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8章 翡翠玉盒装糖果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055 2020-11-04 22:57:37

  “少爷,您在这里干什么?”一个身穿墨绿色真丝绸缎长衫,腰间系着同样绸缎的墨蓝色腰带,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厮,站在谢金科身后问。

  “没什么。”说完看着已经无人从左侧门口出来,转了身,上了马车。

  “哦。”小厮挠挠头,不知道少年今天怎么了,这么奇怪。

  “少爷,您今天看起来似乎气色还不错,也不用换衣服再回去了。”小厮笑嘻嘻的说。

  谢金科瞥他一眼,没说话,却认同了他的话。

  “难得看到少爷能够这么完完整整的出来。”小厮说的有些感叹,刚才笑嘻嘻的模样也落了下去。

  他们家少爷,在谢家分明是最尊贵的小少爷,但自从进了那劳什子学堂,日日回家的时候身上都狼狈不已。

  每日他出门时,都要在马车上备着新的衣裳。

  虽然谢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但重要的不是衣服,而是那些人对少爷的态度。

  “嗯。”谢金科淡淡的应一声,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从手上的书抬头。

  “回去之后你找个盒子给我,不用太大,要精致一些的。”谢金科看着小厮说。

  神色认真。

  “少爷要盒子做什么?”小厮有些好奇。

  “装糖果。”

  “啊??”

  谢金科嘴角微微勾起,在没等小厮发现之前,又很快收敛起来。

  谢家的宅子坐落在最繁华的街市,占据着半条街的位置。

  走到门口,镀了金的巍峨雄壮的两头大狮子凛凛生威。

  从门口走到屋内,无一处不彰显着谢家的富贵荣华。

  谢金科习以为常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一个人一个院子,院内种着一颗高大繁茂的梧桐树。

  廊檐下摆放着价值连城的兰花。

  谢金科进屋之后,放下东西,例行去给祖父母请安。

  而小厮则被他吩咐去找盒子。

  “怎么金儿今日回来的晚些?”坐在上首满身富贵的老太太慈爱的问。

  “嗯,有些事耽搁了些时候,劳祖母挂心了。”谢金科规规矩矩的坐在位置上,低眉顺眼的回答。

  语气有些淡,脸上的表情也很少,与谢家其他人见人三分笑不太一样。

  谢老太太看他这个模样,虽然已经习惯了他的知书识礼,但还是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这样的孩子,怎么会生在他们谢家?

  他的长相,比之谢家众人都要出色,且少年英才,如今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家中已经没有人及得上他的学问了。

  “祖母听说童生试不多半年多就要举办了,金儿这次打算下场吗?”

  “孙儿打算试一试。”谢金科恭敬的回答。

  “有把握吗?”谢老太太身子前倾一点,带着希冀的问。

  “孙儿自当尽力。”

  “嗯,这就好,你的学问,连温家的那位老太爷都夸赞,想必童生试不会难倒你。”老太太对自己的孙子很是放心。

  谢金科的思绪却飘远。

  想起今日清晨遇到的那位小姑娘。

  一张圆脸,白皙粉嫩,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珠,水润透亮,纯净清澈。

  看着你的时候,生不出一丝邪念。

  还有那挺着小身板,义正言辞的批评那几位比她大了不少的男子,都让他印象深刻。

  低垂的眉眼,忍不住随着嘴角的上扬,弯起了弧度。

  老太太看着孙子的模样,有些讶异。

  她这个孙儿,跟谢家的人都有些不同。

  不止是长相,还有那性格。

  谢家的人,可能是因为做生意的缘故,大多圆滑世故,脸上常年挂着笑。

  但这孙儿却不一样。

  从生下来,一直长到如今这个年纪,笑的次数屈指可数。

  今日却难得能露出个笑来,老太太想着是不是在学堂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等人出去之后,招了他身边的小厮过来。

  “小春,你说说,今日少爷在学堂可遇着什么事情了?”这小厮名春剑,是谢金科的贴身小厮,从谢金科五岁起就跟在他身边。

  春剑也姓谢,是谢家的家生子。

  而春剑这个名字,则是谢金科所起。

  取自兰花的一种。

  “回老太太的话,奴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方才回来的时候,奴才也问了,但少爷不说,奴才也没辙。”

  “只是觉着今日,少爷似乎心情不错,且...”张了张嘴,很快又闭上了。

  少爷不让说在学堂被欺负的事情。

  春剑的模样,让老太太皱了皱眉。

  一旁伺候的徐嬷嬷见了,上前一步,看着下方站着的春剑,竖了眉毛,瞪着春剑:“且什么?说话吞吞吐吐成什么样子?小少爷最是懂礼的一个人,你身为小少爷的贴身小厮,怎能如此做派?这要是在外头,小少爷的脸面岂不是被你丢尽了!”

  春剑被瞪的一个瑟缩,努力挺了挺身子,“没,没什么。”

  老太太又看了一眼徐嬷嬷。

  徐嬷嬷会意,“你可想好了,你今日不说,他日如果少爷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要拿你是问!”

  “徐嬷嬷,不是奴才不说,主要是少爷不让说,您不是不知道少爷的性子,奴才要是说了,少爷肯定得将奴才一脚踢出夫兰院的。”春剑脸上满是为难。

  徐嬷嬷看向老太太。

  “行了,你下去吧,好生照看小少爷。”老太太摆了摆手。

  “是,奴才定当尽心尽力!”说完一溜烟的就跑了。

  等人走后,老太太又说道:“玉香,你去派个人打探打探,看看金儿到底在学堂里发生了什么?”

  “是。”

  -

  “少爷,这是您要的盒子,看看。这可是奴才去跟管家软磨硬泡去库房找出来的,好看吧!”春剑献宝一般的把手中的盒子捧给谢金科。

  巴掌大的盒子,很是小巧。

  透亮的绿色,光泽温润,摸在手上,有些许微凉,这样的玉质,就算是在谢家,也算少见。

  且四面都雕刻着精美的图案,上面挂着一把很是精巧的同心锁。

  “嗯。”谢金科点头,明显很满意。

  这样大小的盒子,用来装他的糖果正合适。

  从袖子里拿出小心翼翼保管好的糖果,放进玉盒里。

  “还真的是糖啊。”春剑脑袋凑上前,感叹一句。

  谢金科没理他,将盒子锁好之后放进衣柜的最底层收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