙,除了要照应院子里的事情,还要去做姨娘说的那些吃食,不时还要去那已经看好,现在正在装修的铺子。

  所以并没有多余的时间能够在院子里看着姑娘学习。

  但秦嬷嬷的话向来很有威慑力,秋霜听了吩咐之后,很麻溜的进屋,将那琴拿了出来。

  温小六抱着比自己大了很多的琴,开始认命的调音,之后架在肩膀上,轻轻拉了起来。

  这琴她学了一段时间,如今已经能拉出简单的曲子来了。

  只不过拉得出来,却有些不成调子。

  秋霜坐在旁边,看着自家姑娘练习。

  “姑娘,要不歇息一会吧?”秋霜将泡好的花果茶放到温小六跟前说。

  温小六拉完这一曲之后,才放下琴,端着茶杯喝了一口。

  甩了甩有些酸疼的手,眼珠滴溜溜的乱转,不知又在想些什么。

  “呀,林远哥哥你来啦!”温小六突然放下茶杯,一声惊呼,迅速溜下石凳,往门口跑。

  “六姑娘,秋霜姑娘。”那林远长得一副憨厚模样,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个子难得的比这院子的小厮都要高上一些。

  身上穿着一身素色的短打,袖子和裤腿明显有些短了,露出小半截同脸上一般肤色的肌肤来,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千层底棉布鞋。

  那鞋被磨得有些旧了,缝制的边角能看到毛茸茸的棉布线。

  他是姚大娘娘家那边的一个侄子,自从姚大娘同柳姨娘商定了合作的事情之后,姚大娘因为要忙着开铺子的事情,后面有什么事基本上就是这个叫林远的侄子过来。

  只不过这院里都是女眷,且他又是单身男子一个,姚大娘交代,东西尽量交予门口的小厮带进去,不要只身进屋。

  只是虽说如此,温小六却是见过几回这憨厚老实的男子的。

  如今正觉无聊,温小六见了他自然高兴。

  当下跑了过来,奔到姚林远跟前,望着他时,眼神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