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60章 温家众人各分别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3371 2020-12-17 21:02:00

  大老爷院中。

  “老爷,您不歇了午觉再走吗?这在路上赶路比不得家中,从这里到京城,紧赶慢赶也得十来天的路程,要不还是歇一歇再动身吧?”大太太在旁边帮大老爷收拾行李,边劝道。

  他们也不过刚来一日,行李还未曾全都拿出来,如今倒是方便了收拾。

  “不用,越早出发越好,这件事,就怕陈家那边又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在圣上面前反告我一状。虽说我并不怕他,但背后放冷箭,防不胜防,还是尽快去了,免得夜长梦多。”大老爷说着,手上不停,不知在写些什么。

  大太太听了也不再多劝,大老爷的包袱已经收拾好,拿到门口交给了丫鬟,让丫鬟再去拿给修齐。

  望着离开的丫鬟的背影,大太太神色恍惚一下,很快又收敛起来,转身进屋。

  不过一个陈家而已,她又不是不经事的小姑娘了,又何必如此多愁善感。

  虽是这般想,转身的脚步却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内室的梳妆台前。

  那里放着一个精致的紫檀木梳妆盒,盒子看着并不大,但那盒子的形状却被雕刻成一躲牡丹花的形状。

  工艺精湛细腻,是难得一见的上品。

  梳妆盒应是才拿出来的,上头还挂着一把同心锁。

  金色的同心锁,光滑簇新,一看就保养的很好。

  大太太从颈项上拿下带着的项链。

  那是一根褐色的细绳,底下吊缀着一个一寸左右的同心锁模样的金属装饰品。

  只见大太太不知按到一个什么东西,那同心锁弹开,分成了两个部分。

  右手那头拿着的,赫然是把钥匙。

  大太太拿着那钥匙将桌上的梳妆盒打开。

  里面放置的物品并不多,但却样样精致到价值连城。

  大太太看着梳妆盒,视线落在最角落处的一块手掌大小的方形物件儿上,伸手从里面拿了出来。

  走出内室,看大老爷还在伏案奋笔疾书,将东西往桌上一放,轻声说:“这个,你拿着吧。”

  正写信的大老爷,心神都在面前的书信上,头也没抬,只是问了句“什么?”

  大太太却没说话,转身进了里间。

  没得到回答的大老爷,等落了笔之后,这才抬起头,没有看见刚才还站在这里的人,视线落在桌上。

  见到那东西时,眼神一缩,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终却不过化成一声长叹。

  拿起桌上的东西,走进里间。

  “这东西暂时还用不上,还是交由夫人保管,如果真的有一天需要用到它的时候,我不会跟夫人客气。”大老爷拿起大太太的手,将东西放进她手心,轻柔了声音说。

  “那些朝堂的事情,我一介妇人也不太懂,只求家里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即可。这东西,还是老爷你拿着吧,要是真的能用上,那也算是当年我爹没白死。”大太太看着他,语气看似随意,但却带着坚持,将东西又塞了回去。

  大老爷见她坚持,也就没有再推脱。

  将东西找了个香囊,放进衣袖,看着大太太,“好了,我也该出发了,你们回去不用着急,要是不想走,在这里多住些日子也行。”

  大太太却摇了摇头,“我哪里放心的下你一人在京城,如果不是有良哥儿和儿媳妇儿在,我必然是要同你一起走的。”

  大老爷知道她的性子,握着大太太的手紧了紧。

  没一会,修齐过来回禀,“老爷,老太爷那边叫您过去一趟。”

  “知道了。”大老爷看向大太太,“那我去了,你也别送了,左右也不过个把月的时间就能相见了。”

  “嗯,老爷路上小心。”大太太起身,将他送到门口。

  大老爷拿过桌上的书信,交给修齐,“你让人带着这封信,快马加鞭的赶到京城,交给商大人,他知道怎么做。”

  “是。”修齐拿着信,转身离开。

  大老爷往老太爷那边去。

  老太爷这会正在书房,大老爷敲门进去。

  “父亲。”

  “嗯,先坐。”老太爷说完,继续手上的动作不停。

  等了不到一刻钟,老太爷这才结束。

  将笔放在砚台上,吹干刚才所写的东西,之后让人将其装进信封里。

  封面上写着‘东陵亲启’。

  “父亲,这..,东陵先生早已隐世不出,虽人在京城,但却从不见朝廷官员,是不是有些不妥。”大老爷拿着那信说。

  “你只管带到京城,这信不用你去递,到了京城之后,自会有人去你府上取走信件,其余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老太爷挥了挥手,让他不用管。

  “至于陈家的事情,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些不用我来教你。”

