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39章 四太太肃言教女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71 2020-12-02 20:45:14

  温家家规第十六条,是专门针对女子出门在外时的言谈举止要求进行制定的。

  温声细语,不得张扬;

  低眉敛目,不争口舌;

  闺中女子,幕篱遮面;

  男女有别,恪守本分;

  .........

  四太太自与温家定亲起,这温家家训却是早已熟背。

  但女儿温玥,从小娇惯,四太太只当女儿总要出嫁,并未多做要求。

  且内心里,总有些瞧不上温家那约束女子的各种条框规矩。

  虽说温家书香传家,但骨子里却比那皇家贵族,还要瞧不上女子。

  大太太随着大老爷常年在外还好些,像她们这些身处后宅,整日活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行差踏错一步,即会被训斥。

  温玥如今不过七岁的年纪,四太太自是不想让她太过辛苦,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平白多了这许多规矩的约束,没得让孩子天真的天性也全都磨没了。

  只是如今看来,温玥的小性子,使的越发没有分寸了。

  四太太铁了心要约束一些温玥,自然也就不会再心软留情。

  “出发前,娘就同你说过,出门在外,不比家中,凡事多忍耐些,有什么事,等回家了再说。你祖父为人最重脸面,家中规矩又甚严,如是在外出了岔子,辱了温家的名声,别说你祖母不放过你,就是你祖父,也不会轻易饶了你。”

  “今日之事,你祖母因着大家都累了,并未责罚于你,并不是表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这往后的日子,你要是再像今日这帮莽撞不知事,即便是母亲,也无法保住你了。”

  四太太脸上一片严肃,语气有些重,温玥听完,愣愣的看着她,也不知反应过来没有。

  只是脸上带着些许惊吓的模样。

  “娘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四太太问她。

  “娘,玥儿不是很明白,娘的意思是让玥儿以后都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吗?”温玥苦着脸看向四太太,又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玥儿,如今你已不是三四岁的小娃娃了,夫子难道没教你知书识礼的道理吗?你既已读了书,识了字,自是该明白,这‘随心所欲’四个字,从来不是女子应该拥有的。”四太太声音有些低,语气微微惆怅。

  温玥不明白她母亲的这种情绪是为何,只是有些忿忿不平。

  为何女子不能随心所欲?

  她见过舒暮雪在学堂的样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连夫子都不怎么敢说她。

  为何舒暮雪可以,她就不可以?

  温玥对这种不公平待遇不服气,但母亲严肃的样子又让她有些害怕。

  只好敷衍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四太太如何看不出她敷衍的态度,只不过有些事,不是一蹴而就的,这样的观念,要想一次性让她改过来,根本就不可能,只能是慢慢教导。

  不过,这一次的出行,却不能再出岔子。

  四太太想到此,忍不住肃眉再叮嘱一番:“既然知道了,那从明日开始,就由蔓草跟着你,我会跟她说,让她注意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如是再有不妥之处,蔓草出言提醒,你必须听从,听到没有?”

  “知道了。”温玥拖着声音回答。

  “行了,你先去洗漱一下,等会该用膳了。”四太太说完叫了温玥的丫鬟进来伺候她洗漱。

  另一边,温小六下了马车之后也没回房间,而是跟着马车,看着他们将马车牵引进马厩,之后又拿草料喂食马匹。

  站在马厩里,也不嫌弃里面的脏乱,看的兴致勃勃,完全没有要回房的打算。

  偶尔还会伸出小手,去摸一摸那乖巧的吃着草料的高头大马,也不害怕。

  “姑娘,咱们回房吧,姨娘这会该等着您了。”夏枝在旁边劝着。

  “夏枝姐姐,你看这马匹,多有意思啊,长得又高大,又好看,而且它吃东西的时候,嘴巴一动一动的,像这样。”温小六说着,学了一下马吃草时的动作,“多好玩啊。”

  夏枝虽然觉得她们家姑娘学的很好笑,但这是在外面,让别人看见终归不好。

  忍了笑,赶紧拦住温小六,“姑娘,可别再做这样的鬼脸了,咱们真的该回去了,一会让老太爷他们看见就不好了。”

  温小六看夏枝着急的模样,小大人一般的叹了口气,伸手牵了夏枝的手,“好吧,夏枝姐姐,我们回去吧。”

  夏枝这才笑了一下,紧了紧温小六的手,“嗯。”

  她们家姑娘,虽说调皮一些,却大多数时候都很懂事,也很体贴人。

  二人进去,走到一楼的楼梯前,正好遇上大老爷带着一个人往楼下走。

  “这是,小六儿?”

  “大伯。”温小六福了福身,声音又软又脆的喊。

  身后的夏枝也赶紧跟着行李,“大老爷。”

  “嗯,小六儿这是干什么去了?”大老爷笑着问。

  “夫子说,不能做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所以软软就去看马车夫叔叔们是怎么喂养那些很辛苦的拉着我们的大马啦!”温小六扬着小脸,认真的说。

  夏枝垂头站在身后,忍不住内心吐槽,分明是姑娘自己好奇贪玩,如今还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这样的事,温小六不是第一回做,夏枝也乐得她能自己为自己的行为找好借口。

  站在后面不动,也不说话。

  果然,温家大老爷听了之后,哈哈一笑,抬手揉了揉温小六的头顶,“做得好,看来小六儿的功课学的不错。”

  温小六对于大伯这种一高兴就揉她脑袋的行为有点不高兴,但想着大伯不常回家,且她跟大伯也不太熟悉,就没有出言抗议。

  只是点点头,一副认同的模样,“嗯,夫子经常夸软软聪明。”

  聪明是聪明,就是太聪明了些,夏枝幽幽的想。

  而且她敢肯定,学堂的夫子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温大老爷见她如此不谦虚的模样,更加好笑,身后的修齐也忍不住弯了嘴角笑。

  大老爷内心忍不住想,他这个最小的侄女儿,脾性倒是跟老四有些像。

  老四小时候也是这么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聪明,但也很淘气。

  这小姑娘看着倒还好,也是,女孩子,怎么也该淑女些。

  “好了,回房吧,用了晚膳早些歇息,明日还得赶路。”温大老爷说了一句之后,带着人往外走,也不知是去做什么。

  温小六见他离开,赶紧伸手扒拉两下自己被弄乱了些的头发。

  捋顺之后,这才提着裙子上楼。

StrayS

为什么最近大家都不投红豆了呢?   果然爱是会消失的对吗?对吗?对吗?   (开启暴风洒泪模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