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23章 谢家三爷被催婚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382 2020-11-18 21:50:02

  春月将茶泡好,里面除了菊花,还放了些枸杞,又加了冰糖,这样姨娘才肯多喝一些。

  菊花的香味散发出来,满室飘香。

  闻到熟悉的香味,柳姨娘这才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

  冬灵赶紧上前帮她按摩。

  春月则倒了茶过来,放在姨娘桌前离得稍远一些。

  “姨娘,奴婢去看看厨房那边,正好给姑娘送点吃的过去。”春月福身说。

  “去吧,不过这个时辰了,让她少吃些,省的一会又吃不下晚膳。”柳姨娘挥挥手。

  顺便让冬灵停手,低了头继续。

  春月答应“是”之后福身出去。

  -

  谢府。

  谢三爷一屁股坐在母亲屋子里的椅子上,两腿长伸,坐姿极为不规矩。

  “怎么,让你去巡个铺子就这么累?”谢老太太端坐在上位,看着她这总也不肯成家的小儿子,越看越碍眼。

  “巡铺子自然不累,但跟一群脑袋不灵光的人谈生意,实在无聊。”欠扁的语气,有一种无形中的炫智。

  谢老太太瞪他一眼,“你那说的什么混账话,叫你去谈生意的,哪个不是做生意多年的长辈,由得你这么说?”

  “我说实话您又不愿意听,不说您又要追问,您说您想让我怎么办吧?”谢三爷双手一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你个混账小子,我想让你怎么办?你要是现在能给我娶个媳妇儿回家,你干什么我都不管你了,只要你不杀人放火残害他人。”说起这个谢老太太就满肚子的火,真是越想越恼火。

  已经二十五六,却还拖着不愿意成家。

  相看的姑娘,都不知凡几,却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

  这个嫌弃长得矮,那个嫌弃说话太慢,再不然就是长得不好看,或者太胖。

  总之,不管你找个什么样的女子过来,他都能给你找出个理由不同意。

  谢老太太为了这事儿,觉得自己本就斑白的头发,现在已经有了要全白的趋势。

  “娘,这成婚成的是两姓之好,难道您想让我随便找个姑娘成婚,之后吵吵闹闹一辈子?”谢三爷神色微微认真,伸长的腿也收了回来。

  老太太见他这个模样,收敛了怒意,微微叹口气,“我也不是硬逼着非要让你今日或者明日就成婚,只是你好歹尽心些,之前媒婆来说的那些姑娘家,哪家不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为何你却总也瞧不上眼?”

  “我如今却是不知道你到底要找个什么样的天仙才肯成婚了!”

  “您不是最信缘分二字吗?这缘分到了,儿子自然也就会成亲了,您就不用再操心了,您要是再多长几根白头发,爹到时候该拿家里的菜刀砍我了!”谢三爷开玩笑说。

  谢老太太脸上微红,嗔他一句:“说什么浑话,连你爹都敢调笑。”

  “对了,淮南街那边一家卖点心的铺子今儿卖出去了。”

  “嗯?卖给谁了?”谢老太太虽然不怎么管家里的生意,但耳濡目染这么多年,就算不懂,也大概知道一些。

  淮南街那边,因为没有宵禁,夜晚很热闹,卖吃食是最赚钱不过的,怎么会突然将铺子卖了。

  “那铺子您也知道,原不打算卖的,但掌柜年纪大了些,要回家颐养天年,咱们家虽说要找个掌柜很容易,但那铺子并不只是卖吃食,到底不是一般的掌柜能够接的下来。算来算去,大哥和我都觉得这铺子有跟没有,差别并不大。”

  “咱们本也不是靠着那点小钱过活。”这话虽有些狂妄,但谢三爷说的却是事实。

  谢家的生意,遍布全国。

  最赚钱的,却不是这些零零散散的吃穿住行一类的店铺。

  而是他们家开采着几座矿山。

  这事儿朝廷自然也知晓,谢家人也乖觉,铁矿是乖乖献了出去的,没有握在手上。

  但这金矿跟银矿,却是跟朝廷分成的做法,而他们挖的这些矿石,只能做成首饰售卖,并不能制造成货币,但这制造货币的作坊,却是被他们承包了的。

  他们家最大的进账,几乎都是来自这几座矿山。

  “这话说的倒是,你还没说那店到底卖给谁了?”谢老太太拉回扯远的话题。

  “温家。”谢三爷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娘说。

  谢老太太这才有些意外,“怎么会是他们家?”转念想起什么,脸色一变,“你忘了之前发生的事了,怎么会将铺子卖给温家的人?”

  “再者,温家又怎么会需要买铺子的?他们家可是士族!”老太太不解的看向谢三爷。

  “您放心,买咱家铺子的,儿子都打听清楚了,不是温家做主买的,是温四爷的那位姨娘,让自己的嬷嬷去买的,旁人并不知晓。”谢三爷刚打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兴味。

  温家的人,最是不屑与商贾之家来往,他的那个小侄子,如不是因为少年天才,也断不可能会被温家收入族学。

  但这样的家族,却偏偏有人背着大家长置办私产。

  胆子不可谓不大。

  好在她们还知道掩饰。

  并没有打出温家的旗号。

  “温四爷的姨娘?莫不是那生的女儿,行六的那位?”谢老太太有些不确定的问。

  “娘亲英明。”谢三爷笑嘻嘻的拱手弯腰作了个揖。

  “行了,你就别打趣你娘了。”谢老太太拍他一下。

  “今日,她生的那个小姑娘,听说替咱们家金儿解围来着?”

  “这事儿我也听说了,那小姑娘倒是挺有意思,与一般的世家千金不太一样。”谢三爷一副挺欣赏的模样。

  谢老太太眼神有些危险的看着他,“你可别打人家小姑娘的主意!”

  “娘,您想哪儿去了?我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去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心生邪念!”谢三爷哭笑不得。

  他娘这是疯魔了不成?

  见着他对哪个女子感兴趣,就以为他是喜欢人家吗?

  “不是就好!要不是你老是不成亲,为娘我也不用整日提心吊胆的,担心你看上稀奇古怪的人带回来。”老太太瞪他一眼。

  “说起这个,我今儿才知道,原来金儿总在学堂被人欺辱,这事儿咱们总得想个法子解决了,不然我这都不放心金儿去进学了。”老太太神色担忧。

  谢三爷敛了玩笑的模样,正色道:“娘,这条路是金儿自己选的,既然他选择不将这些事情告诉家里,并且还愿意继续去学堂,那咱们就不能插手。”

  “况且民不与官斗,以咱们家的家世,虽然并不惧温家,但这金陵城可并不止温家,那学堂也不是只有温家的子弟。”

  听了这话,老太太又何尝不知,可她那孙儿打小就让人心疼,在外受了委屈,回来居然一声不吭,就连春剑那孩子也什么都没说。

  要不是今日看金儿神色有些高兴的模样,差了人去打听,说不定到如今都还不知她们家宝贝的孙子,在那学堂过的是这般水深火热的日子。

  最终老太太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谢三爷见老太太神思有些恍惚的模样,跟老太太身后站着的嬷嬷使了个眼色之后,轻手轻脚的溜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