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56章 温家族人大聚餐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3038 2020-12-14 21:32:38

  出去的时候,大多都已经到齐,就等着老太爷和大老爷。

  柳姨娘拉着温小六,安安静静的垂头站在四太太后面。

  四太太斜睨了一眼柳姨娘,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屑,紧了紧温玥的手,转而又看向正跟大公子说话的温子明。

  脸上漾开一个慈母的笑,略微带着点骄傲。

  看着温子明,愈发不屑柳姨娘。

  连儿子都没有的人,有什么好值得放在眼里的!

  等了不一会,老太爷跟大老爷就过来了。

  二人的神色都有些不太好,但却没多说什么。

  老太爷挥了挥手,众人上马车出发。

  怀远县城并不算大,所以酒楼的位置也就不太远。

  只是酒楼身处闹市,过去之时,路上行人较多,马车难免显得拥挤。

  好不容易到了酒楼,却发现酒楼的马厩,停不下这么多辆马车。

  那负责过来接待温家一行人的族人,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窘境。

  连连道歉之后,唤人将马车驾到另一处停放。

  坐在后面马车的女眷,只好下来步行。

  柳姨娘本是同四太太一辆马车,温小六则被温怀良叫到了他那边。

  春月则跟在马车的两侧,随着马车步行。

  下马车时,柳姨娘让四太太及温玥先行下去,这才拿了自己的幕篱戴上,扶着春月的手下马车。

  “姨娘当心!”下马车时,春月一声惊呼,让前头的四太太侧目过来。

  就见柳姨娘歪着脚差点摔倒的模样,唇角忍不住勾了勾,很快又落了下去,却没有去管柳姨娘是不是有受伤,只当未曾瞧见。

  “姨娘,您的脚没事吧?”春月有些担心的问。

  也不知是谁这么缺德,刚好在这下马车的地方放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柳姨娘因为下马车,整个人的身体重量基本都在那只脚上,刚才如果不是春月扶着,她现在说不定已经坐在地上了。

  柳姨娘脸色有些发白,还是忍着脚腕上传来的痛意摇了摇头,“我没事,先进去吧。”

  “是。”

  她们进去之时,就见温小六正拉着温怀良站在门口往外张望。

  大公子的那位京城妻子也跟着站在旁边。

  柳姨娘赶紧上前,却忘了自己的脚刚才崴到了,往前走时,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发没有血色。

  “姨娘。”春月担心的压低声音叫了一声。

  柳姨娘咬牙摇了摇头。

  走到温怀良母亲那边时,看了一眼温小六,之后冲着那女子行礼。

  内心忍不住叹息,这就是身为小妾的悲哀。

  身份低下,就像是个身份稍微高些的奴才一般,见着谁都是主子,都需要行礼。

  温小六见了姨娘正高兴,谁知却被姨娘隔着幕篱清清淡淡的眼神一看,忍不住瑟缩一下。

  又见姨娘朝着良哥儿的母亲行礼,有些不解。

  良哥儿的母亲不是姨娘的小辈吗?

  为何姨娘却要向她行礼?

  温小六看向大嫂,见她也跟着回礼,这才又高兴起来,一手拉着温怀良,一手拉着柳姨娘,跟在众人身后上楼。

  柳姨娘为了不让人发觉自己脚上的异样,不得不忍着疼痛上楼。

  春月担心自家姑娘没轻没重的让姨娘伤上加伤,商量着从姑娘手中扶过柳姨娘的手。

  二人走的有些慢,自然就落在了后面。

  温小六同温怀良先到了楼上,还不忘让柳姨娘快些。

  今日这酒楼被温家族人包下。

  一楼是小厮丫鬟用饭的地方,二楼则是男子们用饭的地方,三楼才是女眷用餐所在。

  到了三楼的时候,她们的位置自然是早就被安排好的。

  温家族里过来的女眷并不多,粗粗看去,也不过五个,且都是年纪稍大的妇女。

  分散开来坐着,明显是为了照顾温家一大家子。

  温家众女眷上来之时,那几人同老太太和大太太行了礼,之后才带着人一一坐下。

  老太太自然坐的是主位。

  身侧则是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依次排过去。

  柳姨娘的位置却是排在最末的,温小六这会却是同温怀良一起,坐在了靠窗的那桌。

  恰巧也是老太太她们的这一桌。

  酒楼临着这怀安县城最热闹,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位置又是最好的,自然视野也就很好。

  温小六被温怀良拉着坐在了靠窗的那桌。

  温怀良直接爬上椅子,跪坐在上面,扒拉着窗户,往外张望。

  “呀,小姑姑,外面好热闹啊,好多卖吃食的!”温怀良看着那街边各种小吃摊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温小六因着老太太还有大家都在这里,不好同温怀良一般,身姿不雅的跪坐在椅子上往外看。

