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三十三章先不打草惊蛇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72 2021-04-10 08:29:06

  “真有这么一个人啊?”华滋皱起了眉头,前世胡妃娘娘好像并没有这么一出戏,难道说是自己改变了这次抓周礼的走向,提前将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炸出来了?

  “嗯!属下看得很清楚,那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玉芙宫,属下怀疑他有内应。”凌若风点点头,自昨晚亲眼见到那个黑衣人在皇宫中自由出入,心里头便是悬了一块大石头。

  “公主,我们要告诉陛下吗?”

  “不,先不打草惊蛇。”华滋深思熟虑了一下,问道,“若风哥哥,高昭最近在京城吗?”

  “公主你这是怀疑高统领吗?”凌若风很快就猜到了华滋的意思,“但是他前几日便被陛下派往大燕国了。”

  “派往大燕国了?”说到大燕,华滋不由地想起了车夫黎大叔那张满是沧桑的脸,也想起了自己对他的承诺。

  然后托着下巴状似无意地问道:“若风哥哥,听说这次大燕国要割让十五城给我们西秦国?”

  凌若风点了点头,不过脸上却没有得了胜仗的喜悦,“是的,这次我们西秦国将大燕打的屁滚尿流,大燕那个皇帝吓得是连着他的京城蓟城都不要了,带着他的臣子和妃嫔皇子还有十多万的大军逃走,只是可怜了城中的老百姓和守城那几千名燕军。”

  能让若风哥哥如此说,想必这场蓟城之战甚是惨烈,华滋仰起头轻声问道:“若风哥哥,那攻打大燕国的是哪个将军?”

  听到华滋的问话,凌若风眼中闪过一丝愤慨,还有一丝不屑,“是樊将军。”

  “樊将军?”华滋心里咯噔了一下,果然是他,父皇麾下的大将当中就属他喜欢屠城。

  西南马匪出身,残酷狠毒,在战场为了胜利不择手段……为众大将不齿,在朝堂中颇受争议。

  凌若风轻嗤一声,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对,就是他,十万大军还被蓟城几千守军压着打,直到半个月之后才将蓟城攻下。打不过就恼羞成怒屠城,也不想想看蓟城最后留下的全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看着凌若风那张义愤填膺的脸,华滋知道凌若风跟在大皇兄身边久了,对于樊将军这样残暴狠毒,和屠杀平民百姓的人还是非常的不喜。

  华滋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这个樊将军上辈子是被大魏的李慕将军打败,败了之后怕父皇责罚逃到了大燕,还带去了西秦国边疆各处的兵力部署图,并献给了大燕那位狰狞狠戾,睚眦必报的太子。

  因为樊将军献给大燕太子的兵力部署图,西秦国在大魏和大燕两面夹击之下,最终西秦国惨败,损兵折将,国力倒退了十多年。

  留这个樊将军对于西秦国来简直就是个祸害,但是要怎么夺他的兵权呢?他手下那些兵对他可是忠心耿耿的。

  还有这人是现在让黎大叔来干翻他?还是日后留给魏国的李慕将军干翻他?

  虽然说他后面是会反,但现在的他对于西秦国还是忠心耿耿,也为西秦国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自己这样算计他会不会引起其他大将寒心?

  华滋烦恼不已。

  凌若风望着华滋小眉头紧锁,双手托腮,一副陷入沉思之中的模样,想了想问道:“公主,您还有什么事需要属下去做?”

  华滋端起床边矮桌上刚才喝药时放置的茶盏,浅浅呷了一口,嘴里苦涩的很,那药的味道还真的是久久不能散去。

  “若风哥哥,这些天就麻烦你帮我盯着玉芙宫,有什么异常赶紧赶紧通知我,还有我们之间的事不要让大皇兄知道。”

  这些事情必须都瞒着大皇兄做,不然他决计不会同意自己去算计别人。

  凌若风点点头,“属下明白。”

  凌若风跟随大皇子这么多年,太了解自家主子的脾性了,如若让他知道自己和公主在背后做了这些安排,绝对会反对。

  凌若风起先是对华滋说的这些表示非常怀疑,不过经历了昨日的种种他不再把华滋说的这些话当成童言无忌,也非常地认可华滋的所作所为。

  自家主子就是人太好了,对于喜欢找茬,喜欢处处跟他对着干的六皇子都不摆任何兄长的架势,也不跟他一般见识,这要是自己有那么欠扁的弟弟,肯定爆揍他一顿,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

  凌若风走后,荷叶终于将华滋要的吃食做好了,拎着食盒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哇!好香呐!”华滋吸了吸鼻子坐在桌旁,看着荷叶将吃食一一放在红漆木的大桌上。

  “芝兰,进来。”华滋朝门外喊了一声。

  芝兰喜滋滋地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两颗糖块,缀满芝麻粒的糖块,做工有些粗糙。

  是刚才凌若风走的时候特意给她的,本来凌若风也想给华滋,但想想华滋——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怎么会看上他给的糖块,左思右想之后就放弃了。

  “芝兰,你这是芝麻糖吗?”哪知华滋看到这糖块眼里光芒四溅,像一团迸溅的火花。

  这芝麻糖前世她吃过,那个人亲手制作给她吃,她还记得那日她,千璎姐姐,还有蒙潆,墨桑,萧凌她们都在。

  大家亲眼看着他将芝麻炒香,用水和一种不知名的糖块放在一起,然后用小火边熬边搅拌,熬制浓稠,颜色焦黄之际倒入炒好的芝麻搅拌均匀。

  那时大家同心协力将糖块压实整平,最后趁热切成块,她还记的自己切的那糖块特别厚实,而且还被他取笑说像砖块。

  华滋特别怀念前世大家一起历练的快乐时光,但是为何后面他会跟秦翰泽勾结到一起?难道说当初他接近自己也是别有用心?

  想起这些华滋晶亮的能迸出火花的眼睛一下黯淡了下去,心中酸涩无比。

  “是的,表哥给的,特别的甜。”芝兰见华滋神色微变,忙将手中自己还没有咬过的那块递给华滋。

  华滋接过糖块轻轻的咬了一口,与前世一样香甜酥脆不粘牙,“真好吃。”

  糖块不大,没几口就吃完了,芝兰看了看自己手中才咬了一口的糖块,吸溜了一下口水,特别不舍,但又特别义气地将糖块递给华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