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四十九章比什么都重要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47 2021-04-26 08:28:08

  黎明破晓前,太阳还没有露出头来,大地依旧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

  一座清雅别致的小院子里,少年一身玉白锦袍,黑色的雄鹰振动着翅膀从远处飞来,停在院子的围墙上朝锦袍少年探头探脑地打量着。

  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轻轻地呼哨了一声,雄鹰兴奋地张开翅膀朝他飞过来,然后在他头顶上愉快地一阵盘旋,最后温顺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少年从它脚上的小圆筒里抽出一根布条,布条上写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鬼画符。

  少年面色平静地看完布条上的内容,眼中露出一抹喜悦,对站在身后的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说道:“风珉,今日随我去接义父。”

  离西秦国京城贤阳五十里开外的地方,尘土飞扬,千军万马的马蹄践踏在地面上,好似隆隆的战鼓。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大魏那“火德为主,木德为辅,木助火,火德愈烈”的七分红、三分蓝的战旗,然后是策马奔腾的将士们。

  他们队列整齐划一,厚重的盔甲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让人不由自主地肃然起敬,热血沸腾。

  风珉看着队伍最前面那个一身银色将军铠甲,英姿飒爽,一身正气、挺拔俊秀的中年男子面露喜色,“少主,是大将军。”

  管钰欣喜地纵马向那支队伍奔驰而去,风珉紧随其后。

  李慕看着向自己纵马飞奔而来的少年,脸上露出了慈爱怜惜之色,半年不见,这小子身量又长高了不少,十来岁的少年骑在战马上身姿挺拔,英姿飒爽。

  “义父。”管钰摘下脸上的狐狸面具,在李慕马前勒住战马,翻身跳下战马,跪在地上。

  李慕扬扬手,“起来吧,跟义父说说最近在贤阳过的如何?”

  管钰翻身上马跟在李慕身后,开始跟他述说这些日子里贤阳城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儿。

  李慕边听边欣慰无比地看着管钰,“不错,不错,西秦国皇帝应该不知道大魏国的皇子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不过你也要小心点儿,如果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趁早回大魏,你的安危在义父眼里比什么都重要。”

  “明白,义父,钰儿能处理,不会有什么危险。”

  管钰夹了一下马腹,朗声道,“义父,钰儿这几日给你当护卫随你进西秦国皇宫,让钰儿见识一下名震天下的那位西秦国年轻有为的帝王。”

  “不行,你是大魏的希望,不能跟我去冒险。”李慕断然拒绝,西秦国皇宫龙潭虎穴,怎么能让管钰跟自己进去涉险。

  管钰还想再说,但见李慕凝重的神色,紧锁的眉头,然后聪明地转移了话题,“义父,李叔他们我已经让人救出来了,现在安置在离贤阳不远的庄子里。”

  李慕道:“真是难为你了,李珂他们怎么这么不小心?”

  “这不能怪李叔他们,西秦国里有能人。”管钰眸光骤凛,“这次他们应该安排了不少的杀手吧。”

  说到这管钰轻笑了一下,“虽然这次巡防营的严查,我们也栽了不少人进去,不过西秦国他们自己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那些不知道是谁请来的刺客杀手也栽了不少进去,我们也算是因祸得福。”

  此刻那个被管钰称之为能人的小娃子华滋,正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无比心疼地从锦盒里数着那十张银票。

  这是她的私房钱,用父皇母妃们赏赐的东西换的私房钱,一直都是吃穿不愁的小丫头第一次心疼起了钱。

  看着锦盒里逐渐憋下去的银票,小丫头托着下巴愁眉不展地看着窗外,缺钱啊!真的缺钱啊!这时谁要是能给她钱,她绝对会抱着他的大腿喊他亲爹。

  “你这个小丫头一天到晚皱着个眉头干嘛?”杨妃娘娘推门进来,看到盘腿坐在官帽椅上支着下巴愁绪满怀地看着窗外的华滋。

  “母妃,我记得你好像以前说过等我及笄要给我嫁妆的?”华滋突然眼睛一亮,抬起头看向自己的母妃。

  母妃发髻上的那支金凤点翠的步摇看起来金光闪闪的,应该很值钱吧!

  还有手腕上那只晶莹剔透的碧绿翡翠镯子,翡翠水头极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华滋心里暗道这应该也很值钱吧!

  还有腰间那块冰糯种飘花玉佩,比自己那块玉佩还要大,还要通透,这应该更值钱吧!

  此刻的杨妃娘娘在华滋眼里就是座行走的金山啊!

  华滋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杨妃娘娘。

  “咳咳!”杨妃娘娘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嫁妆?”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才多大的小娃子居然惦记起了嫁妆?

  “咳,咳,咳。”杨妃娘娘轻咳了几声,稳了稳神,问道:“你才多大,惦记着嫁妆干嘛?”

  “缺钱。”华滋合上自己的锦盒。

  “缺钱?你这个小丫头缺什么钱?吃穿都不用你操心的人,哪儿会缺钱?”

  杨妃娘娘伸出手指戳戳华滋的脑门,笑骂道,“一个屁大点儿的孩子居然惦记上了嫁妆,我也是服了你了。”

  华滋对着杨妃娘娘身上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眼红不已,她眼睛乌溜溜的转了转,撒娇道:“母妃,这嫁妆反正迟早要给我的,不如现在就给我。”

  “现在给你?”杨妃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华滋,“给你干嘛?拿来买糖吃?”

  “不是,母妃,华滋有用,母妃不信的话,”华滋央求道,“可以先给华滋一个铺子。”

  “给你一个铺子,你一个三岁大的小娃子拿铺子干嘛?”

  杨妃娘娘上下打量了华滋一番,胖乎乎圆滚滚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小丫头想要铺子开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见母妃不同意,华滋顿时红了眼眶,大大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小巧精致的鼻翼微微的翕动,露出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

  杨妃娘娘心不由的疼了起来,思索片刻之后便伸出手揉了揉华滋圆溜溜的小脑袋,“好啦!给你一个铺子,不过嫁妆还是要等到你出嫁那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