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22章 世家商贾难调和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11 2020-11-17 22:15:55

  秦嬷嬷的话,柳姨娘可能不太清楚。

  但春月刚因之前的事罚过秋霜,心思一转,就有了猜测。

  脸上也同嬷嬷一般,有些担心起来。

  他们家,是从不与商贾之家来往的,就连谢家那位幺儿,也不过是因才学入了老太爷的眼,这才破例招进了族学。

  为此,谢家没少往温家送好东西。

  但老太爷明令阖府上下,谁要是拿了人家的好处,那就打发了卖出去,金额数量大的,可以直接乱棍打死。

  可财帛动人心,那个时候,谢家还不知温家有这条规矩。

  出手大方,就有小厮经不住诱惑,私自昧下钱财。

  那小厮拿了钱财也不知收敛一些,居然胆子大了去赌钱,这才被管家发现,报了老太爷。

  如今家里管事的,虽然看着是老太太,但这规矩是老太爷定下的。

  人自然也是带到了老太爷那边。

  那小厮正赌上了瘾,被抓之后还不知所为何事,反抗不已。

  到了老太爷跟前,这才老实下去。

  招的很快,毕竟证据已经摆在那里。

  之后那小厮的下场....

  到现在,春月都还记忆犹新。

  老太爷让管家将阖府上下的下人,全都叫到了三房的院子里——因这小厮是三房底下做杂事的。

  三老爷不在府上,三爷的院子是三太太当家。

  当时三太太脸上清白一阵,难看的样子,比之那日姨娘生产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柳姨娘这边的几个丫头,因着姨娘不得宠,站的位置被人顶在了最前头。

  亲眼看着那小厮,被活活仗责而亡。

  臀部,背部,全是血肉模糊。

  流下的血水,顺着长凳往下,慢慢流淌,晕染,那块地板上,被一片鲜红铺满。

  还有从尸体上不断滴落的血珠,溅在地板上,鼻子里除了血腥味,再也闻不到其他味道。

  事后她们几人回了院子,有好几天都不曾吃得下饭食。

  睡梦中噩梦连连,一睁眼醒来,眼前似乎还是血淋淋一片。

  自那以后,家中再也没有出过相同的事情。

  也是出了这件事之后,谢家人才知道,原来温家家规如此之严,遂不再做些平白会惹人丢了性命的事情。

  听说那小厮的家人,最后还得了不少谢家送去的银子。

  温家,虽然明着看起来是家规严格,但实则是老太爷不喜与商贾之人来往。

  连带着家里其他房的人,都不会与谢家有往来。

  今日之事,虽然姑娘还小,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传到老太爷他们耳中毕竟不好。

  且温家重规矩,男女七岁不同席,这是必然要遵守的。

  而姑娘今日贸然去与那么多男子争执,目的居然是为了帮谢家的小公子说话。

  这件事,春月现在想起来,突然又觉得对秋霜还教训的轻了。

  她是个从不爱动脑子的人,必然也不会联想到老太爷不喜商贾之人上面。

  就算是之前出了那样的事,秋霜也根本就没懂老太爷的深意,不过单纯以为不能收受贿赂。

  春月忍不住看了一眼秦嬷嬷。

  恰巧秦嬷嬷也看了过来,见她脸上担忧,做了个安抚她的眼神。

  春月这才放心一些。

  秦嬷嬷不是普通的嬷嬷,她看事情长远,见的东西也比她们要多,既然嬷嬷说不用太担心,那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柳姨娘不知早上还有这么一出,当然也就没往这方面上去想。

  只是隐隐觉得,会不会是因为知道嬷嬷她们是温家的人,所以这才出手相助。

  而温小六也因为被罚,忘了之前自己‘英雄救美’的故事了,不然她是肯定要将这事儿说给自己姨娘听的。

  秦嬷嬷示意春月将早上发生的事跟姨娘说了。

  这才分析道:“许是谢家小公子回去之后,家中的长辈知道了这事儿,又正巧遇上老奴跟春月二人,这才出手相助,算是还了姑娘的情。”

  “这事儿只要没出什么岔子就行,想必谢家也不是多嘴多舌的人。”柳姨娘对于女儿的那番做法倒没说什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谢家是商人世家,但她可从来没有看不起商人的习惯。

  金钱,有时候能买来许多你意想不到的东西。

  “姨娘说的是。”

  说完这事儿之后,嬷嬷就转身出去了。

  秦嬷嬷在这个院子里的地位,是不同于普通下人的。

  她不止需要管教这院子里的丫鬟仆妇,还需要照管柳姨娘的生意。

  这生意是柳姨娘平日里做些手工活计攒下来的银钱,之后慢慢兑换成的铺子。

  如今柳姨娘手上的铺子虽不多,但也攒了有三个。

  吃穿住行,如今已经有了吃、穿、住。

  铺子里的生意还算不错,每月的进账也可观。

  只是这瞒着家中私自经营,不被人发现还好,要是被人发现,那这下场....

  虽是这么想,但院子里知道的几个人,却从没放弃的打算。

  如果不是姨娘做的这生意,说不定她们还过着如刚开始姨娘生产完之后那般清苦的日子。

  不是这样姨娘也不会落下病根,人一到冬天,甚至连屋子都没办法出。

  整个人手脚冰凉,屋里的炭盆必须一个时辰不落的燃着。

  “姨娘,您今日已经绣了好几个时辰了,歇歇吧。”冬灵将分好的线整理好之后说。

  “不用,手上这个已经没剩下多少,今日绣完,也不用再惦记着怕弄脏了。”柳姨娘头也没抬的说。

  她的绣法其实跟这边绣法不太一样。

  她学的是正统的蜀绣,但这边却是苏绣的绣法。

  还好都是刺绣,学起来并不难。

  但她绣花仔细,一件绣活,别人许是两天就完成了,柳姨娘却需要三天。

  只是绣出来的成品却能看出来比其他人的精细。

  这也是为什么三太太要让柳姨娘绣嫁妆的其中一个原因。

  冬灵听了跟春月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她们姨娘就是这个性子,劝不听。

  除非姑娘在这里,还能说得一两句,让姨娘听一听。

  见姨娘打算继续绣下去,春月轻手轻脚的转身出去。

  因为怕姨娘常绣花,会将眼睛给熬坏了,所以她们这里,经常备着晒干了的菊花。

  多半都是用来给姨娘喝的。

  只不过菊花这个东西,性凉,也就春夏秋这三个时节会多喝一些,冬日里,却是不敢给姨娘喝的。

  所以冬日,她们也基本上不让姨娘动针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