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44章 陈家主仆皆跋扈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212 2020-12-05 19:34:29

  底下的这番动静,楼上自是有人听见。

  二楼三楼的屋子,都有灯光亮起,睡在一楼通铺的下人也有些起来了。

  见了这光景,有机灵的,转了个身,往后院跑。

  “大老爷,大老爷,大事不好了!”那小厮拍门喊道。

  声音不敢太大,又怕正睡觉的老老爷听不见,急的手脚不停抖动。

  修齐睡在大老爷的隔壁,听见声音,拉开房门,语气有些不高兴,“怎么回事,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

  “修齐公子,大事不好了,前头来了十来个人,凶神恶煞的说要在这客栈找人,如今已经上楼了,您快叫大老爷过去瞧瞧吧!别一会惊扰了老太太她们。”那小厮也顾不得行礼,疾步上前说道。

  “我跟你去看看。”修齐说完,回房将外衣穿好,拉上房门。

  正要跟着过去,就见大老爷身上已经穿好外衣,拉开房门就要出来。

  “大老爷。”二人赶紧行礼。

  “走吧,带我去看看。”大老爷面色严肃,率先往前走。

  那小厮平日不过是在外院做杂活的,这次会带上他,还是因为之前赶车的车夫不知怎么摔了腿,知道他会驾车,这才让他过来。

  大老爷平素就没怎么见过,前两日,看着挺温和一个人。

  如今肃着脸,身上多年浸润的官威,不自觉的露了出来,那小厮这才想起大老爷身份不凡,是京中的二品大员。

  “还不快跟上!”修齐见他站在后面发愣,皱眉出声提醒。

  “是,是。”说完赶紧跑上前去。

  三人到了前头,那一行人已经上了二楼。

  而二楼住着的三老爷还有一干小的,此时都站在了各自的房门前,询问在跟前伺候的下人怎么回事。

  老太爷年纪大了,本就觉轻,这会已经醒了,坐在床上,却没有起身的打算。

  吩咐屋里伺候的随从出去看看。

  走廊上本就站了好些人,那七八个人一上来,更显拥挤。

  “你们大半夜的将人吵醒,这是要干什么?”三老爷站在前头,看着走在最前面的那人,大了嗓门质问。

  “我们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滚开!”男子冷哼一声说,半点没将三老爷放在眼里。

  三老爷虽说不怎么得老太爷喜欢,但好歹是温家子弟,在外,大多都是奉承他的,何曾遭遇过这样的对待。

  当下就要撸了袖子跟人理论。

  “三弟。”

  楼下传来的声音,让三老爷顿住,看了下去,就见大老爷顺着楼梯往上走。

  这个时候,店小二早已点了油灯,虽然光线还是暗淡,却比之前亮了不少。

  “大哥,你过来了正好。这些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吵吵闹闹将我们弄醒,半点歉意没有不说,还口出狂言,大哥你可不能不管。”三老爷见了大老爷,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当下就开始告状。

  “三弟你先回房,这件事我来处理。”大老爷没有理会他说的话,挥了挥手,冷着脸说。

  三老爷到底不敢违逆大老爷的话,瞪了那不知为何眼神看向正往上走的大哥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温大人。”那人阴阳怪气的喊了一声。

  “贺大人。”大老爷站定之后跟着喊道。

  二人都没有给双方行礼的打算。

  站在身后的修齐,将走廊上的温家子弟劝进房内。

  很快就只剩下那八人,和与之对峙的温大老爷以及站在后面的修齐。

  那小厮在进了大堂之后,就被修齐挥手让他退下了。

  “不知贺大人到此所为何事?”大老爷看着他,双手背在身后,缓缓问道。

  “本官所为何事想必温大人心知肚明。”姓贺的男子似笑非笑的说。

  “贺大人此言差矣,本官也不是贺大人肚子里的蛔虫,如何就能对贺大人的目的心知肚明了?”大老爷慢悠悠的说完,看了一眼贺大人,之后又继续,“不管这目的为何,贺大人此番作为,也不知皇上是否知晓?”

  贺大人脸色微变,冷笑一声,“温大人也不用拿皇上来压我,如今本官会出现在这里,就是皇上的意思,所以还请温大人配合。”

  说完转身,往前走,直至到了最里面一间房的门口,抬手挥了一下,“搜。”

  一声令下,后面的人开始一扇门一扇门的推门。

  也没有敲门的打算。

  “贺大人,你别太过分了,无端派人搜查本官家眷的房间,这事儿就算是皇上派你来的,也该有个理由!”大老爷让修齐上前拦住他们,对着贺大人也冷了脸色。

  “这话,温大人还是留着跟皇上说去吧。”那贺大人却像是无所畏惧的模样,让人继续。

  大老爷见他这番作为,怒意翻涌,脸上气的青一阵白一阵。

  没想到这陈家父子,在外恶霸行径相同,皇上赐下的侍卫也变得这么嚣张。

  内心忍不住对陈家不满。

  八个人,修齐一人自然是拦不住的,已经有几间房门被推开。

  里面住的是温家的小辈,其中就有温小六的六哥,也就是四太太的儿子温子明。

  温子明平日在族学时,因为大家大多有些捧着他的意思,难免性子有些傲气。

  如今见了这些人粗鲁无礼的行为,让他愤怒不已。

  当下指着推开他房门的人说了起来,“圣人云:不学礼,无以立,礼之用,和为贵。你们这些人,随意对他人房间破门而入,岂能为学礼之人!且我祖父曾是当今太傅,如今你们此番作为,是对圣上的师长不敬吗?”

  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说的脸红脖子粗,倒是将那推门而入的人给唬的一愣。

  那人反应过来之后,将指着他的温子明的食指伸手握住,向上一掰,冷了脸色,“哼,不过是只做了半年的太傅,你祖父都未曾说什么,你个毛头小子还敢教训我,也不看看我们大人是谁!”

  “啊,放,放开,你放开我!”温子明痛呼出声,手指像是被掰折了一般,已经不能动弹。

  而早已听见外面一番动静的陈小公子,正咬牙低声让小厮帮他打掩护,不让那些人发现。

  可屋子就这么大,这房间也不临窗,只能从门口出去,要藏也没地方可藏。

  “要你有什么用,废物!”陈公子揍了几下小厮,不觉得解气,又拿脚踹了几下。

  ——分割线——

  作者君:要你有什么用,废物!求个红豆都不会!

  陈小公子:你行你上啊。

  作者君:不好好求红豆,小心让你狗带,哼!

  陈小公子:除了会威胁你还能干点啥?....(嬉皮笑脸)小天使们,来来来,都来投红豆了,投一个,小爷给你们比个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