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五十章还有什么不满意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59 2021-04-27 08:28:40

  华滋这才破涕为笑,哈哈!哈哈!租铺子的钱可以省了,厨子荷叶姐姐可以上,但是小二哥呢?去哪儿找?这还得花钱找。

  华滋想着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又皱眉头了?”杨妃见华滋先是眉开眼笑,没过多久又愁眉不展,“不是给你铺子了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

  “母妃,铺子在哪里?地段好不好?挣不挣钱?”华滋仰起头看向杨妃娘娘,“不好的铺子我可不要的。”

  “小机灵鬼,母妃给你的铺子怎么可能会差呢?”杨妃娘娘拍了拍华滋的小脑袋,“那可是京城里最好的地段,旁边有那个什么楼?据说吃食很美味的那家。”

  “天香楼。”华滋心头一喜,在天香楼旁边,正好可以时不时去找千璎姐姐玩。

  “对,就是天香楼。”杨妃娘娘点点头,不过下一秒她就狐疑地看着华滋,“你这丫头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华滋也不骗她,老实交代:“大皇兄带我去过。”

  “你已经去过了?什么时候去的?”杨妃娘娘秀眉微皱,这小娃子什么都瞒着自己,“出宫怎么不跟母妃打声招呼?”

  华滋心虚地别过脸,正巧看到窗外那群身姿挺拔,长相俊秀的侍卫,于是计从心上来。

  转头又问道:“母妃,那铺子大不大?”

  杨妃娘娘瞥了华滋一眼,这丫头要求还贼高的,“给你铺子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跟母妃说实话你拿这个铺子想干嘛?”

  杨妃娘娘问完,等了半响都没听到华滋的声音,定睛细看才发现华滋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外站着的那些侍卫。

  几个年纪稍小的侍卫都被她看得耳尖泛红,极不自然地站在那里。

  杨妃娘娘怒道:“你丫头在看什么?”才多大的孩子盯着那些年轻侍卫看干嘛?

  “没什么,母妃,华滋出去玩一会儿,芝兰,我们走。”说完,华滋便带上芝兰,蹦蹦跳跳的出了门。

  与此同时,金銮殿上可是闹翻了天。

  朝臣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每个人脸上神色都分外的凝重,今天已经就这个大魏使团的事争论了很久。

  众臣你一言我一语,吵得面红耳赤,皇帝只是皱着眉坐看着他们。

  李茂瞥了一眼立在自己侧面的蒙阗,朗声道:“陛下,大魏的李慕将军带兵在离京城十里地,请陛下派蒙阗将军领兵埋伏在京城五里地,这次一定要将李慕将军留在贤阳。”

  “不然,放虎归山,后患无穷……”李茂一说完,众文臣纷纷说是。

  皇帝抬头看向蒙阗,“蒙爱卿你怎么说?”他们俩自幼一起长大感情比起旁人深厚不少。

  “陛下,您觉得打败萧戟的李慕是什么样的人物?”蒙阗从武臣一列中走出,站在中间朝皇帝拱手行礼。

  皇帝拧眉思了思,沉声道:“就上次与萧戟那一仗看来此人心思缜密,颇有谋略,应该是大魏赖以支撑危局的唯一良将。”

  “哈哈,陛下,微臣也非常好奇……”蒙阗顿了一下,笑道,“微臣非常想在战场上与之一较高下……到底谁才是天下第一的大将军。”

  刚从边境赶回来的通武侯萧戟翻了个白眼,不自量力的臭小子,不是老子这次吃了败仗,哪有你大放厥词的机会。

  萧戟比蒙阗年长几岁,只不过这次吃了败仗丢了颜面,此刻面对着李慕和大魏使团的来访他只能装聋作哑,当自己隐形人。

  不过对于李茂半路截杀的建议他还是不认同,都已经议和了还出尔反尔半路截杀,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李茂看站在自己前面的通武侯萧戟对蒙阗的话语不发一言,他只好自己站出来:“陛下,不能因为蒙阗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让我们西秦国白白损失那么多忠肝义胆的将士。”

  李茂拱了拱手,眸中精光尽露,显然不认可蒙阗那英雄惺惺相惜的举措,“有李慕在,我们攻打魏国的战争会异常的艰难。”

  李茂和蒙阗虽然同为皇帝的肱骨之臣,但两人素来不合。

  身为武将的蒙阗嫌李茂手段太过于阴险,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连同门师兄弟都迫害。

  身为文臣的李茂嫌蒙阗光芒太盛,仗着世家出身将功劳抢的一干二净,不给别人留一丝一毫。

  蒙阗侧过头直视一旁微躬着身子的左相李茂,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李丞相,我想你也太小看李慕了吧,既然他敢来贤阳,那肯定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说完之后还轻嗤了一声,“你当李慕是个无脑的武夫吗?他会想不到我们心里想的是什么吗?现在中原其他国家都盯着我们看,这个时候搞出那样的事就不怕其他国家借机联合起来攻打我们西秦国吗?”

  想起李茂以往的那些卑劣手段,蒙阗闭了闭眼,如果不是他嫉贤妒能,西秦国也不会失去那位韩彬子大儒。

  韩彬子大儒在的话西秦国肯定会比现在强盛上不少,怎么可能统一天下还需要如此的投鼠忌器?

  众文臣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李茂脸色不甚好看,难堪又有些气愤,低垂着头用眼角的余光快速地瞪了蒙阗一眼。

  不过蒙阗并不在意,反而侧头看向朝他瞪眼的李茂,扯起嘴角报以微笑。

  这一微笑在李茂眼里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挑衅,李茂他气的牙痒痒,但又无可奈何,毕竟蒙阗不同于其他人,他与陛下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

  皇帝垂着眸,好像并没有注意到高阶下的那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半晌才不急不缓地道:“蒙爱卿所言有理,就按蒙爱卿说的办,”

  “陛下,”李茂着急,他正要再说些什么,只听皇帝神色淡淡,语气波澜不惊,“如果没有什么事就散朝吧。”

  皇帝他已经透过窗棱缝隙看到露出两个小啾啾的小娃子。

  不用猜也知道是华滋那个小鬼头,只是不知道小丫头现在来找自己有何事?

  他朝身边的林海使了个眼色,眼力劲绝佳的林海立刻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金銮殿外,华滋在芝兰的帮忙下,爬上了窗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