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62章 内忧外患国堪忧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49 2020-12-18 19:41:00

  “温大人,您这边坐。”那领头的男子让了上座出来。

  “不用,你们都坐,我在旁边随意找个空处坐下即可。”大老爷话音刚落,修齐就在不远处搬了张看起来平整些的石头过来,放在那位领头男子的侧面一些。

  旁边的人赶紧往侧边挪动,空出一块地方留给大老爷。

  修齐本想拿出帕子将上面的灰尘擦干净再让老爷坐下,老爷却摆了摆手,“行了,就这样吧,出门在外也不必讲究那么多。”

  说完坐在那石头上,看着火堆前的大家。

  大老爷并没有开口说起南方海患的事情,反而是问起他们的日常。

  大家闲聊半响,那看着斯文些的男子,站起身,拱了拱手,“温大人,实不相瞒,小子与这群朋友皆是萧将军麾下将士,此番会出现在此地,也是因此地为大哥,也就是徐猛的家乡,因前线那边迟迟得不到朝廷的援兵,我们就决定到各自的家乡去招揽些士兵。”

  “前线那边的战事虽然吃紧,但对方物资不足,久攻不下也只能回去先找补给,再来挑衅,所以我们还能有些时间,但我们回来已经一月有余,却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而此处,已经是我们招揽的第四处了,原想着大哥在此地有些声望,或许能有些血性的青年,会愿意与我们同行,可谁知,我们一无多少银钱,二无招兵的官凭在身,如今将所有银钱全都凑了出来,也不过招揽到五十人左右。”

  “在温大人未来之前,我们已经在商量,明日要是再接不到您那边的消息,就打算重新回到前线去了。”男子说完看向温大人,神情愤懑,却还是带着隐隐的期待。

  在期待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大老爷却没有第一时间给他想要的答复,而是凝着脸问他,“你们可知,无朝廷官凭授予,私自招兵买马,是大罪?”

  坐在地上的除了那领头男子与站着的斯文男子之外,其他人面面相觑起来。

  很明显,他们在做这件事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大老爷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们应该庆幸,招到的兵马不过五十人,如是超过百人,万一被圣上知道,那降罪的将不止是他们自己,就连萧将军也会受到牵连。

  更有甚者,如果有心人在这里面添油加醋一番,打着造反的旗号,传出流言去。

  那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罪名可以承担了。

  将会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他们不过普通老百姓,圣上不可能将所有人的九族全都诛了。

  这诛的自然也就是萧将军的九族。

  大老爷没有将里面的利害关系掰开了揉碎了说给他们听,只是他脸色严肃,神情凝重,让这十来个刚才还有些因为朝廷不作为的忿忿不平及不满的士兵,现在都变得安静而后怕起来。

  他们不过贱命一条,可万一真的连累了萧将军,那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温大人,这件事,是我们私自决定的,萧将军并不知情。”那徐猛嗓音粗重浑厚,说话时,似乎能从他的一字一句中感觉到他身上的力量。

  “徐壮士此言差矣,萧将军是多聪明一个人,他如何能不知你们此番出来是为何事?没有阻拦,不过是也心存希望,可这希望的背后所要付出的代价,他自己却再清楚不过。”大老爷摇了摇头说。

  “这些先暂且不多说,事已至此,权且先放置一边,解决当前的问题为要。”

  “温大人说的是,可如今我们却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只能就这样回去。”徐猛语气有些气闷和失落。

  “上呈的折子,你们身上有没有?”大老爷突然问。

  徐猛一愣,这东西他怎么可能会有。

  当时回来都没跟将军说实话,将军怎么可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他。

  摇摇头,表示没有。

  “温大人,小子这里有一份。”那斯文些的男子缓缓道。

  说完之后,从胸口处摸出一个包袱皮。

  包袱皮是青色的,上面绣着些葫芦纹样。

  打开包袱皮之后,拿出上面放着的那本奏折,递给大老爷。

  大老爷伸手接了过来,打开来看,上面除了萧将军的将军印之外,还盖着萧家独有的私印,不会有假。

  奏折的内容不长,但将前线发生的事情基本解释清楚了。

  大老爷看完之后问那男子,“这个,我带走没问题吧?”

  “温大人是要帮我们递到圣上面前吗?”斯文男子语气微微提高了一些,有些紧张的看着大老爷。

  “今日我看到了,自然要将这东西交到圣上面前。”大老爷说。

  “那就多谢温大人了,您的大恩大德,小子一定谨记在心,来日定当衔环结草,以报恩德。”男子激动的拱手弯腰致意。

  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齐声道:“来日定当衔环结草,以报恩德。”

  大老爷赶紧起身,“大家不用这样,这不过是我为官的分内之事,且这事儿我虽答应帮你们将折子递到圣上面前,以圣上如今的状态,能不能对你们有帮助还不一定。”大老爷自己对现在的圣上也有些拿不定主意。

  可这件事不做不行。

  他虽然算不得包龙图那样的好官,但也自诩不是个可以视人命为草芥,不顾苍生的狗官。

  “温大人答应我们已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至于结果...”徐猛看向他的兄弟们,见他们脸上都是坚毅的表情,重新看向大老爷时,申请也愈发坚定,“我们都能承受。”

  大老爷看着他们这一行十来人,不过都是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与儿子温子元差不多大的年纪,甚至都不知他们是否成家。

  如今却因为战乱,及朝廷的不作为,变得前途未知...

  大老爷内心忍不住升起一丝怜悯来。

  “你们这里有笔墨纸吗?”大老爷沉默半响之后,像是下了某个决心一般,对着徐猛说。

  徐猛看向那斯文些的男子。

  “有的,温大人稍等,不过我们用的笔墨纸砚可能比不上大人平日用的那些,还望大人不要嫌弃。”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大老爷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身为文人士子,需要做的是学问,而不是骄奢,不论纸笔好坏,只要能写的出一手好字,好文章,那就是好笔墨纸砚。”

  “大人教导的是。”斯文男子恭敬的拱手,转身进了屋子去取纸笔。

StrayS

在古代,当将军其实是个挺为难人的事儿。   我记得宋代,赵匡胤那个时候。   他自己是行伍出身,所以在朝堂上其实他更看重武将(跟他弟弟后来当皇帝完全不一样)。   但就是赵匡胤这样的皇帝,也避免不了苛待士兵,也不能算苛待士兵,但宋朝刚建国的时候也是真的乱七八糟(所以我很佩服赵匡胤)。   当时跟赵匡胤一起打天下的算是开国元勋吧,那个将军的名字我不记得了。   有印象的就是他因为军饷发的不及时,但又心疼自己的兵,就私掏腰包给士兵发工资。   这事儿还发生了不止一次。   对皇帝来说,这件事绝对是大忌。   整个国家都是皇帝的,士兵当然也是,你不过是个领兵打仗的,国家就算给不起军饷,用得着你来发吗?真当那些士兵是自己家的了?   这个,应该就是当时赵匡胤的内心OS吧。   所以吧,你说在古代,做个武官,你不仅要会打仗,还得会玩政治,玩权术,不然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死在政党斗争上。   不过我觉得如果是一个真正的将士,要是死在了这种政治斗争的旋涡之下,应该会很憋屈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