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4章 路见不平勇相助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149 2020-10-31 22:20:05

  “去学堂好好学习,上课听夫子的话,不要调皮,听到了吗?”柳姨娘帮温小六抚平衣服,轻刮了下她的鼻梁,温柔的说。

  “嗯,妈妈放心,我肯定乖乖的。”温小六信誓旦旦的说完,之后亲了一口柳姨娘的侧脸,转身正要跑起来,就看到肃着脸的秦嬷嬷,赶紧摆好了姿势,端着千金小姐的架势往外走。

  秋霜跟在她身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好照顾姑娘,遇事多动脑,不可强出头,听见了吗?”秦嬷嬷叮嘱两句。

  “知道了,嬷嬷,奴婢会好好照顾姑娘的。”秋霜垂头,一副乖巧听训的模样。

  “嗯。”秦嬷嬷挥了挥手,让她们赶紧去上课。

  温家的子女,到了一定岁数都是要上学堂的。

  只不过男女分开,请的夫子也不一样。

  女子一般只需要学习礼乐、算学这一类即可,像需要参加科举考试的四书五经,女子是不用学习的。

  如今温小六年纪还小,温家有自己的族学,她念的又是启蒙班,每日上学,学的也不过是三字经这一类的。

  族学中,除了有温家适龄的孩子,还有一些交好的世家子弟,也在其中学习。

  温家因为温老太爷的父亲曾是当今太傅,后来归隐卸甲之后,在金陵城定居办了族学。

  这几十年间,族学的名声越来越大,想要进去的人也越来越多。

  但族学有规定,并不是谁都能进去。

  温小六虽然平日看起来有些跳脱,但实则在外面,却是千金淑女的姿态拿的很足。

  族学距离温家的宅院并不远。

  出了角门,往侧面拐出,经过一条小巷子,不过几百米就到了。

  到了学堂门口,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往里走。

  男女进学堂的门也不同,温小六正要从左侧的门进去,就看到右侧男子进学堂的门口,有人在吵架。

  不对,不是吵架,而是有人在以多欺少。

  温小六刚才还淑女的姿态,瞬间忘了秦嬷嬷的教导。

  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就往前跑,到了近前,一个急刹,赶紧站住。

  身后的秋霜也赶忙跟了过来。

  她平日虽然大条一些,但也明白不能让姑娘跟一群男子在一处的道理。

  拉了温小六的手,就想让她离开。

  谁知温小六听多了姨娘给她讲的关于行侠仗义的故事,遇到这样以多欺少的不平事,就莫名觉得自己身负解救弱小的重担。

  并不肯听从秋霜的劝告。

  反而顺手拉着秋霜的手向前。

  “君子恒德,而止于致善。亏你们还是读书人,却在此以多欺少,何以为君子?”温小六站在几人身后,不过他们腰际高。

  朗朗声音,清脆如竹,将那几人的声音盖过去,不由都转向这边。

  众人见不过是个梳着双髻的小丫头,皆失笑。

  “可不是我们不想做君子,实在是不屑与这样的人同室而坐。”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手中故作风流的拿着一把折扇。

  折扇上坠着青色玉佩,光泽透亮,一看就是上好的玉石。

  “就算如此,也不该对其侮辱打骂,这才不是君子所为!”温小六振振有词,丝毫不为男子话语所动。

  这个时候,秋霜总算认出来被欺负的人是谁。

  金陵城有名的人物——谢家幺儿,名谢金科。

  谢家是这金陵城的首富,甚至也可以说是这全国的首富,可想而知的富贵,可士农工商,到底商排在最末端。

  谢家虽然有钱,家中却无一人能够有幸踏进那金瓦金銮殿。

  他们家能够做到如今的泼天富贵,靠的全是谢家的人天生就有一副会做生意的脑子。

  对他们来说,做生意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且必要。

  就连谢家的女子,也是个个经商的好手。

  但这样的谢家,却出了个例外。

  十二年前。

  谢家的大儿媳,怀了第四胎,肚子尖尖,本以为是个女娃娃。

  谁知出生当日,星光璀璨,月色幽亮,让原本阴雨不断的金陵城,难得有了一个明亮的夜晚。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谢家的这个幺儿出生了。

  生下来时,谢家众人见是个带把的,听说都是满脸的失望。

  且这孩子生来娇弱,连哭声都跟猫儿似的,都传言活不过周岁。

  谁知谢家用金山银山这么堆出来,也让他安稳的活到了现在。

  除了这个,谢家这位小儿子,还有个传言。

  那就是,大家都说他是文曲星转世,三岁即能文能写。

  五岁已经通读论语。

  八岁时,家里不过摆上好看的千余本书,已被他全都读完。

  这话虽然有夸大之嫌,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

  那就是这位谢金科,确实身负才华,天资聪颖,与谢家其他人都不相同。

  而更加奇怪的,则是他完全不懂经商。

  不像是一个谢家人。

  为此,谢家人在他三岁能识字的时候,给他改名叫谢金科,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荣登金科状元郎。

  这期望不可谓不大。

  为此,谢家给这位幺儿找了不知多少夫子,最后却鲜少有能够持续半年的。

  不得已,谢家才求到了温家这边。

  温家的夫子,并不是普通的秀才或者举人。

  进士是最普通的门槛,到了高年龄班级,需要参加登科考试的,会有儒林大家进行教导。

  这些都是别的书院以及私塾比不上的。

  而谢金科进温家族学,是得了老太爷亲自点头的。

  当时谢金科也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瘦瘦弱弱的,站在书房中央,低垂着头,似乎有些不敢看老太爷。

  但老太爷提的问题,谢金科却能对答如流。

  还能根据不同的文章说出自己的见解,老太爷惊觉于他小小年纪所展现的才华横溢,破例将其收进温家的族学。

  但这也并不代表,族学里的其他人就能够接受这样一个商贾世家的人‘玷污’了他们神圣的学堂。

  所以谢金科没少在族学里被欺负。

  就连她都见过好几次。

  秋霜也没想到今天会在大门口就碰上他们几个公子爷欺负人。

  她们家姑娘可是最看不得这些的,打抱不平这种事,做了不知道多少。

  好在姑娘做事还算有分寸,进退有度,不会让姨娘为难。

  但现在碰上的是谢金科,秋霜就不想让温小六插手。

  这件事,如果自家姑娘插手,很有可能就会变成她们是跟商人站在一起的。

  族学里的其他子弟,说不定都会因此而看不起自家姑娘。

  秋霜又要伸手去拉温小六。

  可温小六却固执的看着他们那些欺负人的比自己高出一半的大哥哥们。

  不甘示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