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五十七章翻不出大浪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31 2021-05-04 08:30:07

  管钰颔首,淡淡一笑:“二楼雅间。”

  “好,几位客官请跟我来。”姚玄走在前面带路,他边走边跟管钰说话,“客官,您这是受伤了吗?”

  “不是,刚才城门口有杀手劫杀大魏使团,在下运气不好,这些都是那些杀手的血。”管钰低头扫了一眼刚才被溅到血迹的衣裳,笑着解释。

  “原来如此,客官下次可要小心了,不要被殃及了。”姚玄走到华滋隔壁那间雅间,思忖了片刻方才推开那扇门,“客官,里面请,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管钰扫了一眼雅间里面,清新雅致的一个房间,屋里的摆设很对他胃口,都是低调奢华的好东西,看来这家店的店主是个品味不错的人。

  ***

  其实呢?此刻皇宫里,皇帝看着自己御书房光秃秃的博古架朝林海怒吼道:“林海,朕的宝贝呢?”

  这是遭贼了吗?整个御书房只剩一个博古架,一张黄花梨紫檀木制成的案桌还有一张椅子。

  林海浑身一颤,哆嗦着说道:“华滋公主拿走了,她说她的铺子缺这些东西。”

  “什么?你说华滋将朕的宝贝都搬到了她那个铺子里了?”皇帝虎目圆瞪,就像是一头暴怒的野兽。

  “是的。”林海脸颊上的肉在微微颤抖,拿着浮尘的手也在瑟瑟发抖。

  “这丫头翻天了……”皇帝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那些东西可都是先祖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宝贝。

  还有几样是前朝大周皇室的珍品,可以说是价值连城,这丫头居然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这些东西搬了出去。

  “陛下,这不是上次您说的,华滋公主缺什么到您这里随便拿。”林海语速极快地说完。

  说完之后惴惴不安地抬头快速地瞄了一眼皇帝那张铁青的脸。

  “朕有说过这话吗?”皇帝捂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强行将那满腔的怒火压制下去。

  “有,您还说过更过分的话…”说到这,林海低垂着头不敢吱声。

  “说来与朕听听。”皇帝深吸一口气,自己生的娃,自己宠的娃,自己惯出来的坏毛病,咬碎牙往肚子里咽。

  “奴才不敢。”林海哪里敢啊……

  “朕恕你无罪,放大胆了说。”皇帝他这么忙,哪里还记得自己还跟华滋说过什么不得了的话。

  “奴才还是不敢。”林海摇摇头,他才不信皇帝这句话,以往被诓过无数次。

  皇帝看着林海那实在为难的神色,也就不再去逼迫他了,再说他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

  反正已经知道那些宝贝的去处,心里也就没有一开始看到自己这空荡荡的御书房的那愤怒。

  “算了,再怎么样这小丫头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皇帝在那张黄花梨紫檀木的案桌前坐下,幸好小丫头没有将这桌子和椅子搬走。

  “林海,取那支蒙阗送朕的狼毫过来。还有多派些人过去,千万不要让那些宝贝落于他人之手。”

  皇帝从旁边筐子里那堆积如小山的奏折中随便拿了一份出来,现在西秦国正处在多事之秋,沉羽又深受重伤,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亲自去过目。

  “好。”林海急忙跑到隔壁的偏殿,蒙阗送的狼毫幸好没有放到御书房,不然也跟那些宝贝一起被华滋公主搬走了。

  ***

  这边管钰在一张红酸枝木制成的矮桌前坐下,笑着对姚玄说:“好,多谢店家,麻烦给我们泡壶茶,再来点茶点。”

  “好!各位慢坐,在下去安排一下。”

  姚玄走后,风珉探出头来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方才退回雅间将门关上。

  然后压低声音对管钰说道:“少主,这家茶楼有猫腻,属下看那个店家和小二都是练家子,尤其是掌柜,手上功夫不低。”

  “我知道,而且这家店里隐在暗处的暗卫不下十个。”管钰微笑道,“我们风珉这观察力是日渐长进了。”

  “少主,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进这茶楼?”风珉不解地问道,“万一这些人是二少爷的人呢?”

  魏王有六个儿子,管钰排行第四,只不过魏王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还活着。

  现在在大魏风头正盛的是皇后生的二皇子和宠妃郑妃娘娘的三皇子。

  大皇子是魏王还是个闲散王爷的时候生的,不受魏王喜欢,去了南楚当质子。

  其他五六皇子则年岁太小,一个五六岁,一个还在牙牙学语。

  不过背景都是非常的强大,强大到连郑妃娘娘都不敢轻举妄动。

  “应该不是,”管钰抬起手摩挲着红酸枝木制成的矮桌上那个龙首的青铜香炉,香炉做工精致,看起来年份久远,而且保存的非常好。

  大魏皇室可没有这样的青铜器,这青铜器应该出自前朝大周皇室,只是怎么会出现在这家茶楼?

  管钰纳闷之际,姚玄走进了隔壁的雅间。

  却见华滋双手托着下巴坐在红酸枝木制成的矮桌前皱着个小眉头看着自己特意让厨房给她做的那碗鱼翅燕窝羹,手里的汤勺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芝兰则在姚玄放在桌上的各种小零嘴中挑出了华滋最爱吃的榛子,正在那里使出吃奶的力气替华滋剥壳。

  只不过榛子的壳太硬,她的力气又太小,无论是牙咬还是手掰,榛子分毫未动,依旧是圆溜溜的一个在盘子里滚来滚去。

  姚玄放轻脚步走过去,道:“公主,属下已经将刚才楼下那群人带到了隔壁雅间。”

  说到这姚玄抬眸扫了华滋一眼,面色未变,只是轻声的“唔”了一声,继续搅拌她面前那碗鱼翅燕窝羹。

  姚玄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面前这位小公主,做的事情呢,看着是孩子气的乱来一气,但这事呢却做的有模有样。

  在等华滋发话这一会儿,姚玄接过芝兰手中那碟榛子,“我来。”

  抓起一把榛子轻轻一使劲,再摊开时,壳是壳,果肉是果肉。

  看到姚玄不用吹灰之力就将榛子剥好,芝兰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一脸崇拜地看着姚玄。

  

摩洛哥蓝

【不求月票】大家喜欢这本书的话,加个收藏,送几个红豆或者免费的推荐票就可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