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14章 秋霜心大惨被训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1832 2020-11-10 23:37:04

  回了院子的温小六,就见原本坐在树下圆桌边的父亲跟姨娘都不见了。

  想要悄悄溜回自己的屋子,却被春月叫住了。

  “姑娘,姨娘让您回来之后就去书房,用膳的时候奴婢会过去叫您。”春月福了福身子说。

  “....哦。”小肩膀瞬间垮了下来。

  “就让夏枝陪您过去吧,奴婢这边有点事要找秋霜帮忙,先借用一会。”春月将夏枝叫过来。

  温小六没精打采的摆摆手,“借吧,借吧。”

  完全没有看到秋霜给她使的眼色。

  温小六跟着夏枝去了书房,安心写老师布置的大字。

  而秋霜则跟着春月去了她们的房间。

  冬灵在姨娘跟前伺候,秦嬷嬷去准备膳食。

  裕德因为年纪过了十五,其实已经不能在后院当差,只不过因为秦嬷嬷的关系,他偶尔会过来帮忙看个门,做些杂活。

  这个时间,已经去了前院。

  “秋霜,你知晓为何我要叫你进来吗?”春月神色严肃。

  四个丫鬟里面,秋霜脾气性格比较冲动,且说话做事容易一意孤行,不考虑后果。

  但因着姑娘喜欢她的性子,所以也由着她跟在姑娘身后。

  只要不惹出什么大乱子来就行。

  而夏枝,性格有些胆小,但却比秋霜稳重许多,思虑却也更多。

  冬灵跟春月是姨娘跟前伺候的,无论说话做事,都要比夏枝和秋霜稳重。

  虽然这样说,但两人性格上也还是有些许不同。

  冬灵稳重,但心地善良,容易心软。

  对于总是犯错的秋霜,往往不过训斥几句就过去了,并不会多加责骂。

  春月则不同。

  她看起来性格温和好说话,但其他了解她的人却知道,绵里藏针,比色厉内荏可要可怕多了。

  相比秦嬷嬷,秋霜更怕的,反而是这位不愠不火的春月姐姐。

  低了头,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知道。”

  “姑娘被夫子罚回家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今日在学堂门口,众多男子之下,你却为何不拦住姑娘?”

  “你可知姑娘如今虽说只有五岁,但女子闺名声誉,可以说是从出生就开始经营,今日这样的事,断不该是一个世家千金该做的。”

  “此事传出去,姑娘会得个什么名声,难道你不知晓吗?”春月难得嗓门加大了一些。

  严厉的模样,让秋霜忍不住抖了一下。

  “我,我是想拦来着,可是没拦住啊...”求生个瑟缩着为自己辩驳。

  ‘啪’春月拍了一下身侧的案几,“没拦住?姑娘多大,你多大?作为姑娘的奴婢,除了要伺候姑娘生活起居之外,还要在姑娘德行有失时进行劝谏,使其回归正途。”

  “今日之事虽说算不上德行有失,可有损女子清誉之事,哪怕这个可能性很小,也许大家过了七八年,姑娘议亲的时候,都已忘了有这回事,但也不能让这种也许会被人记下的可能性发生。”

  “姑娘跟姨娘的境况难道你没发觉吗?如今老爷已然是对姨娘喜新厌旧,没了昔日宠爱,太太又对姨娘视若眼中钉。”

  “姑娘的婚事,未来还需太太那边点头,若是能得个好名声,说不定还能有些许选择的余地。”

  “你却连这点轻重都不知吗?”春月说到最后,已经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只不过她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脸上也不过是比往常多了些许冷厉。

  只是语速变得快了一些,没有往常那样温吞。

  秋霜听了这番话,哪里还能不明白,顿时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害了姑娘。

  眼眶通红起来。

  泪珠儿顺着娇俏的脸颊往下滚落。

  也不敢伸手去擦。

  “那怎么办?”哽咽着问。

  “如今这事儿既已发生,那就只能亡羊补牢,做些弥补,但你切记,以后不可再纵容姑娘做出出格的举动来。”

  “如有下次,我干脆去求了姨娘,让你回家孝顺父母去算了。”春月看着她,神色很是认真。

  “春月姐姐不要哇,我不回去,我那个家就是吸血蛭,就算回去也逃不过一个被卖的命,我不要回去,我会好好伺候姑娘,不让她乱来的;我会好好听话,也会改自己的脾气的,求姐姐不要去跟姨娘说将我赶回去的话。”秋霜往前两步,就要跪在地上,刚才还是歉疚的模样,现在已成了害怕。

  春月无声叹了口气。

  伸手将她扶起。

  她也不喜欢用这样的手段去逼迫秋霜。

  可她的性格长此下去,对姑娘来说,并不是件好事。

  性格开朗是好事,但不知道三思而行,却不适宜在后院这女眷众多的地方伺候。

  这里,看不见的硝烟太多。

  一个不留神,或许就会粉身碎骨。

  她们必须要多留几个心眼,不止是为了姨娘和姑娘,也是为了自己。

  “好了,擦擦眼泪,把自己收拾好,别让姑娘看出来,再等一炷香的时间,你就去换了夏枝吧。”春月拍了拍她的肩膀说。

  秋霜这才转身出去。

  恰好看见从厨房过来的秦嬷嬷,矮身福礼,“秦嬷嬷。”

  “嗯,好生伺候姑娘。”秦嬷嬷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去了厅堂。

  秋霜眼眶忍不住又红了起来。

  去打了水,将脸上的情绪收拾好,将春月拿过来的一小块冰,用手帕包好,轻轻敷上眼睛。

  冰凉的温度,刺激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忍着不适,用冰块慢慢按压滚揉。

  不过微肿的双眸,很快恢复如常。

  又去换了身衣裳,这才起身去换了夏枝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