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16章 柳姨娘教女规矩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009 2020-11-12 21:38:56

  回了屋的温小六,就看到一室安静,无人说话。

  姨娘看起来神色淡淡的,坐在侧坐上,慢悠悠的喝着茶。

  爹爹好像有些无聊的模样,撑着下巴四处张望。

  温小六本想踏进去的腿,忍不住又要挪回去。

  却被温纶看见了。

  “软软写完字了?”抬手招呼她过去。

  柳姨娘视线跟着看了过来,温小六偷偷瞄一眼姨娘的脸色,有些怕怕。

  乖乖的进去请安,之后才走到温纶跟前回话。

  “回爹爹的话,还未写完,用过膳之后再继续。”偷瞄着姨娘的脸色回话。

  可柳姨娘还是那副神色冷淡的模样,根本就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温小六忍不住有点懊恼。

  也不知爹爹走了,姨娘还会不会想起惩罚她这件事。

  “你个女娃娃这么用功做什么,又不用考那劳什子的科举,下午不如爹爹带着你出门玩耍?”温纶诱惑她。

  温小六听见可以出去外面,眼神一亮,一双水润的眼眸,忽闪忽闪的盯着温纶,满满的都是期待。

  温纶被她这眼神一看,刚才不过是开玩笑说的,现在也不忍心真的欺骗她了。

  “四爷,凡是皆需有规矩,软儿既因夫子责罚,如今惩罚的任务还未完成,又岂能任由她出去耍闹,这以后如何还会将夫子的惩罚放在心上?”柳姨娘看了一眼温小六,之后淡淡的开口。

  温纶被这一阵教育,忍不住摸了摸鼻子,看向温小六挤了挤眼睛,仿佛在说:不是爹爹不带你去,是你姨娘不同意的!

  温小六自然不敢不听姨娘的,低垂了头,有些恹恹。

  她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去过街市逛了,好不容易爹爹说要带她出去。

  如今却因为夫子的惩罚,必须得在家里完成惩罚任务。

  看来,以后还是要做个好好学生,这样就不用担心可以出去玩耍的时候,需要被罚写大字了。

  小小的人儿,失望又失落,脸上一会一个神色,看的温纶有趣不已。

  “老爷,姨娘,膳食已经备好。”春月进来回话。

  温纶上前,牵着温小六的手,往膳食间走去。

  就在厅堂的隔壁,不过几步路的距离。

  桌上摆着六道精致的菜肴,还有两道点心。

  柳姨娘等着温纶提了筷子夹菜,这才动筷子。

  而温小六则是看着姨娘动了筷子,这才拿起自己那双小小的筷子。

  身后的秋霜,上前给温小六布菜。

  温纶跟柳姨娘都没有让别人布菜的习惯。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温家最基本的家规,所以饭桌上除了饭菜咀嚼的声音,再无其他声响。

  就连碗筷撞击杯盘都没有。

  温小六乖巧的吃着饭菜,直到吃到了一道水晶糯米鸡翅,顿时眼睛一亮。

  刚才还优雅的吃相,瞬间变得快速了很多。

  解决完一个鸡翅之后,用眼神示意秋霜她还要。

  秋霜也没觉得自家姑娘多吃一个有什么问题,筷子就要往盘中再去夹。

  半路却被一双筷子给拦下了。

  抬眸一看,柳姨娘冲她摇了摇头。

  秋霜看一眼温小六,见她微微嘟着嘴,有些不高兴,赶紧换了下一道经过油炸的藕夹。

  上面裹了面粉,两片藕片中间夹着肉沫,是平时温小六很喜欢的吃食。

  偶尔还能当做零食吃。

  温小六兴致有些不高,慢吞吞吃着碗里的菜。

  等温纶跟柳姨娘吃完,她的小碗米饭,还剩下一点。

  柳姨娘也不催她,喝着春月端过来的茶,就这么淡淡的等着她。

  就连温纶也有些好笑的看着温小六,眼神时不时的就要瞟一眼那还剩下半盘子鸡翅的模样。

  小丫头分明就是还想吃,但却不敢反抗姨娘。

  看她可怜兮兮的,就要用筷子去夹给她,手腕却被人轻轻拉住了。

  “老爷,这糯米做的东西,不易克化,她人小,脾胃弱,不宜吃太多。”柳姨娘说完之后松开手。

  看向温小六时,也不说她什么,就是这样很平静的模样。

  温小六毕竟还小,从早上因为温玥的事被罚,到回来之后被罚到书房写大字,再到现在连一块鸡翅都不可以多吃。

  终于有些受不了,眼底开始氤氲起来。

  手上的筷子却还没有落下,将碗底那最后一点米饭扒拉进嘴里,这才放下筷子。

  大颗的眼泪也跟着滚落下来。

  温纶刚才还笑呵呵的觉得好玩,现在见她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儿哭的泪雨连连,却还不敢大声哭出来,难得有种血脉牵动的心疼。

  伸手就将人抱了过来,坐在腿上,一只手向柳姨娘伸了过去。

  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脊,嘴里轻声哄着,“好了,不哭了,软软想吃什么爹爹都给买可好?既然你姨娘说那鸡翅吃多了对你身体不好,想必是不想让你生病,软软也不喜欢生病对不对?”

  说完之后见想要的东西还没递过来,眼神看过去,就见柳姨娘根本就没懂他什么意思。

  “手帕!”无声说了句,有些难言的无奈。

  柳姨娘这才掏出手帕,递给温纶。

  刚才那番话,倒是让柳姨娘对温纶有了些许改观。

  没有一味宠溺孩子,在孩子哭闹时,也没有无底线的将孩子想要的给她。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将她教育孩子时的要求在孩子面前给全盘否定。

  而是先赞同她的教育方法,再对温小六进行弥补。

  温小六因为这半天的委屈好不容易爆发,自然不会这么快停下。

  转脸就趴在了温纶怀中,哭出了声,闷闷的,却也没有大声嚎叫。

  柳姨娘示意春月几个将桌子撤下去,看着温纶怀中的温小六。

  明明没怎么相处过,但父女天性依然在。

  她其实也心疼,可某些习惯,不能纵容孩子,不然最后害得,还是他们自己。

  这是柳姨娘一直坚持的想法。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也不存在天堂。

  孩子总要学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就不能去动。

  这样他们长大之后,才不会轻易因为一点挫折而抑郁不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