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58章 祭祖险被掘祖坟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3583 2020-12-16 20:10:00

  翌日。

  卯时未到,前院已隐隐传来一阵人流走动的声音。

  此时的柳姨娘院中,却还是一片宁静,朦胧的夜色笼罩在这片宁静中,屋内的冬灵睁开迷蒙的双眼看了眼桌上的漏斗,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下。

  此时的院外。

  “孙少爷,咱们回去吧,六姑娘如今还正睡觉呢,您现在过去了,吵了六姑娘睡觉,岂不是不好?且六姑娘万一生您的气了怎么办?”院子外面,温怀良身后只跟着一个丫鬟,这会正拼命劝着自家少爷不要去敲门。

  “小姑姑最疼我了,她不会生我的气的!”温怀良瞪了丫头一眼,挣开丫鬟拉着他的手,圆胖的小身子往前窜去,就要上前敲门。

  “可您马上就要跟着老太爷他们一起去祭祖了,这会就算六姑娘醒了也无法同您一块玩耍啊。”丫鬟赶忙上前拦住他的手,压低了声音说。

  “为何不行?我要让小姑姑同我一起去,这般在路上也不会看着爹爹的脸无聊了。”温怀良大着嗓门说话,扒拉开丫鬟就要去敲门。

  “孙少爷,六姑娘是不能去祭祖的!”丫鬟语气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眼见拦不住孙少爷,只能在后面跺脚着急。

  “为何不能?”温怀良不高兴的冲她哼了一声,才不管丫鬟,用力的推了她一把,扬着手就去拍门。

  丫鬟被他推的往后踉跄两步,还是未曾来得及阻止,只好丧了脸跟在后面。

  心里希望孙少爷将人叫不醒之后会收敛离开。

  “小姑姑,小姑姑,快点起床了,我们出去玩了。”温怀良边拍门,还不忘边大声叫喊。

  刚刚翻了个身还未陷入沉睡的冬灵,听见似乎是怀良少爷的声音,双手撑着床起身一些,侧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会。

  发现果真是怀良少爷在敲门,赶紧披了衣裳,起身去开门。

  屋外还是黑乎乎一片,远处的院子却能看到灯火通明,借着那火光,冬灵上前将门拉开。

  “怀良少爷,您今日不是要去祭祖吗,怎么这会子过来了?”冬灵说着看向他身后的丫鬟。

  天还未亮,外面除了前院隐隐传来的灯光,影影绰绰的,也看不清丫鬟的神色。

  温怀良却未回答,反而从冬灵胳膊下挤着胖乎乎的身子进去了。

  “怀良少爷,姑娘还未起呢,您先别过去了。”冬灵来不及询问那丫鬟怎么回事,赶紧拦住温怀良。

  “您不是还要跟着大老爷他们去祭祖吗?再不过去一会大老爷他们该走了。”冬灵拉着他说。

  “我要小姑姑跟我一起去,你放开我!”温怀良挣扎两下,发现冬灵力气有些大,他挣扎不开,有些生气的道。

  “怀良少爷,不是奴婢不放开你,是就算您将我们家姑娘叫醒,她也不能同您一起去祭祖的,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不能坏了,您还是快些往前头去吧,不然他们找不到您该着急了。”冬灵蹲下身子,好声好气的劝道。

  “可是我想让小姑姑陪我一起啊。”温怀良总算安静下来,还是有些不死心,又挣扎了两下。

  “良怀少爷可以等祭祖回来之后再过来找我们家姑娘啊,到时候天色亮了,姑娘也起床了,这样不是更好吗?”冬灵语气温柔,低声继续。

  温怀良看一眼冬灵身后的房门,最后只好嘟了嘴不情不愿的点头,“那好吧,我等一下再过来,你记得同小姑姑说,我拜完祖宗就回来,让小姑姑准备些吃的等着我。”

  到最后还不忘要吃食,冬灵有些好笑的点头,“您放心,等您来了,奴婢一定将吃的都备好。”

  温怀良见此才满意一些的点头,之后也不管那丫鬟,自己就一溜烟的往外跑。

  那小身子虽说圆滚滚的,跑起来倒是不慢。

  丫鬟匆匆跟冬灵福礼道谢之后,又赶忙追了出去。

  冬灵暗自叹气,幸好她们家姑娘不像这位重孙少爷般淘气,不然她们哪里能像现在这般轻松。

  进屋之后,春月点了蜡烛,披着衣服坐在床上,“怀良少爷来了?”

  “嗯,总算劝回去了。”冬灵掀开被子,重又躺了回去。

  春月也吹灭蜡烛,重新躺下。

  天亮时分,温小六用过早膳,又习了一个时辰的琴,前院这才有声音传来。

  应该是出去祭祖的人回来了。

  冬灵见此,先去将屋里早就准备好的吃食端了出来,放在那桃花树下的石桌上。

  果然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温怀良就被温纶领着过来了。

  院子里的人见了温纶,赶忙都起身行礼。

  “行了,都起身吧。柳姨娘,我有些事跟你说,去你屋子吧。”温纶后一句对着柳姨娘说。

  温怀良到了这里早就挣开他的手,去了温小六那边。

  喜滋滋的看着桌上的吃食,拿了一块放在嘴里之后,还不忘凑到温小六耳朵边说着悄悄话。

  柳姨娘看了一眼温纶,见他脸色有些凝重,放下手中的针线,跟在他身后进屋。

  春月和冬灵打算上前伺候,却被温纶摆了摆手,让她们退下。

  二人出去之后,冬灵顺手将门关上,对视一眼,老爷的神色,让她们隐隐有些担心。

  二人也不敢走远,就在门口立着。

  温纶坐下之后,倒了杯茶水,一口咽下,“这什么茶,怎么是甜的?”皱了眉头问。

  “这是给软儿喝的花果茶,加了些蜂蜜。”柳姨娘淡声解释。

  温纶见是温小六的,也没再说什么。

  神色难得凝肃的看向柳姨娘,“前日在客栈遇到的那一行人,想必你应该也听说了,今日我们去祭祖,谁知恰巧又遇上了他们。”

