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二十一章凶残的麻袋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95 2021-03-29 08:31:22

  华滋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看向高城,伸出白嫩的手指头指了指管钰,风珉还有刚才那个青衣劲装男子,道:“高城,他们三个少一根头发,我都要找你算账。”

  高城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公主才多大,怎么知道自己事后要找那三人的麻烦?怎么知道自己有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这京城里消失的计划?

  华滋不管大厅里一众人的目瞪口呆,她打了个哈欠,趴在凌若风肩上神色萎靡不振。

  进了雅间之后,华滋眼眶微红,可怜巴巴地秦沉羽伸出了手,手掌心都肿了,“大哥,华滋手疼。”

  秦沉羽抬起华滋的小手,瞧见白嫩嫩的手心里通红一片,心疼不已,“花尘,药。”

  花尘立刻从袖中掏出一个翠绿的玉瓷瓶递给秦沉羽,秦沉羽打开,挑了一点抹在红肿处。

  看到他手中这瓶药,姬千璎睫毛轻闪了一下,狐疑地看向秦沉羽,这位大哥哥怎么也有这个药?

  楼下情况如此混乱,胖掌柜心急如焚,但又不敢离开自家小姐半步。

  此刻见秦沉羽好像有话要跟华滋说,聪明的他立刻抱起姬千璎告退出来。

  雅间里只剩下秦沉羽,花尘他们几个。

  “为什么要打高城?”秦沉羽定定地看着华滋,轻声问道,“你可知道他是谁吗?”

  华滋摇摇头,“看他讨厌。”

  “看他讨厌就将人揍一顿,还把自己的手打肿了?”秦沉羽不信。

  “谁让他骂侍卫叔叔,骂侍卫叔叔就该打。”

  跟着他们一起上来的青衣劲装暗卫心里一暖,被只有三岁的小主子护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虽然打人是不对,”说到这秦沉羽顿了一下。

  华滋低垂着脑袋还以为大皇兄要责怪自己,哪知秦沉羽话风一转,笑道:“不过那个死胖子是该打,但是我们华滋下次要聪明一点,等没人的时候套上麻袋狠狠地揍他一顿。”

  刚才高城那狂妄的态度,嚣张的气焰,恶毒的诅咒让一向好脾气的秦沉羽几乎按耐不住想要亲手将他胖揍一顿。

  听到这话华滋眼睛一亮,对,找个没人的时间,套上麻袋再揍一顿,什么时候不开心都可以将高城套上麻袋再揍一顿,如果被父皇知道大不了痛哭一场。

  楼下大厅里高城怔怔地望着楼上的雅间,心底不甘,但又无可奈何。

  他咬紧了牙,招呼两个随处,“我们走。”然后带着两个随从离开了。

  他一离开,大厅里顿时炸开了锅,一阵欢呼声此起彼伏。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高小霸王又要发疯了……”

  “高小霸王终于碰到硬茬子,可喜可贺啊!”

  “看高小霸王吃瘪本人很开心,来来,今天本人请客我们继续喝。”一个平时受过高城欺负的纨绔高兴地朝小二哥招手,“小二,再来两壶酒,还有小菜也再来两个,对了,要来你们店的招牌菜。”

  高城走出天香楼恨恨地转过头看着天香楼那三个龙飞凤舞的行书大字,脸上露出恶鬼般要吃人的狰狞表情,“华滋小公主,你给爷等着,爷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跪在我高城面前求饶。”

  紧随其后踏出天香楼门槛的管钰攥着的拳头指节发白,心中登时怒火冲天,怎么会有这么睚眦必报的人?

  那只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而且还是他们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他居然还想着报复。

  “风珉,让人废了高城一条腿。”

  “好,属下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怕主子您不同意,这下好了,属下一定把这事干得漂漂亮亮,让他的腿废的不能再废,即便是药王谷的神医过来也无计可施。”风珉大喜,他本想偷偷去干。

  管钰看着前面还在骂骂咧咧的高城提醒道,“记得做的隐蔽点。”

  “属下明白,套个麻袋再打,保准他都不知道是谁打的。”风珉开心地领命去安排此事。

  楼上雅间秦沉羽看着伏在凌若风肩上轻声打着小呼噜,睡得正香的华滋,伸出手拭去她眼角挂着的那颗晶莹的泪珠。

  看到华滋这副模样,秦沉羽寒着脸吩咐花尘:“去,让人废了高城一条腿,做得隐蔽点,不要让别人知道是咱们做的。”

  “是,属下给他套麻袋,让他吃个哑巴亏。”花尘笑道,“反正他多的是仇家。”

  没多久,高城骂骂咧咧地路过一个暗巷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一个麻袋从天而降,直接将他兜头套住。

  高城惊慌地大叫:“青峰,青云,死哪里去了?”

  只不过那两个随从早就被人家一招打晕。

  “你们是什么人?”

  高城在黑乎乎的麻袋里挣扎:“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啊!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麻袋外一只脚顶着他的面门,“想打你需要找理由吗?”随即噼里啪啦一阵拳打脚踢。

  “啊!啊!啊!”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在无人的暗巷。

  刚刚赶到的花尘目瞪口呆,真的有人比自己速度还快。

  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他们几个还特意换了一身衣裳,蒙好面巾,所以慢了别人一拍。

  此刻高城已经痛得发不出声音,只能看到麻袋在一抽一抽的抽动着。

  风珉优雅地拍了拍手,敢对自家少主不敬,打他一顿都算是轻的,哦,对了,少主说废了他一条腿,刚才打的开心差点忘记了。

  想着风珉从袖袋里抽出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往高城的脚筋上一挑。

  原本呻吟着的高城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哀嚎,风珉立刻点住穴道,然后将匕首在麻袋上擦了擦,擦去高城的鲜血,抬起头来便对上花尘那黑巾后面露出来的眼睛,震惊,诧异,惊讶,惊愕等等,唯独没有杀气。

  风珉深深地看了花尘一眼,毫无负担地带着自己的人光明正大地从花尘他们几个面前走过。

  待风珉他们走远了,花尘身后的暗卫走上前来。

  花尘看了一眼麻袋里那个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此刻还在蠕动哀嚎着的高城叹了一口气,被人捷足先登了,再打下去恐怕要一命呜呼了。

  不用他说话,身边的暗卫便明白他的意思,一眨眼功夫,暗巷里只剩下蠕动的麻袋和昏迷不醒的两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