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第2章 绣婚枕阐释桂蝠

我的母亲是现代人 StrayS 2067 2020-10-28 22:44:01

  “回来了?”柳姨娘放下手中的已经整理好的琴弦,拿过一方丝帕擦了擦手,之后伸手摸了下她的头,又捏了捏她的手掌。

  “妈妈在做什么?”六姑娘说的很小声,屋子里除了伺候的春月,没有其他人。

  “闲着无事,做个琴看看。”女子声音温柔好听,身上有一股柔美的气质。

  “给我做的吗?”温六姑娘微微睁大了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柳姨娘。

  “嗯。”柳姨娘温柔的笑着点头。

  “姑娘,汤来了,您尝尝。”秋霜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放在屋内的圆桌上。

  温六姑娘麻溜的下了椅子,走到自己的专属洗漱架前,净了手,这才开始安静的喝汤。

  才喝完汤,就看见冬灵从屋外进来,手上抱着大摞布匹。

  几乎都是喜庆的红色。

  “冬灵姐姐,你哪里来的这许多布匹呀?”温小六将手擦干,看着透亮的真丝布匹,没有上手去碰。

  “姑娘,这些都是给三姑娘和四姑娘准备的出嫁布匹,可不是给咱们的。”冬灵说完之后走到柳姨娘跟前。

  “姨娘,三太太那边的意思,让您帮着准备三姑娘和四姑娘的枕巾,这布匹虽说都是一样的,但奴婢看着三太太的意思,似乎是想让三姑娘比四姑娘多绣两对。”冬灵看着柳姨娘说。

  “三姑娘嫁的是侯爵府,比四姑娘多出两对倒也没什么不对,且四姑娘是庶出的姑娘,按例嫁妆自然是要比正经的嫡出姑娘要差上一些的。只不过,这事儿却不好做的太明显了。”柳姨娘沉思一下。

  “这三太太也真是的,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就让我们姨娘来做,摆明了是让姨娘在吕姨娘那讨不着好。”秋霜没有出去,听了她们的话,顺嘴就说了出来。

  “秋霜!”正帮柳姨娘收拾桌子的春月听了她的唠叨,厉声呵斥了一声。

  秋霜嘟了嘟嘴,低垂了头,有些不服气,“本来就是嘛。”

  “你还说!”

  春月跟冬灵算是玉笙院的大丫鬟,而夏枝跟秋霜则是二等丫头。

  两人年纪稍微小些,性格也比较跳脱。

  说话有些没心没肺,今日秋霜被罚,也是因为她那张嘴总也每个把门的。

  什么话都往外说。

  主子的是非,是下人能议论的吗?

  温家是簪缨世家,家里的家规上百条,一举一动都有规矩和要求。

  家族中,最忌讳的就是下人多嘴多舌。

  柳姨娘看了一眼她们两个,没有替秋霜说话。

  “冬灵,花样子你拿了吗?”

  “拿过来了。”冬灵将布匹最上面的花样子拿了递给柳姨娘。

  成婚的绣样,左不过是那几种,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伸手接过来,看了看,一共五张,花样不一。

  温小六也跟着凑了过来,“这是什么?”指着长得有些奇怪的动物问。

  “这个是蝙蝠。”

  “蝙蝠?为什么要绣蝙蝠啊?蝙蝠不是不好的动物吗?”温小六坐在旁边,用手戳了戳长得吓人的蝙蝠。

  “蝙蝠取谐音就是遍福的意思,象征幸福,如意或幸福延绵无边。”柳姨娘说完又指着上面的桂花图案解释,“你看,这里是桂花,桂花的桂与贵同音,喻意贵子。人们认为添子是福,生下男孩,邻里、亲朋都往祝贺,也就是福增贵子的寓意。”

  “为什么是男孩子啊?女孩子不可以吗?”温小六天真的问。

  “女孩子当然也可以,无论男女都是父母生命与爱的延续。”

  春月跟冬灵对视一眼,眼底都有些无奈还有些担心。

  她们的这位姨娘,自从生了孩子之后,性格突然起了变化。

  以前对老爷死心塌地,恨不得无时无刻都有老爷陪在身边。

  只要听到老爷的任何风流韵事,回来之后一定会不吃不喝愁闷好几天。

  为此,她们几个还有秦嬷嬷没少操心。

  如今,她们不用操心姨娘放了太多心思在老爷身上,反而有些担心姨娘对六姑娘的教育,会不会有些不妥当。

  只有秋霜,眼神亮晶晶的听柳姨娘说话。

  “嗯,我是妈妈生命和爱的延续。”温小六抱着柳姨娘的腰,小声说。

  柳姨娘轻轻抚摸上她的头顶,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是个外来之人,对于那位老爷,没有感情。

  只不过这个孩子,却算是弥补了她前一世没有孩子的遗憾。

  “好了,你今日的课业还没完成,该学习了。”柳姨娘将她推开说。

  “啊,那我去拿姑娘的学习用具!”秋霜很快的说,之后不待她们点头,就跑了出去。

  “这个秋霜!”春月恨铁不成钢,咬着牙低声说了句。

  “你也不必过多约束她的性格,物极必反,知道分寸就行了。”柳姨娘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春月福了福身。

  暗道秋霜傻人有傻福。

  “姨娘,这些东西我先拿去裁剪,您看裁多少片合适?”冬灵问。

  “先各裁四对十六片,剩下有多余的再说。”

  “是。”冬灵将布匹抱出去,回了她跟秋霜的屋子。

  “秦嬷嬷呢?”柳姨娘问。

  “裕德刚才过来,不知有什么事,将秦嬷嬷叫走了。”春月回话。

  “嗯,秦嬷嬷回来了让她过来一趟。”

  “是。”

  话音落下,去取学习用具的秋霜也过来了。

  将东西放下之后,春月跟秋霜躬身退了出去。

  这是柳姨娘的意思,姑娘学习的时候,她们不用在身侧伺候。

  一应需要动手的事情,都需温小六自己来。

  “妈妈,我们今天学什么啊?还学字母表吗?”见没人在,温小六放开了声音。

  “嗯,昨天教你的都记住了吗?”柳姨娘伸手将给温小六做的收纳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字母表。

  “记住了。”温小六用力的点头。

  “那咱们先复习一遍,之后再开始新的内容学习。”铺开字母表,上面除了文字,还有图案,画的很生动形象。

  与温家墙壁上挂着的名家山水画风格完全不一样。

  温小六,对着字母表开始复习昨天学习的内容。

  摇头晃脑的,声音清脆明朗。

  站在外面的春月跟秋霜两人,完全听不懂自家姑娘在说什么。

  只不过带着节奏的诵读,让她们也忍不住跟着念叨两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