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70章 姚大娘解桃树谜(一更)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384 2020-12-23 19:41:00

  翌日。

  姚大娘准时敲响柳姨娘的院门。

  院子里温小六正温习功课。

  温纶虽然答应帮她在当地找个夫子,但却一直未见有夫子上门。

  且温纶如今在松泉村那边,听说正跟陈家的人僵持不下,又哪里有时间去找夫子。

  这些日子,温小六的功课基本都是柳姨娘在教导。

  但柳姨娘在现代时并不是古文专业,如今让她来教些三字经简单的还成,可像四书五经那些,她就没有那个能力教导了。

  而温小六三字经也早就学完,现下正学的是百家姓。

  姚大娘敲门时,温小六正背到,“...戚谢邹喻,柏水窦章。云苏潘葛,奚范彭郎。鲁韦昌马,苗凤花方。俞任袁柳,酆鲍史唐....”

  给她开门的是夏枝,“大娘,您来了,快进来。”

  姚大娘笑了笑走进去,“六姑娘这是正在念书呢?我这会过来会不会打扰六姑娘念书了?”

  夏枝摇摇头,“六姑娘今日学习的时辰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您只管进来吧。”

  姚大娘跟在夏枝身后进去。

  见那桃花树下坐着柳姨娘和六姑娘,柳姨娘的手上正绣着什么,听着六姑娘背诵。

  偶尔发现有问题时,停了手中的动作去纠正六姑娘。

  二人此番动作,却让人觉得温馨不已。

  头顶那颗还未落完的桃花花瓣,零散飘落,春日的暖阳,洒落在二人身上,这样一幅岁月静好的模样,让人不忍去打扰。

  “姨娘,姚大娘过来了。”夏枝走上前轻声说。

  柳姨娘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身后的冬灵,看着温小六说,“今日的功课就算结束了,你不是前些日子还未找出那桃树的秘密吗?让秋霜跟着你去书房吧。”

  温小六忙将百家姓放下,溜下椅子去拉秋霜的手,“秋霜姐姐,我们快走吧!”

  秋霜不知自家姑娘在兴奋什么,分明也不是那多爱看书的人。

  温小六拉着秋霜的手往外跑时,见了姚大娘,乖巧的叫了声“大娘”,之后才往外走。

  姚大娘笑的满脸和蔼的看着温小六,“六姑娘这是要去书房看书啊?”

  “对呀,软软要去找那颗大桃树为何不结果子的原因。”温小六指着院中的桃树说。

  “哎呀,就这事儿啊,您不用去那书房找了,直接问大娘不就成了吗?”姚大娘挥了挥手说,脸上扬着一抹与平时不同的自信。

  柳姨娘本想让温小六去了书房,能安静些谈事。

  谁知却被姚大娘给打乱了计划,只好无奈的看着她们在那里探讨为何那颗大桃树不结果子。

  “这颗桃树,传说已经有三百年的历史了,咱们县城当时还不是如今这般繁华热闹的县城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姚大娘脸上带着讲故事时常有的表情,看着温小六和春月她们听的入神,讲起来更加来了精神。

  “而这桃树原来并不是不结果子的,相反,它不仅结果子,而且结的果子个儿大脆甜水分足。当时那个时候,这里还不过一个小村落,村子里大家都生活困苦,这桃树又是个无主的,那吃不上饭的人家,当年好些都是靠着这桃子果腹的。”姚大娘比划着双手道。

  “可惜后来发生了战乱,外邦人打进咱们这里,听说当时这里血流成河,尸身遍地,就像是那地狱一般的惨烈可怕。”说着还摇了摇头,脸上的模样倒像是真的见过一般。

  听的入神的几人,忍不住更加凑近了姚大娘,就连柳姨娘此时也放下茶杯看了过去。

  “传说那血迹顺着村子的入口处,一直流到这颗桃树这里,当时的这颗桃树底下的黄土,周围大片全被鲜血覆盖,就像是给那桃树撒了沤的肥一样,只不过却是鲜血,而那一年的桃花开的比之前哪一年都要艳丽。”姚大娘语气缓缓道,说完还不忘将视线从几人脸上滑过。

  见她们都有些心惊胆战的样子,这才满意的继续。

  “原本应该是粉色的花瓣,喏,就像现在这样的,粉白色的。”姚大娘指了指桃树上还残留的花朵说,“但是却开出了朱砂一般的红艳色,而结出的果子,外皮虽还是粉白色的,咬一口出来却是红色的汁水果肉,就像是那些被掩埋在土里的鲜血一般,红的鲜艳,但却无人敢吃。”

  “当时大家都说那是浸了死去人们血肉的果子,里面带着那些死去之人的怨气,吃不得。”

  “百姓们不吃,却不代表当时那些入侵进来的官兵也不吃啊。”

  “他们杀人不眨眼,早已不惧这些怨灵,将树上的果子全都摘掉之后,分给了当时在这里驻扎的军队里的士兵们。”

  “我听说啊,当时吃了这些桃子的那些士兵,当天晚上全都莫名其妙的七窍流血而亡,没有吃过那桃子的士兵,却一点事都没有。”

  “这件事被当时的统领知道了,他觉得肯定是有人捣鬼,所以又将村子里的人清理一番,而这村子本就已经没几个人了,又再一次血流成河。”

  “这一次,还活下来的少数十几个人,知道是桃子让那些士兵一夜之间死去的,就将自己家人的尸体,偷偷运到这颗桃树底下,埋了起来,让他们的尸骨滋养这颗树,然后再结出更加厉害的带有怨气的果子,这样就可以杀死更多的入侵者了。”

  “可是没有等到那入侵者的死亡,皇上就派了援兵过来,战事也就很快结束了。”

  “结束之后,当时许多逃了出去的人到底念旧,又慢慢回到这里,后来皇上怜悯百姓艰难,免税又修路通商,开通了水路,这才将这座原本不大的村子,慢慢合并隔壁几个村子,建成了如今这座县城。”

  姚大娘说到这里之后才意识到什么,看向柳姨娘跟呆愣住的春月几个,忍不住有些惴惴。

  她就是顺嘴,一说到这个就有点收不住,将她听过的传言都给讲了出来,忘了这院子现在是她们在住着了。

  “大娘,您快点说呀,后面怎么样了?”温小六见她半天不张嘴,忍不住催促她。

  温小六分明不过是把这个当个故事来听的,所以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适。

  但春月几人却不是。

  她们会去想象当时发生的事情,甚至想象,现在要是将那土挖开,里面会不会还藏着尸体。

  而且听完之后,总觉得那颗桃树都变得阴森起来了。

  姚大娘眼睛瑟缩一下,看向柳姨娘,嘴唇嗫嚅两下没有说话。

  柳姨娘正撑着下巴看着那颗桃树,察觉到姚大娘的视线,转过头来,微微一笑,“继续说。”

  那掩映在粉白色花瓣下的面容,似乎与后面的桃树融为一体,相得益彰。

  好似那画中,精致秀雅的女子,坐在桃花树下,饮酒赏花,逗猫挥毫,自有一股慵懒优雅之意境。

  视线落在柳姨娘脸上的几人,在此刻方才明白,那书上何为会写‘人面桃花相映红’了。

  这样的姿容绝色,为何会委身于人做妾,这是姚大娘再一次想不通的事情。

  不过见柳姨娘似乎不介意她说的这件事的样子,这才继续往下。

StrayS

照例九点二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