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31章 名字奇怪的铺子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44 2020-11-26 22:14:12

  “温玥的事儿,等过了清明回来再说。”老太太开门见山。

  温纶停顿一下,之后耸了耸肩,“如您所愿。”

  “小四儿,你大哥二哥如今都有官职在身,你就真的不打算再考了吗?”老太太忍不住又老生常谈。

  “娘,您能别叫我小四儿了吗?我都多大了...”温纶满头黑线。

  “多大不也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叫不得了,混小子。”老太太啐他。

  “您好歹也给我些面子啊!”

  “面子是自己挣的,怎能指望别人给你?要想让我不叫你的小名儿也可以,你要是能老老实实的同你大哥二哥一样,将功名考取回来,再让你大哥给你谋个清闲些的官职,你让我叫你祖宗都行。”老太太苦口婆心的劝说。

  “您这话说的,让我更加没了那考取功名的想法了。”温纶毫不在意的说。

  这样的话,他听了不知多少遍,耳朵都快长了茧子。

  永远都是换汤不换药。

  他这混不吝的模样,让老太太见了无奈,干脆不再多说,“就在娘这里用晚膳?”

  “不了,您要没事儿了儿子还得去趟书房,儿子就先退下了。”温纶说完不待老太太回答,就施了礼转身出去。

  重新回了书房的温纶,拿起之前那本还未看完的书继续研读。

  那认真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他是在做什么学问。

  近前看去,那书的封面上,写的却是《梦境缘》三个字,里面描述的,是一个与这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在拥有蔚蓝色大海的另一边。

  那里的人肤色白皙,鼻梁高挺,就连眼睛,也是如同大海一般的蓝色。

  直到屋内的光线变暗,温纶这才将手中的书本放下。

  内心隐隐升起一股莫名的激动豪情,好似那书中的人、景,历历在目。

  靠在椅背上,眼神望着远方的虚空处,脸上有淡淡的因为激动而升起的红晕。

  半响之后,温纶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将书塞在怀里,拉开房门出去。

  门外站着他的小厮,温纶没出来时,头一点一点的正打着瞌睡。

  听见开门声,瞬间惊醒了过来,“四老爷,您忙完了吗?咱该去用膳了吧?”

  刚好做梦梦见一大桌子好菜的小厮,忍不住擦了擦嘴角,脱口而出。

  “用什么膳,走了,爷带你去快乐快乐!”温纶心情很好的一挥手,大踏步往前走。

  “可是老爷,奴才现在,就觉得有好酒好菜就是最快乐的事了。”小厮摸了摸空瘪瘪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瞧你那出息,跟着爷,爷什么时候让你饿着过?”温纶伸手敲了敲他的脑袋。

  “那倒是,嘿嘿。”小厮笑的憨厚。

  二人出门之后,温纶也不往别处去,目的明确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小厮看着越来越安静的街道,有些奇怪,他们家老爷甚少来这条街,今日怎会突然想起来这边的?

  这条街上,不是镖局就是行脚商人的落脚处,比之南城的繁华,明显要萧条的多。

  且镖局的人,一个个人高马大,身彪体壮,看着就有些吓人。

  与他这老爷弱不禁风的书生样子,可完全不同。

  小厮脑袋不住的往两侧张望,见着其中一家镖局门口,正有人上货。

  那大汉见小厮鬼鬼祟祟的模样打探,铜铃般的眼珠一瞪,吓得小厮差点三魂丢了七魄。

  心神未定的回头,就要去劝说老爷回去。

  接过却看见老爷进了一家铺子的门。

  那铺子的匾额上,写着“行路”两个字。

  小厮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人叫这样的名字?

  这到底是个做什么的铺子?

  跟在温纶身后进去,就见里面只有柜台前站着一位四十来岁的掌柜。

  手中拿着一本书,正摇头晃脑的喃喃诵读。

  “石安,你在外面等我。”温纶见他跟着进来,说了一句。

  “是,老爷。”石安心下虽然疑惑,但老爷的命令,他也不敢不遵从。

  温纶进去之后,跟掌柜打招呼:“掌柜的,不知谢老板可在?”

  “你说他在,他便在,你说他不在,他便不在,在与不在,皆由你。”掌柜晃着脑袋,眼睛没有离开手中的书,说的满脸高深。

  “那想必谢老板是在的?”温纶试探的问。

  “何须问我,自是在客官心中。”

  “.......”这是打的什么哑谜,温纶有些不耐烦。

  “你们不做生意了?”温纶伸手在柜台桌面敲了敲问。

  “这不是正在做!”掌柜将书放下,看向温纶,说的一脸认真。

  “这就是你们做生意的态度?”

  “做生意需要何种态度?难不成还有明文规定?”那掌柜状似不解。

  温纶懒得再跟他废话,从袖中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这是五十两,我听说你们这里做的生意,是可以带着人全国出游的?”

  “没错,客官想要什么类型的服务,我们这里都有,任君挑选。”说着从柜台下面抽出一个用针缝制起来的似账本一般的东西。

  翻开来递给温纶。

  就见上面写着游览不同地区的路线,时间,以及价格。

  温纶也没想到,这里居然真的有这种服务。

  原本今日也不过是因着那本书,心血来潮想要试一试,未曾想,那日偶然得来的关于这家铺子的消息,居然是真的。

  随意的翻了翻册子上标注的地点。

  他想去的地方,不是这些,而是那远在海洋另一端的彼岸。

  将册子合上,“请问掌柜,不知你们这里可否提供海上游览?”

  掌柜听到这海上一词,也不诧异,只是没什么表情的摇头,“本店暂时还未开展此项事项。”

  就连册子上的那些游览路线,也不过少有人知道。

  且一次接单所需花费的时间,至少一个月。

  而他们的铺子,请的人,不超过百人,能够同时提供服务,最多也不过三个团体。

  温纶有些失望,不过既不能去海外,要是能出去看些其他风光倒也不错。

  “银子先放这儿,清明之后我再过来。”说着就要离开。

  走了半步,那沉甸甸的荷包,就被掌柜扔进了他的怀中。

  温纶下意识的伸手接住。

  “本店奉行银货两讫,定金五成,公子如是需要,再来即可,大可不必将银子如同烫手山芋一般扔出。”掌柜说完之后,重又拿起桌上的书,看了起来。

  温纶掂了掂手中的荷包,嘴角一笑,将荷包重新塞进袖子里,转身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