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四十六章华而不实的法术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78 2021-04-23 08:29:10

  姚玄搔搔头,愧疚地望着自己面前这个小女娃:“公主,昨日属下去酒楼的时候买了一些吃食,只不过路过归龙阁的时候遇到了几个神色慌张的人,为了跟踪他们将公主的吃食弄丢了。”

  姚玄说完便跪了下来。

  华滋手指轻轻地摩挲桌上那个三足金蟾铜炉,里面正飘着袅袅青烟。

  摩挲着摩挲着手心突然有些微痒,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掌心钻出来,华滋偷偷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姚玄,还好,还好,他低着头并没看向自己这边。

  华滋赶紧将手心往铜炉上靠了靠,那刚冒出头来的藤蔓立刻缩了回去。

  如果不是疯和尚说这藤蔓是佛门圣花的枝蔓,好好养着,假以时日会派上用场,她才不要学疯和尚这门华而不实的法术。

  “归龙阁?”华滋歪着脑袋,想了想,没有印象啊?

  难道说自己重生回来之后很多事情都偏离了原先的轨道?还是前世的自己幽居深宫,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归龙阁是近半年来才在京城里扬名,菜品新颖,味道别致。特别是他们店里的蜜汁烤鸡,蜜味香浓,肉质鲜嫩,是京城一绝,供不应求。

  城里的勋贵家想吃只能遣自家奴仆去排队,经常要排上老长时间的队才能买上他家一只蜜汁烤鸡,而且还限制一人只许买一只,属下本来去也是想带一只回来让公主尝尝......”

  说到这里,姚玄羞愧不已地说道,“只可惜最后被属下弄丢了。”连这么点小事自己都没有办好,真是丢御龙卫的脸。

  “蜜汁烤鸡?”华滋陡然想起了前几日道济法师手中的那只烤鸡,确实香气扑鼻,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

  只不过这香气闻着有些熟悉,好像自己前世吃过一般。

  华滋舔了舔嘴巴,道:“姚叔,明日你帮我再带一只回来。”

  总感觉有什么说不出的奇怪,但又说不出是哪里奇怪。

  前世自己也经常随大皇兄出宫,也去过京城里最红火的酒家,但是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归龙阁这家店。

  还有这蜜汁烤鸡明明是天香楼的招牌菜,怎么可能又是什么归龙阁的招牌菜?

  “好。”姚玄微微松了口气,幸好公主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刚才看华滋公主那凝重的神色自己额间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姚玄得令之后便拱手行礼准备退下。

  “等等,姚叔,你明日可不能再把华滋的烤鸡弄丢了。”华滋不动声色的又再提醒了姚玄一次。

  “属下明白,属下告退了。”姚玄经华滋这么一提醒,脸色一凝,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得上报,天子脚下怎么能容忍不明身份的人聚集。

  京城里某处清净的小院里,管钰晨练完正用早膳时,风珉急匆匆地跑进来,因为跑得急还差点撞倒屋子里那墙角摆放着的那盆极品墨兰。

  吓得他连忙手脚并用护住那盆墨兰,这可是少主最喜欢的花,每天都当命根子一样护着。

  “什么事让你无所不能风珉少侠慌成这样?”管钰抬头看着风珉那副手忙脚乱的样子轻笑道。

  “少主,不好了。”风珉立刻将墨兰换了个地方放,这里太不安全了,搞不好什么时候又会被自己给碰倒了。

  管钰皱眉问道:“什么不好了?”风珉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遇事一惊一乍的不好。

  “京城里突然严查,我们的人已经有好几个被抓进巡防营的大牢了。”风珉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李叔也被抓进去了。”

  李珂是李慕的亲信,这次特意带了十多个亲卫提前到贤阳潜伏下来,以应对大魏使团在贤阳的不时之需。

  只不过刚到没多久就被巡防营在客栈里查出来。

  “怎么会这样?”管钰手上一顿,眉头轻轻蹙起,“他们不是证件都齐全的吗?”

  风珉摇摇头:“这个,属下也不清楚,巡防营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严查所有在贤阳的外乡人。”

  说完他细思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下子瞪圆,叫道:“难道说我们当中有奸细?”

  “应该不是。”管钰摩挲着手中的青花瓷汤勺,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那碗蔬菜鸡丝粥,沉声道,“有奸细的话,不会只是李叔他们那些人被抓进去。你让其他人最近没什么事不要出门,先避过这个风头再行事。”

  “但是大将军不日就要来贤阳了,还有李叔他?”风珉苦着个脸,有些为难,大将军可是大魏国中流砥柱,不能有任何差池,再说李叔他们在巡防营的大牢里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管钰瞟了他一眼,捏了捏眉心,“这事我会安排,看来只能提早动用我一直安排的暗棋。”

  说实话有些烦闷,巡防营这个举动打得管钰措手不及,之前所有的安排又得重新变动。

  风珉面色沉重地立在了一旁,他知道这么一搞,自家少主之前那周密的部署全白费了,心里不禁暗暗骂那个搞事情的人。

  此刻被他骂的那个人正抱着一只大鸡腿在那啃的满嘴流油。

  “呃!真好吃,姚叔明天再给我带一只回来,明天我还想吃。”

  还想吃?姚玄脸色一僵,为了华滋手上这只蜜汁烤鸡他天不亮就去排队,一直排到了下午才轮到。

  这秋日虽然天气早晚阴凉,但大中午的太阳还是热煞人,想他姚玄堂堂御龙卫,又是身姿挺拔长相英俊的一小伙。

  一整日啥事都不干就在那里跟一群无所事事,东家长,西家短的大爷大妈一起排了一上午的队。

  这说出去有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让他更气愤的是那些不差钱的勋贵家族的奴仆纷纷拿着银票在插队,那些豪富世家大族也是不差钱的插队,不然他怎么需要排一上午。

  而姚玄只是御龙卫的一个小队长,虽然俸禄也不低,但要他拿出那么多钱出来买只烤鸡还是不乐意。

  虽说这钱是公主出,但公主比他还抠,只给了十两银子。

  姚玄正要起身退出。

  哪知道方才还笑眯眯,吃的满嘴流油的小娃娃,突的热泪盈眶,那双因为满足而微微眯起的眸子红通通,然后豆大的泪珠儿滚落了下来,抱着大鸡腿的手在微微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