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52章 小意讨好老太太(一更)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26 2020-12-12 14:23:15

  温小六这番话说的认真,听的人却心思各异。

  温纶只觉自己这个女儿心思甚多,且古灵精怪,愈发觉得同他小时一模一样,对温小六的喜爱也愈发多了起来。

  柳姨娘却是已经习惯了女儿这样张口就来的本事。

  只不过也没想到她能在老太太面前,这样面不改色的胡诌。

  老太太却是第一回听到还有这样说自己姨娘的,刚才那点子被打扰的不虞也就散的差不多了。

  脸上又恢复了以往慈祥的模样,冲着温小六招手,“小六儿,来,过来祖母这里来。”

  温小六赶忙上前两步,爬到祖母的软塌上,挨着祖母坐下。

  “祖母,您是不是腰不好?要不软软给您按一按吧?”温小六看了一眼祖母身后的软枕,乖巧的说。

  “怎么,你还会按摩?”老太太挑眉看向她,有些意外。

  就连温纶也意外的看了过去。

  温小六看向柳姨娘,本想说是跟姨娘学的,看到柳姨娘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的样子。

  温小六有点心虚的转头,改了口,“嗯,是秦嬷嬷教软软的。”

  “她啊,想当初,你秦嬷嬷除了有一手好厨艺之外,就是这按摩最让祖母念念不忘。”老太太声音低了些,似是有些怀念的模样。

  温小六不懂,也懂事的没有多问。

  拿开老太太腰部的软枕,真的开始按了起来。

  但她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手上哪有什么力道,且这两日下雨,有些降温,老太太穿的多了些,更是感觉不到温小六的力道。

  只是她这按摩的手法,虽然有些像秦嬷嬷,却又有点不同。

  隐隐感觉似乎比秦嬷嬷的更加有效一些。

  只是到底人小,感受不大明显。

  温小六按了一会之后,老太太就拿了她的手过来,“好了,祖母没事,没得一会把你的手给按酸了。”

  温小六嘿嘿一笑,开始四下打量起祖母屋内的装饰起来。

  不过一会,红云就从屋外进来,见了四老爷和六姑娘有些意外,但也没多说什么。

  福身请安。

  “怎么说?”老太太问。

  “回老太太的话,奴婢去问了李管家,姨娘院子里的份例确实忘了送去,且...”红云说着看了一眼柳姨娘,“...且姨娘与六姑娘的膳食也比其他人要晚了半个时辰。”

  听完之后,老太太神色不变,看向柳姨娘,“你且先回去,此事委屈了你们,自是会给你们个交代。”

  柳姨娘这才站起身,垂手屈膝福身,“是,多谢老太太。”

  老太太挥了挥手,没有再说什么。

  温小六看看祖母,又看了看姨娘,抿了抿唇,决定还是在祖母这里先躲一躲。

  老太太却有些乏了,看着柳姨娘走了,这小丫头还不动,打发了她和温纶回去。

  先出去的柳姨娘却没有等他们,而是直接回了院子,温小六正担心姨娘回去会罚自己,不用跟柳姨娘一起回去到如了她的意。

  “父亲,咱们去哪里呀?”温小六看着温纶牵着自己,却不是往回去的方向走。

  “不是你说要去买毛笔?”温纶扬了扬眉说。

  “爹爹要带软软出去逛市集吗?”温小六惊喜的说。

  “想太多,今日之事,为父还没惩罚你,你还想要去逛市集?”温纶哼了一声,点了点她的鼻子说。

  “为何要惩罚软软?”温小六不觉得自己犯了错。

  “夫子可曾教过你,君子坦荡荡,说谎则是小人行径?”温纶吩咐下人准备马车,上了马车之后说。

  “可软软不是君子呀,软软是个小女子。”温软规规矩矩的坐在马车上,双手交叠着放在腿上,一脸无辜。

  “难道软软不想做个女君子,却想做个女小人?”温纶装作虎着脸问她。

  “可是夫子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又怎能做个女君子呢?”

  “所谓君子,指的不止是一个人的学识,学问,还有其德行;德行有亏之人,自然不能称其为君子。先有德,后有才,这才是一个君子该必备的。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不管男女,知书才能识礼,而无礼则无以立于人世,是以夫子的话,你要辩证的去听,去理解。”温纶摸着她的脑袋温言解释。

  这一番话有些长,温小六一时不太能理解。

  听完之后垂头沉思。

  温纶也不再解释,马车内除了两侧街道不时传来的吆喝声,以及嘈杂的说话声,再无其他声响。

  马车直接驶到了县城中最大的一间书肆。

  这里笔墨纸砚与书籍全都有。

  温纶领着还在思考的温小六下车。

  二人进了书肆之后,并没有人招呼,温纶像是很熟稔一般,进去之后就开始在书架上寻找。

  也不知在找什么。

  等温小六想明白之后,温纶手上已经拿了好几本书了。

  那书名,有些字温小六认识,有些字却不认识。

  “呀,爹爹,这里有没有关于果树的书啊?”温小六突然想起之前姨娘让她自己去找关于桃树为何不结果的答案。

  “这得去问问掌柜的,你要这类的书做什么?难不成软软女君子,女小人都不做,却要去做个女农民?”温纶逗弄她说。

  温小六却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推着温纶赶紧去问。

  温纶此刻脾气倒是异乎寻常的好,也并不计较温小六此时的行为。

  “掌柜的,你们这里可有关于果树种植一类的书籍?”温纶拱了拱手问。

  “有,从这里往前走,直到尽头,那一排最里面的最上一排。”那掌柜视线落在书本上,说话时都未曾抬起眼看一下温纶。

  “多谢。”温纶也不介意,得了回答,拉着温小六往那边走去。

  二人走到掌柜所说的地方,就见两个年轻书生,背对着他们,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书本。

  那处角落光线昏暗,也不知那二人为何要在此处看书。

  温纶拉着温小六上前,正要越过二人,却见那二人像是见鬼了一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手中的书合上塞进了衣袖。

  脸上无故染上红晕。

  看着温纶还尴尬的笑了笑,之后互相推搡着往外走。

  温纶虽然没来得及看清楚他们看的什么书,但就这个鬼鬼祟祟的模样,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书。

  温纶拉着温小六继续往前走。

  温小六却扯了扯温纶的手,“爹爹,为什么他们看的书上有小人画啊?而且那些人为何还不穿衣裳?”

  略显天真的语气,让温纶忍不住扶额。

  没想到他没看到,他女儿居然看到了,刚才还有些同道中人的想法,现在只想将那二人拽过来揍一顿。

  要看那不正经的书为何不回家看,却要躲在这里看。

  无端污了他女儿的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