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四十三章六皇子秦文睿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60 2021-04-20 08:28:23

  禁卫军副统领听着急匆匆跑来的手下的汇报,眯起眸子看着大殿中央虔诚地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的华滋陷入了沉思,这么说那个刺客昨晚就在华滋小公主的屋里?

  但是为何华滋小公主能毫发无损地坐在那里听禅?

  难道说此刺客非彼刺客?

  幸好留在后院厢房的禁卫军不多,管钰左躲右藏,终于逃出了安国寺这个堪比龙潭虎穴的地方。

  院墙外,风珉藏身于一棵大树上,他是跟管钰一起来的,只不过管钰让他在外面等候。

  “少主,你终于出来了,”见管钰一身狼狈不堪地从墙头跃下,风珉立刻从藏身之处出来迎了上去,“昨晚安国寺里灯火通明全是行走的兵马,属下都担心死了。”

  “没事,我们回去吧。”管钰朝风珉挥挥手,他累,累了一夜,累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风珉吹了一下呼哨,两匹毛发油光锃亮的骏马从密林深处钻了出来。

  “驾!”

  骏马绝尘而去。

  院墙边的一棵大树上纵身跃下一个黑衣黑甲的男子,满脸络腮胡子,赫然是那个禁卫军副统领。

  他怔怔地望着管钰他们离去的背影,紧锁眉头,自语道:“这两人是什么人?”

  太奇怪了,闯入戒备森严的安国寺,只是在里面走一遭,并未伤害任何一个将士。

  那他们走这么一遭到底想干什么?

  ***

  华滋在安国寺足足呆了三天,杨妃娘娘终于决定,回宫了。

  离开宫里才三日,但宫里却发生大事。

  有个三等小宫女居然在大皇子秦沉羽的膳食里下药,被大皇子身边的花尘抓了个正着。

  华滋坐在自己的床上听着芝兰说着这几天宫里发生的大事情。

  芝兰化身小八卦精,兴奋地将宫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告诉了华滋,说到精彩处还手舞足蹈。

  “公主啊!你不知道那日有多精彩,好可惜公主你不在,不然的话肯定笑都要笑死了。”芝兰眉眼弯弯,脸色看起来又红润了几分,看得出来这三日在宫里过的不错。

  华滋听着听着不由地蹙起了小眉头,三等小宫女去给大皇兄下毒?她能近得了大皇兄的身吗?怕不是有心人特意安排的一个局吧?还是……?

  细想之下,华滋不禁有些毛骨悚然,她闭上眼睛仔细回想着前世的种种,竟然丝毫想不起来大皇兄身边有谁不对劲……

  芝兰见华滋闭了眼,还以为华滋乏了,很有眼力劲的闭上嘴,顺便拿了腰枕放在她后腰垫着。

  “芝兰,你表哥呢?”回来已经有点时间了,但怎么还不见若风哥哥来找自己?

  “表哥啊!大皇子将他派出去了,去哪儿奴婢就不知道了。”

  芝兰正要轻手轻脚地退出屋子,见华滋问她,连忙顿住脚步转过身来。

  “哦!那算了,芝兰你下去吧。”华滋睁开眼睛,眸中一片清明。

  去见了道济法师之后,她的有些谋划得改,不然那疯和尚插手事情就不会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了。

  只是若风哥哥不在,自己手头没有得用的人,这该怎么办?

  “公主,”芝兰走到门边,突然又转过身来,对华滋说道,“好像六皇子回来了。”

  “六皇兄回来了。”华滋猛然坐直了身子,这个六皇兄可不是什么善茬,野心勃勃不说,性格还阴郁,当然比起秦翰泽还是好上那么一丢丢,至少不笨……

  正在浮华宫里给自己母妃韩妃娘娘请安的六皇子秦文睿突然觉得自己鼻子一痒,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皇儿,你怎么了?”韩妃娘娘忙关切地问道。

  “没,没什么。”秦文睿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可能有些着凉了。”

  “皇儿,你可要保重身体,母妃告诉你,你那八皇弟秦翰泽抓周礼上可惹出了大笑话。”说到这,韩妃娘娘嘴角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你父皇都笑得合不拢嘴。”

  八皇弟抓周礼上发生的事秦文睿也有所耳闻,不过传到他耳里的消息多少有些失真,他笑道:“此事我也听说了,八皇弟才多大的孩子,这也正常。”

  “哪儿正常了?”韩妃娘娘可不认为那是正常的事,“平日里你那个胡母妃可是将你八皇弟夸的天上有地上无,好像普天之下就她儿子最聪明。”

  “母妃慎言,难道在母妃眼里孩儿不也是最聪明的人吗?”秦文睿劝道,自己的母妃就是沉不住气,一点点小事情都能左右她的情绪。

  “你跟他不一样,你是真聪明,有多少孩子能跟你一样做到过目不忘,只不过一直被你大皇兄压着才没有在你父皇面前得脸。”

  韩妃娘娘又冷哼一声:“胡妃谁不知道她心里那点小九九。”

  秦文睿又劝慰了韩妃娘娘一番,韩妃娘娘才掩去脸上那明目张胆的幸灾乐祸。

  秦文睿看着自己母妃面容虽然依旧娇艳如花但眼角仔细看已经有些细小的皱纹,心里是既心疼又心累。

  什么时候母妃能跟楚妃娘娘那般心思缜密,喜怒不形于色?还有不要再这么招摇给自己招恨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所有的筹谋都会付之东流。

  韩妃娘娘吐槽完了之后又问道:“皇儿啊!你这次随使团去齐国,你外祖母她身子骨怎么样?”

  “好,外祖母还惦记着母妃你,一说起你就流眼泪,说早知道就不把你嫁的那么远了。”

  听闻儿子这么一说,韩妃娘娘眼眶瞬间红了起来,这么多年独自在异国他乡,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里艰难生活的心酸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在旁人眼里特别热衷与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她曾经也是个对爱情对生活充满幻想的天真少女。

  但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激情都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勾心斗角中逐渐逝去,最后留下一个在她人眼里不甚美好的她。

  韩妃娘娘拿起帕子拭了拭眼角,将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拭去,皇家的女儿怎么能如此的脆弱。

  然后哽咽声音问:“你那个皇帝舅舅他怎么说?他有没有说要助你一臂之力?”当年她就是为了让皇兄能顺利登上皇位才远嫁西秦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