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20章 心有力量无惧怕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071 2020-11-15 21:24:40

  听完事情经过之后,柳姨娘有一会没出声。

  温小六低垂着头,等着姨娘的‘审判’,有些可怜兮兮的。

  “软儿,今日之事,你可知错?”柳姨娘轻轻叹了一口气问。

  “软软知道错了,姨娘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身子。”温小六听了姨娘的叹气声,很爽快的承认错误。

  但脸上,却看不出有什么悔过之心。

  柳姨娘自然知道她为何会认错这般迅速。

  “那你且说说,错在何处,为何错了?”柳姨娘又问。

  温小六歪头想了想,“不该惹夫子生气,不该在课堂上说话。”

  “没有了?”柳姨娘端着桌上有些凉了的茶喝一口,问她。

  “没了,姨娘。”温小六很肯定的摇摇头。

  “那夫子为何会生气到将你跟暮雪赶出来?”

  “因为五姐告状!”说道这个她还满肚子的气,五姐那就是恶人先告状,最后被罚的却还是她跟小外甥女,哼。

  “温软!”柳姨娘微微提了声音,手中的茶杯也用了些许力道搁置在桌上,里面剩下的半杯茶水,晃荡两下,最终还是没有溅出来。

  柳姨娘的这一声,不仅让温小六吓到了,就连旁边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冬灵,也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姨娘发起脾气来,比秦嬷嬷还要吓人。

  只不过很少会看到她发脾气而已。

  都说脾气好的人,不发脾气的时候,怎样都行,但真的动怒时,比那常发脾气的人还要可怕。

  这话果然说的没错。

  温小六被这一声吓得麻溜的滚下了椅子,乖乖站好,不敢再放肆。

  “我平日是如何教导你的?且不说温玥是你的嫡姐,你撺掇暮雪用蛇去吓唬别人,这件事你还觉得自己没错吗?”严厉的语气,让温小六忍不住瑟缩一下。

  再也不敢说这件事是五姐的错了。

  “我且问你,你五姐不领你的情,为何你就要拿着蛇去吓唬她?”

  “女儿本来也不想的,可是五姐次次针对于我,姨娘总说要与人为善,可五姐不领情就罢了,还总喜欢恶语相向,有时甚至手段粗暴,上手打骂,软软是觉得数次下来,五姐有些太过分了,这才想要教训她一下的。”温小六声音时高时低的为自己辩解。

  “那你可知她是你的嫡姐?”柳姨娘终究软了声音。

  温小六点点头。

  “既知道,那你也应该知晓,她母亲掌管咱们四房的吃穿用度,且你日后的婚事,也需当家主母同意的,如今你却跟你嫡姐过不去,让主母知道了,你日后的婚嫁又该如何?”柳姨娘也不怕她听不懂,很直白的问她。

  “姨娘,书上不是说,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吗?等我长大了,我就让爹爹为我的婚事做主,这样就不怕主母了啊。”温小六高兴的说。

  “这后宅之事,男子向来过问的少。再者,姨娘曾跟你说话,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你唯一能靠的,从来都是你自己。如果你以后想要自己的婚事嫁的好,那你如今就不能如此行事。”柳姨娘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

  “可是姨娘,我要如何才能靠自己呢?”温小六不解。

  冬灵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姨娘的脑子里,装的东西似乎与他们都不一样。

  从来,她们身为女子,被教导的就是出嫁从夫的概念,从未有人说过,女子也能靠自己赢得想要的东西。

  “你觉得自己现在有力量吗?”柳姨娘问她。

  温小六思考了一会,摇摇头,看了看自己的白嫩嫩的小手,“软软力气可小了,连暮雪都拉不动。”

  “所以啊,你首先要自己拥有力量,这样你才能依靠自己。”柳姨娘摸着她的脑袋,一语双关。

  温小六却没听懂,只是以为姨娘让她多多练练力气。

  很认真的点头,“姨娘放心,软软会好好锻炼的。”

  柳姨娘笑了笑,“这力量可不是只指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伸手指了指她的小心脏的地方。

  “心也有力量吗?”温小六疑惑的问,小手忍不住抚上胸口。

  除了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在跳动,没有其他东西了啊!

  “就比如今日之事,如果你心灵的力量够强大,就不会做出这等莽撞之事,以致最后不止自己受了惩罚,还牵连暮雪。”柳姨娘很有耐心的继续教导她。

  “姨娘的意思,是觉得软软不应该拿蛇去吓唬她吗?”温小六问。

  “你自己觉得呢?”柳姨娘反问回去。

  温小六就站在旁边,低着脑袋,自己慢慢想。

  柳姨娘也不打断她,拿了冬灵配好的线,继续手上的动作。

  冬灵瞅一眼自家姑娘,她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丰富,刚才还有些严肃的气氛,让她突然就放松了些。

  半响之后。

  “姨娘,我知道了!”温小六突然惊叫一声,柳姨娘正专心绣花,针一下子就扎进了手指。

  赶快将绣花绷放下,冒出的血珠,还好没有落在布面上,不然这一片布料就要不得了。

  沾了血的嫁妆,就算洗干净,也还是不吉利。

  “哎呀,姨娘,你没事吧?都是软软不好,对不起,姨娘。”温小六脸上满是歉疚。

  看着姨娘渗着血珠的手指,眼泪都快出来了。

  冬灵赶紧拿了手帕将柳姨娘的手指捂上,按住伤口处,不让它再流血。

  “姨娘,要不要软软给你呼呼,痛痛一下子就飞走了。”温小六伸着手,有点不敢碰姨娘的伤处。

  “好啊,那软软给姨娘呼呼,姨娘就不疼了。”说着将冬灵的手拿下去,把已经不冒血珠的手指递到温小六跟前。

  温小六看着细白的手指上,有一个小小的洞,愈发心疼难过。

  乖乖的两手抱着姨娘的滑滑的手,撅了小嘴呼呼起来。

  直呼的脸都要酸疼了,这才转头去问姨娘还疼不疼。

  柳姨娘摸了摸她的小脸,“姨娘不疼了,软儿坐下吧,说说刚才你知道了什么?”柳姨娘拉着她坐下。

  手上的手指被冬灵拉过去用手帕沾了水清洗干净,之后找了干净的白布条包上。

  其实她不过是被针扎了一下,哪里就这么严重。

  只不过冬灵跟小丫头都满脸着急的样子,柳姨娘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StrayS

下次收藏破五百加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