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三十一章怎么会这么多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46 2021-04-08 08:30:25

  “夏太医怎么样?”杨妃娘娘见夏太医收回了搭在华滋脉上的手,忙担忧地问。

  “梦魇俗称鬼压床,是睡觉时因为做梦受到了惊吓,这可能跟白日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小公主她感到害怕有关。”

  夏太医拿下放置在华滋腕上的帕子,“微臣给公主开几贴静气凝神的方子吃吃即可。”

  夏太医写好了方子,嘱咐林嬷嬷:“三碗水煎成一碗即可,不过这药有些苦,你要多准备点蜜饯果脯,吃上个把月,小公主应该就会好起来了。”

  楚妃娘娘亲自将夏太医送了出去,林嬷嬷亲自去太医院的药房抓药。

  “秀宁,你不用太担心,”返回来的楚妃娘娘看到坐在床沿擦着眼泪的杨妃娘娘,劝道,“夏太医既然说华滋无事便不会有什么问题。”

  “楚姐姐,你说华滋这么小的孩子天天梦魇,她半夜里吓醒过来该有多害怕,我这个当娘的居然什么都不知道。”杨妃娘娘她是越想越心疼。

  楚妃娘娘又道:“秀宁,这也不是你的错,刚才夏太医不是说了,是白日里发生了什么让她害怕的事,”说到这楚妃娘娘叹了口气,“接下去华滋身边不能断人,我让青燕挑几个得力的大宫女过来。”

  “多谢楚姐姐。”杨妃娘娘握着女儿那冰凉的小手,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

  就在这时,华滋悠悠地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屋子的人,各个都拧着帕子一副担忧地不行表情,尤其自己的母妃还眼圈红红的。

  她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纳闷地看着屋子里的众人,怎么会这么多人?

  “公主醒了!公主醒了!”低垂着脑袋无比自责的芝兰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华滋醒了。

  屋子里所有人心头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松了。

  候在门外的那些嬷嬷和宫女听说华滋醒了,纷纷松了一口气,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杨妃娘娘眼底掩不住的欣喜,她连忙弯下腰,手轻轻放在华滋的额头,“华滋,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华滋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己的母妃,“母妃你的眼睛为何是红红的?”

  杨妃娘娘被华滋这么一问先是一愣,随后拿起帕子擦了擦眼角,怜爱地说道:“母妃这是高兴,丫头,你梦魇为何不告诉母妃?”

  “啊!”华滋眉心蹙起,母妃这是也知道了吗?这几日她不来找母妃也是怕母妃担心。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皇帝那里,林海在门外听到自己留在荣华宫的小内侍来报华滋公主醒了,忙屁颠屁颠地跑进御书房,满目惊喜地说道:“陛下,陛下,华滋公主醒了。”

  “华滋醒了?”皇帝立马放下手中的奏折,“摆驾荣华宫。”

  “陛下,这大魏的事怎么办?”丞相李茂连忙上前问道。

  “这事让大皇子处理。”皇帝朝他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御书房。

  李茂转头看向刚才还立在皇帝身侧的秦沉羽,“大皇子……”话还没有说完即被秦沉羽打断。

  秦沉羽朝李茂颔首:“丞相,此事明日再议,本公子也要去看看华滋公主。”

  “大皇子,这事十万火急。”李茂脸色有些难看,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蒙阗,期待着他能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帮忙说上一二。

  今日他们四个因为通武侯萧戟攻打魏国大败而归这事在御书房里商量后续的事宜。

  还有大魏的主动示好,他们参不透魏王心里的想法,又怕这是个阴谋,一时之间还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蒙阗弹了弹自己的袖子,朗声道:“丞相,本将也要去看看华滋小公主,这事明日再议。”说完大踏步地跟在秦沉羽身后。

  “你…你…”李茂的主动示好碰了一鼻子灰,气的指着蒙阗。

  蒙阗回首望着李茂道:“丞相你有七窍玲珑心,这事你再想想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我们西秦国在中原五国里不都是一直被他国忌惮的吗?”

  这话如同棒槌一样在李茂耳边响起,李茂看着蒙阗的背影怔怔地出了神,想了许久才想明白蒙阗这话的意思。

  ***

  皇帝他们三人赶到荣华宫的时候,华滋正眼泪汪汪地看着母妃手中端着的那碗乌漆麻黑的药。

  杨妃娘娘柔声细语地劝哭成泪人一样的华滋,“乖,我们华滋乖,喝了这药我们华滋这梦魇就会好了,我们华滋以后都不用怕这梦魇了。”

  一进屋,皇帝和秦沉羽就关切地走过去,华滋看到父皇和大皇兄来了立刻从床上跳下来,吓得杨妃娘娘手一抖,手中的药汤都差点儿撒了出来。

  “父皇,华滋不要吃药。”华滋一把抱住皇帝的腿,委屈巴巴的小模样看起来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皇帝弯下腰一把捞起她那软软的小身子,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华滋不是梦魇吗?吃了药就不会再梦魇了,难道华滋不想每天都美美地睡上一觉吗?”

  “不要喝,这药太苦了。”看着那碗泛着黑光的药汁,华滋想起来了前几天喝的那药,既苦又涩,要有多难喝就有多难喝。

  现在好不容易不用再喝药了,母妃居然让夏太医又开了一个月的药,再喝一个月,她这条老命都要喝没了。

  华滋小嘴巴耷拉了下来,抱着皇帝的脖子眼泪汪汪:“父皇,华滋不想喝药药,华滋没有梦魇了……”

  没有梦魇?听到华滋这话,皇帝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为了不喝药,这么小的丫头居然知道睁眼说瞎话。

  最后还是秦沉羽出马,华滋才眼含着热泪,一脸不开心,一脸不乐意地将那碗乌漆麻黑的药喝完。

  喝之前还讨价还价要一个月的药压缩到半个月。

  疼爱她的皇帝在华滋那双雾气蒙蒙的眼睛注视下无可奈何地退让了,他低头哄道:“好,好,我们华滋不喝一个月,只喝半个月,不过华滋你要乖乖地喝药。”

  得逞后的华滋低下头,嘴角微微上扬,眸色深深。

  靠在门框上的蒙阗看着这一幕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淡笑,这丫头机灵的不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