  面上装着一派大家闺秀的模样,眼神却不住的往温怀良那边瞟。

  心底也跟小猫爪子轻轻挠过一般,抓心挠肺的痒。

  温怀良喊了半天,没见小姑姑同他一起看那热闹,这才从美食上面收回视线,看向温小六。

  见她端着这幅模样,乖巧的坐着,有些奇怪,“小姑姑,是有教养嬷嬷来了吗?”温怀良凑到她耳边,小声问。

  温小六疑惑的看向他,摇摇头。

  “那你为何要像这般坐着?”说完学着温小六的模样坐好。

  只不过他身型太胖,做起这个动作来就有些搞笑。

  旁边坐着的大太太见了,好笑道:“良哥儿,你这又是在耍什么活宝?”

  “祖母,我是在学小姑姑呀!平日里,教养嬷嬷在的时候,母亲也是这般模样,可今日教养嬷嬷分明未曾在这里,为何小姑姑还要这样坐着?”温怀良看着大太太说。

  圆乎乎的脸上满是奇怪和疑惑。

  他母亲听了这话,脸色羞的通红,恨不得拿手捂上自己儿子那张没有把门的嘴。

  大太太忍着好笑,知道自家这个儿媳妇性子温和,但却有些容易害羞。

  假意瞪了温怀良一眼,“说什么胡话呢,连你母亲都敢编排。”

  说完拍了拍儿媳妇的手,让她不要在意。

  温怀良被瞪了也不在意,又去拉温小六的手,扯着她去看外面。

  这时候正好天色慢慢变暗,街边的铺子开始挂上灯笼。

  不算宽敞的街道,两边的铺子却排列齐整,这么一排红彤彤的灯笼挂上去,不止好看,还添了几分喜庆。

  酒楼里,没有被昏暗的天色影响,各处角落都有火把照亮。

  那火把也不知拿什么做的,火光不止比平日里普通的火把更亮些,也不会很快就燃烧完毕。

  暖红色的火光,为这有些微凉的天气也添了几分暖意。

  温小六却不敢像温怀良那般放肆,转了转眼珠,微微挪动身子,偷偷的往外瞧了一眼,之后迅速的转过头来。

  大太太见她这幅模样,倒有些意外。

  这般年纪的孩子,鲜少有能控制自己贪玩性子的。

  难得小姑娘小小年纪就算心底再好奇,也没有跟她们家那个皮小子一般,爬上椅子往外看。

  温小六见了那外面的场景愈发好奇,只是姨娘教导的话言犹在耳。

  视线不由去找姨娘在哪里。

  就见柳姨娘坐在角落那桌,周围坐的大多都是各房的姨娘。

  还有一个温小六不认识的妇女,那妇女正热情的招呼着柳姨娘她们,说些有意思的话逗趣儿。

  姨娘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并未同那些人一道说笑。

  温小六见此,就要滑下椅子往姨娘那边去。

  转而又想去出门前姨娘教导的规矩,下了椅子之后,规规矩矩的同桌上的长辈行礼,这才拉了拉温怀良的衣袖,“良哥儿,小姑姑去那边坐了。”温小六压低了声音在温怀良耳边说,白嫩的食指,指向柳姨娘那边。

  温怀良不舍的收回视线,“小姑姑,为何不在这里坐,这里能闻到那铺子里飘上来的香味儿呢。”

  温小六虽然也喜爱吃食,但却不如温怀良这般嘴馋,摇了摇头,“良哥儿,你要是不过去的话就同你母亲她们在这里坐吧,小姑姑要去陪自己的姨娘了。”说着就往外走。

  那身后伺候着的负责安排席面的大娘见了,赶忙上前,笑道:“这位娘子,有您这般大孩子专门的桌子,奴婢带您过去。”

  温小六看了看姨娘那边,又看了看这位大娘说的孩子那桌,就见五姐她们都已经在那边坐下。

  只好也跟了过去。

  那头温怀良见小姑姑真的走了,这才赶忙下了椅子,跑向温小六。

  “小姑姑,我要跟你坐一起。”说着上前去拉温小六的手。

  “这小子,如今跟小六儿倒是处的好。”大太太笑着对老太太说。

  老太太也笑着点点头,这样兄妹子侄和睦的关系,自是她们做长辈的愿意看见的。

  “这亲姑侄,血缘关系在那儿呢,自然是不会差的。”旁边坐下的一位妇人笑着说。

  “妹子说的是呢。”大太太也跟着笑了笑。

  这里她认识的人也不多,不过这位,她却是知道的。

  老族长的长孙媳妇儿,八面玲珑的一个人,很会说话,年纪比她小了好几岁。

  听说如今也有了孙子。

  不过三十六七岁的年纪,已经有了两个孙子。

  这温家族中,人丁倒是兴旺,大太太端了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心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