  柳姨娘疑惑的看向温纶,不明白他说这个做什么。

  平日,这些事他是从来不会告诉她们这些女眷的。

  温纶见她疑惑,没有解释,而是继续往下说,“当日在客栈遇到的那位小公子,是当今皇后的弟弟,也是唯一的弟弟。”

  温纶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柳姨娘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古人重男轻女之风,可比现代还要严重的多。

  且既是唯一的弟弟,又是皇亲国戚,那这地位自然是不消说的。

  只是家里难道与他们又起了冲突吗?

  柳姨娘看向温纶,眼神也跟着微微凝重起来。

  温家虽然并不是普通官宦家庭,但要对抗皇亲国戚,必然也会元气大伤。

  她自己可以无所谓,但软儿,她还那么小,她必须为她的未来考虑。

  温纶见她这么快反应过来,心底隐隐满意,继续道,“今日遇上,如是平常之事,我们家退让些也不过是小事,但他们要选灵山给皇后造庙台,谁知那庙台选中的灵山,恰是我们温家祖坟之地。”

  “也幸好今日我们去的及时,不然只怕老祖宗的坟墓都已被掘开。”温纶说到此处,眼神染上狠厉。

  一贯有些洒脱不羁的脸上,如今也布满阴霾。

  听闻此话,尽管柳姨娘一个现代人也觉得那皇后的家人有些过分,更何况这个时代的人,重视孝道,这被掘祖坟之事,可是比杀人性命还要严重的事情。

  “老爷将这事儿告诉妾身是...?”柳姨娘可不觉得他是来找她商量对策的。

  “这事儿的牵扯有些大,虽说如今大哥身为二品京官,二哥也在外任官,但此行需要对付的,一直很得皇上敬重的皇后娘家人,如是有个万一,我们温家,虽不会彻底万劫不复,但也必然不复从前。”温纶看着她,语气认真,但却没有丝毫退缩与害怕的模样。

  “告诉你是让你做个准备,我原就有祭祖结束之后回了金陵,四处游览名山的打算,但现如今家中出现这样的事,我是必不能就此撒手不管的。”

  “但你跟小六儿不同,你们是女眷,此事就算牵连,却也不会与你们有太大的关系,只是到底出了这样的事,回了金陵还不知面临的是什么,我想着,你要是同意的话,这次回金陵,你跟小六儿就留在此处如何?”温纶说完定定的看向柳姨娘。

  内心也不敢肯定柳姨娘一定会答应。

  这样的话其实也不过是他一时兴起,只是觉得留在此处,暂避锋芒明显会更加明智一些。

  只是柳姨娘性子变了许多之后,他也不太了解她如今的想法。

  “妾身跟软儿留在这里,那老太太那边,还有四太太那边呢?”柳姨娘虽说也不想回金陵,可如是只有她跟软儿留在这里,那让金陵城的人会如何想?

  他们内心只怕是会觉得她跟软儿贪生怕死,家族危难关头却躲在老宅,不与他们同进退。

  她自己是无所谓,可软儿呢?

  她长大了还需要说亲嫁人,如是真的挂着这样的名声,将来又会说得成个什么人家呢?

  “父亲的意思,本想让老太太也留在这里,但老太太坚决不同意。至于阮氏,她还有子明要看顾,自是不可能留下的。其他房的,如今我还不清楚,只是我希望你跟六儿能留下来。”温纶看着她神色认真的说。

  “那老爷想过如果只有妾身同软儿留下,金陵城的人会怎么诟病我二人吗?”柳姨娘看向温纶,眼神有些厉。

  温纶被那眼神看的微微发愣,反应过来之后端起桌上已经有些冷了的茶水喝了一口,凉了之后似乎更甜了一些,皱眉放下,这才继续,“此事你不用担心,既让你们在这里待着,我必然会先想好借口,老太太那边也不会给别人嚼舌根的机会。”

  柳姨娘见此,收回视线,看着桌面上那绘着缠枝纹的青花瓷茶壶,沉思半响,“这件事,妾身要问一问软儿的意见。”

  这个意思已经表明,她自己不会拒绝,如今却只看温小六愿不愿意。

  温纶听她这样说,也不算意外,点了点头,“你这就问吧,大哥今日就要离开,我今日也要往松泉山去,老太太他们那边只怕最迟明日也该走了。”

  本来去松泉山之事,应该是有官身的三哥更合适,但三哥的那个性子,温纶冷笑一声。

  就算他不曾有官身又怎样,好歹也是个举人,且大哥二哥还在呢,就算他到了那边,那陈家也不敢真的将他怎样。

  现如今在松泉山看管着祖坟的,不过族中几位青壮年男子,他们今日回来也是处理一番必要事情,马上就要赶过去。

  族中的那几位男子,但到底没有官职在身,也没有考取功名,那陈家的人又是个不讲理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如何对得起族中的那些叔伯。

  柳姨娘见他如此着急,起身拉开门让站在屋外的春月去唤温小六进来。

  说完之后也没回桌子那边坐下,反而是倚着门框,看着屋外的那颗大桃树,若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