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53章 书肆买笔陡生怒(二更)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27 2020-12-12 20:10:00

  “哦,他们许是正探索为人的永恒追求。”温纶一本正经的说。

  “那为人的永恒追求是什么?”温小六又问。

  温纶默默嘀咕一句:“食色性也。”

  温小六耳朵却好使的很,拉着温纶就开始新的一轮十万个为什么。

  “爹爹,色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吃色呢?好吃吗?”温小六一派天真的问。

  正巧对面书架那边有两个书生也在挑选书籍,听了温小六的话,当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哪里来的小娃娃,如此‘天真无邪’。”分明在说天真无邪时加重了语气,取笑的意味很明显。

  旁边的那位书生更是闷声笑了起来。

  二人特意蹲下身子,从书架的缝隙中看过去。

  恰巧温纶的身影被书架中间的连接处遮挡,那二人只看见一个扎着双髻,那双髻上用粉色的丝带系着,飘落下来几许,身上也是一件奶粉色卦衫,下身穿着一件天青色的褶裙。

  本就白皙的肤色,被那奶粉色衬的更加白嫩可爱。

  一双黑亮如同曜石的双眼,正睁大着往这边看,还带着一抹好奇。

  那二人虽说有意调笑,但也未曾想到对面居然是个这么小的女娃娃。

  长得还这般玉雪可爱。

  可比他们见过的小姑娘还要更加好看。

  特别是那双灵动的眸子,好似会说话一般,清澈幽深,但又干净纯粹。

  因为刚才那点取笑,这下忍不住脸色微红起来。

  到底是书生,接受儒家文化熏陶,自是明白刚才有些失礼。

  “小妹妹,你一个人来的吗?”之前说话的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不是呀,软软跟爹爹一起来的。”说着摇了摇温纶的手,让他低下身子来。

  温纶正拿着拿着书架上的一本游记翻看的入神。

  见温小六让他蹲下,有些莫名其妙。

  蹲下之后,就看到对面两张放大的脸,对面的两个书生也没想到小姑娘会将人叫着跟他们这样对视。

  三人都被吓了一跳,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书架中间的空隙本就不大,这一退,就撞到书架。

  温纶这边都还好,那书架本就靠墙放着,撞上了也不会往下倒去。

  那书生二人却有些倒霉,同时撞上书架,虽说书架做的很大,也有些重量,但两个人同时撞上去,书架就有些承受不住,晃晃悠悠就开始往后倒。

  那二人见了顾不得还未站稳的身子,赶紧伸手去扶书架。

  也幸好对面还有人帮忙,不然这书架倒下去,就如同被推到的多米诺骨牌一般,肯定全都要遭殃。

  书架虽然稳住了,书架上的书却掉下来不少。

  这动静自然惊动了那边坐在桌边正看书的掌柜。

  “这谁干的?”那掌柜眼光如距的看向书架两侧的书生问。

  另一侧的人都甚是了解这位书肆掌柜的脾性,纷纷伸出食指指着那犯了错的二人。

  那二人认错的倒爽快,“何先生,真是抱歉,确实是我二人不小心之过,要罚什么都随您。”

  二人话间的语气,分明不是第一次犯错被老板处罚。

  “怎么又是你们二人?下次要是再在我这书肆捣乱,你们二人以后就别来我书肆看书了!”何先生气冲冲的指着他们说。

  那二人赶紧道歉认错,身姿放的很低。

  温纶见此有些意外。

  读书人,骨子里都有些清高傲气,那掌柜说话语气并不好。

  就算是他二人的错,可也不用这样低声下气的道歉。

  且他们叫他先生,带着些尊敬的意思,这掌柜怕不是一般的掌柜。

  温纶将那本游记拿在手中,拉着温小六往外走了几步,眼神落在何先生以及那两位书生身上。

  “行了,我知你们家今日来了客人,也不为难你们,刚才倒下的书,给我原样放回去就成。”何掌柜摆摆手说。

  那二人惊喜的对视一眼,拱手鞠躬,“小生在此多谢何掌柜。”

  何掌柜摆了摆手,抬步离开。

  其他人见何掌柜这般容易就放过他二人有些不解。

  平日里,不掉一层皮,想从这里走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何掌柜为何今日这般好说话?”有人低语问身侧的人。

  “你没听见吗?刚才何掌柜都说了,他们二人家中有客来了,这才不打算为难他们的。”说话之人有些酸溜溜的语气。

  “什么贵客,还能让何掌柜网开一面?”那人继续问。

  “温府的,你说什么贵客!”语气更加酸了。

  “是了,今日我过来之时,确实见那常年不开门的温府,大门竟然打开了,府门前还停着几辆精致的马车。”

  “现在知道了吧,攀权附势,就连何先生也不能幸免。”

  “我看不至于吧,温家权贵的那支不也很少回来吗?攀上他们有什么用?何先生又不打算入士。”

  “怎么无用?你就瞧瞧那温府的李管家,如不是仗着温家那几位在京中做着官的大人,又怎会如此猖狂?那李管家有个傻儿子,成天除了吃就是睡,连出恭都不会,但李管家却给人家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前几日,听说还给他弄了房小的,不过是个傻子,人家已经有一妻一妾了,哪像咱俩,无权无势,就连银钱,也是空空如也,不然也不用整日泡在这书肆看免费的书籍了,更加不用说娶妻纳妾。”

  “那二位女子怎会肯委身与一个傻子的?”那人满脸的惊诧,似是不敢相信。

  “你说为什么?那傻子的正妻,父亲还是个秀才,肚子里也有些墨水,现下在陵水村那边的学堂当夫子。而那妾室,虽说家世不如那正妻,却也不是什么勾栏院里出来的,而是正正经经待字闺中的女子,只是身在农家,从小做些农活,有些力气,但长得也不差。”

  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不用多说,那人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大家不过平头百姓,天高皇帝远,这里,除了县太老爷,就是温家独大。

  就连县太老爷也不敢得罪温家,那两位女子的家人又怎可能斗得过温府的大管家。

  二人说着就有些唏嘘,很快转了话题,不再说。

  站在那边全都听进耳里的温纶,脸色却不太好。

  他没想到,李管家的胆子居然这么大,不过是个老宅的管家,居然敢仗着大哥的名声作威作福。

  如果这件事真的被有心人做了文章,举到圣上面前,到时候,就算是小事,说不定也会变成大事。

  温纶拉着温小六就要往外走。

  “爹爹,去哪里啊,书还没买呢?”温小六被拉得踉跄了一下,也没抱怨,站稳之后问道。

  温纶这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

  敛了神色,带着温小六又转回去选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