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63章 金陵谢家打油诗(二更)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89 2020-12-18 21:02:00

  “温大人,请。”男子将笔墨纸砚摆在搬出来的一张有些破旧的桌子上,对着大老爷说。

  大老爷也不跟他客气,走上前,让修齐磨墨,之后提笔开始书写。

  徐猛一行人站在旁边,也没去看上面写的什么内容。

  只是见温大人幸运如流水般的书写,那端正的楷体,让他们这些大字不识几个,写的字跟狗爬一般,有些无地自容的羞赧。

  桌子摆在火堆前,热度有些高,所以大老爷写完之后,纸上的墨迹也很快就干了。

  将纸张装进斯文男子递过来的信封里。

  最后,大老爷写上谢大爷亲启,递给徐猛,“你把这信交予信任的人,带到金陵谢家,谢家人见了信,自然会明白什么意思。如是谢家愿意相助,那便是好,如是不愿相助,你们也莫强求。”大老爷说完,微微叹息了一声。

  与商贾之家来往,这是温家大忌,也是老太爷最不愿意看到的。

  但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他没办法置之不理。

  且谢家,也确实欠他们温家一个人情。

  这人情迟早要还的,用这样的方式,或许更加合适。

  “这,这谢家,莫不是那‘脚踩金银砖,头顶夜明珠;衣食住行乐,金银铜钱币;如画美绢帛,尽在金陵谢;’的那个谢家?”旁边一人听了之后,有些结巴的问。

  大老爷却没回答,看向那说话的男子,满脸憨厚之像,个子不太高,但很结实,肤色更黑一些,此刻的模样,像是有些意外,又像是激动,让人忍不住奇怪,“不知这位壮士从何处听来的打油诗?”

  “这个,这个俺们那边的人都会唱,大家唱着唱着,俺也就记住了。”男子挠了挠头说。

  大老爷却觉得这打油诗有些不妥。

  转头看着徐猛,“那信我要再写几句放进去,还烦请徐壮士先给我一下。”

  徐猛赶紧双手将信递给大老爷。

  修齐在那边又开始研磨。

  半响之后,很快写好了要写的内容,吹干之后重新放了进去。

  “我刚才说的谢家,确实是这位壮士打油诗里所唱的谢家,但这打油诗有些来路不明,还有这位壮士以后不要再传唱了,面得惹来祸端。”大老爷温声说。

  “这,这....”男子看了看徐猛,又看了看斯文男子。

  “你还这什么这,温大人说的你只管答应便是。”旁边的人拍了下他的胳膊,不耐烦的说。

  “俺,俺不是那意思,俺的意思是唱这个真的会有祸事发生吗?”男子问大老爷。

  “不一定,只是这样的诗,明显是有心人所做,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再唱。”大老爷没有解释的太明白。

  这些也不过是他的猜测,不过是善意的提醒,这种带有目的性的打油诗,他甚至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里面传递出来的恶意。

  “好好,俺回去就让俺们村子里的人也不要唱了。”男子见温大人都这样说,赶紧点头答应。

  “温大人,今日时间很晚了,不如您几位就在此地歇息一晚?就是屋子有些破旧,怕是委屈了您和这两位。”徐猛拱手说。

  “也好,不过是住一宿,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大老爷丝毫不介意的模样。

  徐猛见此很高兴,让人赶紧去收拾屋子。

  修齐也跟了过去,车夫则去马车上将铺盖拿过来。

  “大家也散了吧,今日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明日在详细商讨。”徐猛一挥手,让他们都先回去。

  这里的几件屋子,本就是空屋,许久未曾住过人。

  就连徐猛自己的那间屋子,也因为他当兵,常年在外,有些缺乏修缮。

  好在今日未曾下雨,只是屋内有些潮湿发霉的味道。

  大老爷也没有嫌弃的意思,让车夫将东西铺好之后,随意的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屋内的修齐却不敢真的完全沉睡。

  他跟车夫是在地上打的地铺,虽然垫了一层草垫,却还是有些潮气。

  车夫许是累了,睡得很死。

  修齐翻转个身,拉远了些身子。

  突然听到屋外传来说话声,听声音似乎是徐猛和那斯文男子的。

  二人在小声说着什么,之后又隐隐有吵起来的架势。

  修齐正想着要不要起身去看看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进屋了。

  不过不是他们这间房间,而是去了对面的那间厢房。

  等声音彻底没了之后,修齐这才有些困乏的保持着三分警惕睡了过去。

  第二日。

  修齐很早就听见有人出去的声音,等人走后,他也睁开双眼,爬起身。

  老爷跟车夫还在睡。

  修齐有些无聊,却不敢离得太远,干脆在院中打起拳来。

  等出去的徐猛回来时,修齐已经打完一套拳,老爷这个时候也起来了。

  “温大人,你们都起来了?正好,这是我在镇上买的些吃食,您跟修齐公子和车夫一起吃完再赶路吧。”徐猛说着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昨日未曾抬进去的桌子上。

  “让你破费,这却怎么好意思!”大老爷下意识的就要推拒。

  他们本就并不富裕,如今哪里还能要他破费,大老爷皱眉。

  “温大人如今算得上是我们兄弟的恩人,不过是一些吃食,大人这般推拒,莫不是嫌弃这东西不和胃口?”徐猛那张脸板着,有些认真的问。

  温大人哪里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是不喜欢占人便宜而已,且这些人还是卫国的将士。

  只是看他坚持,大老爷也不好太过推辞,只得接受。

  一旁站着的修齐,看着他买来的东西,有些好奇,他本想着前头就是茶肆,到时在茶肆买些吃食。

  谁知这附近也不知往哪个方向,却还有个小镇的?

  “我们一路过来,只见过一个茶肆,在往前几十里才是县城,怎么这附近还有小镇的吗?”修齐忍不住问。

  “对,你们是外地来的可能不知道,那小镇得绕过这座山,再走上几里路就到了。今日正巧又是赶集的日子,这会正是热闹的时候。”徐猛笑着说。

  那张原本看起来有些凶的脸,如今一笑,却有几分憨厚的模样。

  修齐对他也不像昨日那么防备。

  趁着大老爷去洗漱,两人说起了南边海患的事情。

  昨日说的也不甚详细,修齐也很好奇,到底是哪个小国,敢来侵犯我国的国土。

  二人聊了半响,大老爷洗漱完了,换了身衣裳,这才走过来。

  这时间车夫也起来了,铺盖什么的也收好放回了马车上。

  三人吃完了早餐,就打算要继续赶路。

  徐猛和那斯文男子跟在后面送行。

  “希望温大人此去一路顺利。”徐猛拱了拱手说。

  斯文男子跟着点头,“温大人一路顺风,奏折之事还望温大人费心。”

  “此事我回了京之后,必会第一时间去办,放心吧。你们也回吧,后会有期。”大老爷摆了摆手,将马车帘放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