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21章 买铺子谢家相助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17 2020-11-16 22:49:20

  温小六规规矩矩的在椅子上坐好。

  之后面对着姨娘,开始她的‘表演’。

  “今日之事,软软确实不应该让暮雪用蛇来吓唬五姐,软软已经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温小六嗓音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娇脆,听在耳里,如同棉花糖一般,软软的,甜甜的。

  “嗯。”柳姨娘看她一眼,点点头,示意她继续。

  温小六掰着小手指,继续说:“第一:五姐不要我好心给她的糖果,还将其打落在地,这件事本是她的错...”温小六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瞄了一眼姨娘,发现她没有生气之后,这才继续。

  柳姨娘内心有些好笑,就算是这个时候也不忘记扯上温玥来自证清白。

  “但我错在不应该让外甥女暮雪去拿她心爱的宠物小白来吓唬五姐,以致让五姐大声尖叫,最后先发制人的告状给夫子,而夫子不分青红皂白就惩罚我跟外甥女,这却是夫子的不公。”

  柳姨娘没有说话,这个地方,温小六说的并没有错。

  学堂的夫子,没有问清事情经过,就武断的认为温小六与舒暮雪二人欺负同学,扰乱课堂,虽这两件,她二人都有做。

  但不问事情缘由,即惩罚二人,说明这夫子,并不是很尽心。

  温小六见姨娘没有拿这件事训斥自己,有些得意的继续往下。

  “这第二嘛....”温小六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冬灵看过去,嘴角忍笑,没想到她们家姑娘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嗯?”柳姨娘看过来。

  温小六赶紧坐好,装模作样的学着夫子说话时,清了两下嗓子,“第二,就是我跟外甥女,嗯,平日太过顽劣,以至于夫子对我二人印象不好,这才会被五姐一告状,我二人就功成身退了。”

  说的支支吾吾的,但也算是认清自己往常行为不妥了。

  “乱用什么成语呢?”柳姨娘内心虽觉得她认错态度不错,但这最后结束了,还得来个惊喜,也不知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作不懂。

  “不是功成身退吗?那光荣牺牲?”温小六眨着一双如珍珠般黑亮的眼珠,不解的看着柳姨娘说。

  “你觉得你跟暮雪二人光荣吗?”柳姨娘边将手中的线绞断,边问她。

  说到这个,温小六就蔫了起来。

  耷拉着肩膀,慢吞吞的摇头。

  “好了,既然知道错在哪里了,那就去把夫子布置的任务做完,之后从今日开始,每日新增一个时辰的学习时间,既然你性子跳脱,那这次,咱们就学习能静心的东西。”柳姨娘头也没抬的说。

  本就耷拉的肩膀,更加垮了下去。

  温小六脑袋搁在桌子上,满脸的生无可恋。

  沮丧一会,还是溜下椅子,去叫在屋外站着的秋霜。

  进了书房之后,拉着秋霜继续给她念上午没有结束的故事。

  温小六走后大约一个时辰,秦嬷嬷带着春月进屋。

  “姨娘,铺子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这是契书。”说着将一份印有官府官印的纸张递给柳姨娘。

  柳姨娘放下手中的东西,拿过契书,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这跟现代的契约书也没什么区别。

  “春月,你帮我放进我的那个玲珑盒里吧。”将东西又交还给春月。

  “是。”春月福身,之后进了内室,掀开柳姨娘床上的铺被,‘咔嚓’一声,也不知春月按了什么地方,床头处中间位置的床板就弹了起来。

  春月从里面拿出一个长形盒子,盒子很高,看着有三四层的模样。

  每一层上都挂着一把小巧的同心锁。

  春月拿出钥匙,将最底下那层打开。

  能看到里面放置的都是契纸一类的东西。

  春月小心的将东西放进去,之后锁好,将盒子放回原处。

  又仔细的整理好姨娘的床铺,这才出去。

  “今日这事儿还算顺利,本以为还需好些天才能办妥,没想到正跟人商讨铺子价钱的时候,遇上了谢家的人。”秦嬷嬷脸上没什么表情,慢吞吞的说了一句。

  但这特意提起的语气,让柳姨娘忍不住看向她。

  谢家人?他们家一向与谢家没什么来往,更何况秦嬷嬷是她身边的人,就算遇上,也不过是互不认识而已,今日之事怎会与他们家扯上关系?

  “今日遇上的,是那位谢家三爷,听说是去巡视铺子,不知怎的,马车走到途中马匹受了惊,马车堵在了路中间。趁着下人将马车拉开的时候,他下了马车,进了咱们要定下的那家铺子,也没说话,只是逛了逛。”

  秦嬷嬷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看了一眼姨娘,之后才继续:“原本老奴还觉着今日可能没什么希望了,却不想,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来了个人,在那店家旁边耳语几句,原本还不松口的店家,很快就松口卖给咱们了。”

  秦嬷嬷说完,冲着柳姨娘福了福身,这才恭敬的端起桌上倒好的茶水,喝了一口。

  “那照嬷嬷的意思,这生意却是因为那位谢家三爷才成的?”柳姨娘虽然会些琴棋书画的东西,但做生意她却是不太懂。

  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手中有闲钱时,需要用来做投资,这样才能让钱生钱。

  最重要的是,她需要为温小六打算。

  温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她毕竟不过是个姨娘,且还是个失了宠的姨娘。

  将来温小六出嫁,就算老太太恩典,肯多与些嫁妆,但也不可能越过嫡女去。

  就算她不懂做生意,但也知道置办不动产,是最保值的一件事,而开铺子,只要知人善用,赚钱就并不会很难。

  “老奴也不知,但八九不离十是与谢三爷脱不了干系的。”秦嬷嬷垂头答道。

  “嬷嬷为何这么肯定?”平日秦嬷嬷很少会说这样的话。

  柳姨娘不免有些好奇。

  秦嬷嬷抬头看她一眼,缓缓说道:“那条街,九成的铺子,都是谢家的。那些不是谢家的,也或多或少与谢家有些关系。”

  虽然知道谢家有钱,但听嬷嬷这样说,柳姨娘还是一愣。

  整条街都是一个家族的,那得有钱成什么样子?

  这里可是金陵城,不是什么西北地区或者南蛮之地!

  “那,那他为何要帮你们?”柳姨娘问。

  秦嬷嬷听了,却叹了口气,想起今日晨间,自家姑娘在族学门口发生的事情,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