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74章 呈奏疏想尽办法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3171 2020-12-25 20:46:00

  翌日,朝堂上。

  大老爷如今手上拿着两份折子,一份是关于南边海患的,还有一份就是关于陈家要挖他们家祖坟的。

  但上朝的时辰已到,此刻的龙椅上,却是空荡荡的。

  “皇上龙体欠安,启奏奏本先交予咱家,之后统一皆送往七皇子宫殿,由七皇子代为批阅。”黄公公说完之后,一甩衣袖,笑眯眯的又道,“各位大人,无事即可退朝了。”

  大老爷本想将奏折交于皇上,可现如今皇上却让七皇子批阅奏折,这不是胡闹吗?

  七皇子不过十四岁,虽说学过为君之道,但这国家大事,又岂能让一个从未上过朝堂的人来批阅?

  更重要的是,七皇子的母亲,恰巧就是如今的皇后。

  可是看这朝堂之上的大臣,无人意外,大老爷眼观鼻鼻观心的跟着退了出去。

  拢在袖中的折子却没有交上去,而是又带了回去。

  回了府上,大老爷在书房内走来走去,如今的朝堂太过不正常。

  大家像是约定好的一般,无人对于七皇子代为批阅奏折有什么异议。

  分明在他离京之前还未曾是这样的局面。

  而那个时候皇上也还会偶尔上朝,并不像如今这般,直接做了甩手掌柜。

  昨日那三位大人的话,似乎还言犹在耳。

  可是祖坟的事情有四弟在那边挡着,还能撑些日子,可南越那边,已经等不得了。

  大老爷正在书房内沉思,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怎么了?”大老爷拉开门问。

  “老爷,老太爷吩咐的人过来了。”修齐回说。

  大老爷眼神一亮,“快,快让人进来。”话音落下之后,很快那人就被管家带了过来。

  来人长相看着很不起眼,穿着朴素,脸上除了那双眼睛,看起来有洞察世事的睿智之外,其他任何一处无不彰显着他的平凡普通。

  可那双眼睛,却不常与人对视。

  所以大老爷也未曾发现此人有何特殊之处,能得那位大人的青睐。

  将人引进书房,着人上茶,之后正准备说些什么,那人就开口了,“还请您将书信交予在下。”

  沙哑粗噶的嗓音听起来让人不自觉就想皱眉。

  但那声音落下之后,又隐隐有一种奇怪的吸引人之处,忍不住想要再听一听。

  大老爷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急忙将老太爷交给他的书信拿了出来,递给面前之人。

  那人接过书信之后,什么话也未说,只是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大老爷甚至未来得及问他姓甚名谁。

  前后不过一分的时间,人就已经离开了。

  那人走了之后,大老爷这下更加没了心思将奏折交到七皇子那边去。

  但南越的事情也不能就这样不管了。

  按道理这战事,应该是由兵部上呈内阁,再由内阁审批递与皇上,可现如今他都不知先前的奏折是否已经到了内阁那边,想起兵部尚书与萧侯爷之间的过节,大老爷忍不住沉了脸色。

  皇上不上朝,七皇子不过一还未弱冠的小儿,而皇后又没有强势的家族靠山。

  兵部尚书此时自然是不怕出什么意外,就算此时奏到皇上面前,他也可以说是自己没有收到战报。

  更遑论皇上如今并不过问朝事。

  而一旦南越海患闹大,南越失守,到时全部责任,自然是归二弟那边承担。

  兵部尚书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大老爷忍不住冷笑一声。

  但这件事到底要怎么上报给皇上,他如今真是有些无计可施了。

  将双手拢在衣袖里,突然摸到那日出发之时太太给他的东西。

  大老爷伸手将其拿出来,定了定神,喃喃说了句,“终归还是要用在萧家人身上了。”

  说着紧了紧手中的东西,身上的朝服还未换下,让人将马车赶出来,又去了皇宫。

  进了宫门,打听到皇上如今所在的宫殿,大老爷疾步走去。

  “温大人,您到这儿来做什么?”黄公公见了大老爷,皱眉道,说完瞪向他身后的那名领路太监。

  那太监慌忙跪下,“总管恕罪,总管恕罪。”

  “黄公公,此事不怪这位小公公,是本官央求他带路的。”大老爷替那小太监求情。

  黄公公摆摆手,那小太监见此,一溜烟的跑了。

  “黄公公,本官要见皇上,还望公公通禀一声。”大老爷说完拱了拱手,算是拍了个黄公公的马屁。

  那黄公公却没有松口,“温大人,不是咱家不让您进去,是皇上下了命令,在他老人家未出来之前,谁都不准进去,就算是咱家也不行,咱家就算想帮您通禀也通禀不了啊。”