  “陈家虽说是皇亲,但也不能如此猖狂行事,如是圣上当真如此昏庸,纵容其这般行径,那你便是辞官,也不用可惜什么。”老太爷沉声说道。

  大老爷脸色凝重的点点头。

  圣上年纪大了,平日沉浸在炼丹修仙之中也就罢了。

  现如今,朝堂正乱,前些日子听来的消息,如今还未曾得到回复,也不知是真是假。

  如是真的,那此番内外皆乱,这天,怕是都要变了。

  大老爷拿了信心事重重的从书房出来,之后直奔大门口。

  马车已经停在门口,等着他过去。

  “修齐呢?”大老爷问车夫。

  “回大老爷的话,修齐公子被大公子请去了。”那车夫拱手行礼回答。

  “子元这个节骨眼上将修齐叫过去作甚?”大老爷有些不悦。

  车夫不敢回答,垂着头站在一侧,不说话。

  很快,修齐跟在大公子身后就走了过来。

  大公子身上背着包袱,看向大老爷说:“爹,我跟你们一起回京。”

  “胡闹,你去了你母亲、妻子还有良哥儿怎么办?”大老爷闻言怒斥。

  “他们自有下人仆从,且祖父祖母还在,自是会护好母亲与良哥儿,您一个人去京中,此行凶险情况未知,儿子不放心。”温子元神色坚持。

  “你以为你去了能做什么?如今你不过是个小小的翰林院编修,此事无需你掺和,你只管照看好你母亲他们即可。”说完之后,大老爷让修齐上车。

  温子元见父亲不肯让自己同去,虽放心不下,但到底父亲的命令他也不敢违抗。

  只好眼睁睁看着马车疾驰远去,扬起一阵尘土。

  大老爷走后不久,温纶将柳姨娘跟温小六要留下的事情同老太太说了。

  老太太点头答应,表示知道这件事了。

  将事情处理的差不多,温纶这才赶往松泉山。

  松泉山山脚下有个小村子,人口不过二三百人左右,也有几户温家的族人还在那住着。

  这村子就叫松泉村,原本温家未曾发达之前,也曾是这村里的村民。

  只不过那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如今温家早已搬迁,就连温家族中八九成人口也都搬到了怀安县城去。

  只是温家的族田及祠堂却还是在此处的。

  温纶到了松泉村之后,也未曾去别的地方,直接住进了祠堂。

  祠堂平日都有专门的温家族人照看,温纶过去时,晨间祭祖留下的那两位子侄如今也住在这里。

  知道温纶过来,房间是早已收拾好了的。

  石安将带过去的行李物品安置好了,出了房间,就见四老爷站在院子里,正看着松泉山的方向,背着手,不言不语的模样,让人有些不敢靠近。

  半响之后,见四老爷脸上恢复了些往常有些玩世不恭的模样,这才大了胆子上前。

  “四老爷,这本该三老爷跟您一块过来,如今就让您自己一人过来,那他们人又那么多,咱们怎么斗得过人家啊。”石安站在旁边忍不住抱怨起来。

  温纶眼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行了,老爷也是你能编排的。此事爷心里自然有数,放心,爷不会让你这小身板跟人去上‘前线’的。”

  “四老爷,瞧您这话说的,要是那人都打上门来了,还能让您出去不成,石安到时候肯定会义不容辞的挡在您身前,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决不让人碰您一根汗毛的。”石安赶忙笑的狗腿的说。

  “行了,爷还不知道你。”温纶看他一眼,翻个白眼,“赶紧去瞧瞧前头饭做好了没有,爷饿了。”

  “诶,好嘞。”石安说着出了院子。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暗,夜空中零零散散的开始有星辰冒出,如镰刀般的弯月从山的那边慢慢升高,堪堪露出半截。

  温纶在天井内的石桌旁坐下。

  那椅子有些凉,温纶也不在意,只是想着明日该怎么同那陈家的人交涉。

  那陈家虽说是皇亲,但也不能如此强占他人祖坟之地。

  他们虽打着为皇后娘娘修建庙宇祈福的名号,但要是让世人知晓这庙宇的修建,是强占了别人祖坟之地建起来的。

  就算是皇后也不敢背负这样的骂名吧。

  只是温纶虽是这般想,但那陈家父子行事太过嚣张跋扈,他们是否会真的在意,他也不能肯定。

  正好前院那边过来叫他去吃饭。

  到了饭桌边,温纶才发现多了两个人。

  “你们二人怎么会在此处的?”温纶看着那起身冲他行礼的二人问。

  “我们也想为祖先略尽绵薄之力,且我跟三弟现在怎么也算是有秀才功名在身,那陈家要是真固执行事,到时我倒要联合这怀安县的众学子,去京城敲响那登闻鼓,看这陈家是否就真的可以无法无天,任意妄为了。”其中年纪稍长的一人义愤填膺的说。

  “二哥说的是!”

  说话的这二人正是昨日温纶带着温小六去书肆时遇到的两人。

  昨日晚上吃饭的时候才知这二人原来是他的子侄。

  温纶闻言也没打消他们的积极性,让大家都坐下。

  这一桌坐了六七个人。

  大家都是温家人,一杯酒下肚,起先对于温纶的那点隔阂与敬畏也就消失的差不多了。

  等到月上梢头,这才散了桌,回屋歇下。

  温纶虽喝了些酒,却有些睡不着,索性起床,披上衣服,出去了。

  清明已过,夜晚的月亮都变得亮了几分。

  也不知大哥他们此时到了哪里,温纶望月思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