  “此事事关重大,还请公公通融。”大老爷却知道这太监肯定有办法见到皇上,根本就不信他的话。

  “咱家说的话温大人怎么听不懂呢?难不成您是想让我闯进去吗?还是说温大人早就看咱家不顺眼,就等着咱家被皇上怪罪,一刀落下,脑袋落地呢?”黄公公阴阳怪气的说。

  大老爷被他说的面不改色,只是重复之前的话。

  “黄公公,虽说此事有些为难于您,但皇上贵为一国之君,如今臣民正深陷水深火热之中,晚一步说不定就是万劫不复,黄公公难道真的忍心看到那上万百姓家破人亡,血流成河吗?”大老爷看着黄公公,神色严肃又认真。

  “温大人,您这是在跟黄公公说什么呢?这么严肃?”突然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插了进来。

  大老爷转过身去,与那黄公公同时行礼,“大皇子殿下。”

  “免礼,温大人还没回答我刚才的话呢。”大皇子还是那张笑脸,看着大老爷说。

  大皇子如今虽说已经二十有三,就连孩子都已经两岁,但却还未曾出宫建府。

  这件事宫里宫外的人都知道是何原因,但却无人敢说。

  “不过是些小事,不值得大皇子放在心上。”大老爷微微低垂了头说。

  大皇子却不是这样善罢甘休的人,“既然这样,那温大人就继续在这里与黄公公‘话家常’吧。”那话家常三个字说的又慢又重,脸上却还是那样笑眯眯的。

  大老爷没有说话,站在那里,看着大皇子推门进去。

  等人走后,大老爷这才看向黄公公。

  那黄公公脸上此时突然有些着急的模样,看向大老爷时,气急败坏的说,“温大人,咱家今日可被你给害惨了!”

  “黄公公此话怎讲?本官不过与您说两句话而已,怎么就将您害惨了?”大老爷故作不解的问。

  “温大人明知大皇子是什么样的人,如今却吊着大皇子的胃口,温大人是出了宫门就没事了,可咱家还在这宫里呢。”黄公公压低了声音恨恨的说。

  “公公要是早知如此,放我进去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温大人却丝毫不同情的说。

  “温大人您又何必为难咱家,要是能进去,咱家早就放您进去了,您以为大皇子为何能进去?不过是他为了哄着皇上,自己去拜了那什么青山派的道士,学了些炼丹的功夫,不然大皇子哪里进得去那殿门?”黄公公气急之下,有些口无遮拦的说。

  大皇子拜青山派这事儿,皇宫内外知道的没几个,黄公公说完之后这才想起来这事儿不该说。

  可如今已经说完了,泼出去的水又哪里还收得回来。

  大老爷听完也没什么反应。

  对他来说,大皇子学什么都无所谓,现在至关重要的事南越的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

  “黄公公,本官也不为难你了,你只要告诉本官,怎样才能见到皇上,本官自会同大皇子讲清楚今日之事,不让大皇子找你的麻烦。”

  “此话当真?”黄公公面上一喜,问道。

  “自然是真的。”大老爷点头。

  “如今宫中,皇上最信任的是谁,不用咱家告诉您吧?”黄公公看着大老爷说。

  “嗯。”自然是皇后和那位七皇子。

  “虽然皇上最信任的是这两位,但这到底是皇上自己的江山,皇上虽然有事不能上朝,却宅心仁厚,爱民如子,自然还是关心民生大计的,所以皇上偶尔会传召这两位进殿服侍,至于服侍什么,怎么服侍,这个咱家就不知道了。”

  “只不过每次出来的时候,这二人都脸色苍白,身体也有些虚脱。”黄公公说着隐晦的笑了笑。

  大老爷皱眉,后宫虽然有些秽乱,但皇上好歹是一国之君,不会做此等有违天理之事吧?

  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黄公公也不知道,他说的这些也不过是猜测。

  但能肯定的是,皇后和七皇子都能见到皇上,只不过这见到却需要时机,并且还是看皇上的心情。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大老爷又问。

  “还剩下一个,就是刚刚进去那位了。”黄公公努努嘴说。

  就连他都进不去的地方,除了这三个人,也没有别人能够进去了。

  大老爷得了这个消息,沉思一番,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黄公公在他走之前不忘提醒,让他记得大皇子的事情。

  大老爷从宫门出来,回到府里,已经是午时了。

  用过午膳之后,又去了书房。

  等他在书房待到华灯初上,办法却还是没有想出来。

  这事儿不能再拖了。

  大老爷在睡觉之前,又将那折子拿了出来,再仔细阅读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这才又放了回去。

  明日,不管如何,他都要将那折子呈上去。

  皇上不在那就递给七皇子,皇上在那就更好。

  打定主意之后,大老爷这才睡下。

StrayS

今天家里有亲戚去世了,所以就更一章,不过这章三千字。   明天继续更两章四千字。   对了,今天圣诞节,大家节日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