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七章不要让外人知晓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71 2021-03-15 08:42:30

  不多时,芝兰就带了个面色黝黑,五官硬朗,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年走了进来。

  这个少年是芝兰的表哥,林嬷嬷的大儿子凌若风。

  在大皇子秦沉羽身边当侍卫,深得秦沉羽的信任。

  凌若风恭敬的朝华滋行了个礼,“公主您找属下?”

  “嗯!若风哥哥,我想让您帮我把这块玉佩找家当铺当了。”华滋一副小大人模样正襟危坐在金丝楠木的矮桌旁,手里拿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白玉雕成的玉佩。

  “当了?”毫不意外,凌若风也是被惊到了,什么时候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需要当玉佩过活了?

  “嗯!当了,这玉佩在我这里也没有多大的用处,还不如换成银票。”华滋蹙起眉头,一副烦恼无比的样子。

  “换成银票?”凌若风看了一眼华滋手中的玉佩,这么好水头的玉佩当了多可惜啊!只不过华滋是公主,是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是主子,哪怕她现在只有三岁,她的吩咐作为下属的自己也只能听。

  “好,不知道公主是要死当还是活当?”凌若风面色沉静地问道。

  “死当还是活当?”华滋歪着脑袋想了想,前世也没有典当的经验,压根不知道何为活当,何为死当?

  凌若风见华滋神色有些不解,忙上前解释道:“死当价钱会高一点,只不过就是不能赎回,活当正好与之相反,价钱低不少,但等您想赎回的时候可以赎回。”

  华滋捏了捏手中的玉佩,这玉佩好像是之前父皇赏赐给自己的,不过是为何赏赐她倒是记不怎么清楚了,她重生回来都三岁了,哪里还记得三岁之前的事情了,今日要把它典当完全是看它个头比较大,好像比较值钱的样子。

  凌若风见华滋一头雾水,好像根本理解不了死当和活当的意思,他垂眸细细地思了思,“公主,属下还是先拿去让外面的当铺了解一下情况,属下也没有典当过东西。”

  凌若风哪里敢真的替华滋将这御赐之物典当,华滋人小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但他不小了,知道典当御赐之物可是大罪,搞不好会人头落地。

  华滋歪头想了想,“也行,若风哥哥,这件事情就麻烦若风哥哥替我去外面看看……”说着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了凌若风,她现在需要钱,她已经想好了计划,只不过计划的实施都需要钱,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华滋因为无法跟凌若风讲清楚为何要典当玉佩,所以凌若风提议先估个价,了解一下外面的行情,她才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属下这就去办这事。”凌若风接过玉佩,将它放在腰侧的锦囊里。

  “若风哥哥,这事不要让外人知晓。”华滋点点头,叮嘱道。

  “属下明白,请公主放心。”凌若风朝华滋行了个礼就匆匆离去。

  华滋看着凌若风的背影怔愣了一会儿,若风哥哥,前世的若风哥哥就死在了皇陵中。

  若风哥哥带兵守皇陵,国破时,皇陵也没有幸免于难,若风哥哥带着所有守皇陵的士兵面对百倍于己方的人马宁死不屈。

  最后若风哥哥被活捉,那些人为了找到皇陵的入口,为了那些与父皇一起长眠于地下的金银财宝,百般折磨若风哥哥……

  想起凌若风死前那副惨状,华滋眼眶湿润。

  芝兰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华滋,公主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自己表哥的背影都会眼眶红起来?

  “公主?”芝兰低声唤道。

  华滋收回视线,她心里好难受啊!只要一想到自己身边的人前世那么的惨,而自己重生了,却重生在这么小的年纪,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心里就堵得慌。

  “芝兰,我母妃呢?”华滋醒来好一会儿了,却没有见到自己的母妃。

  “娘娘她去安国寺替公主祈福还愿了。”

  华滋烧了三天两夜可把杨妃娘娘给吓坏了,杨妃娘娘她是因为长得清丽温婉,酷似年轻时候的楚妃娘娘而备受皇帝的宠爱……

  “芝兰,我们去父皇那里看看。”

  芝兰小脸僵了僵,陛下那么凶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去,不过公主要去她只能委屈自己陪公主去找那个看起来凶巴巴而且还动不动就要杀人的大暴君。

  她替华滋梳理了一下头发,华滋头发并不多,只能扎两个小揪揪,所以皇帝赏赐的那么多首饰一样都用不上。

  华滋嫌弃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这么小,白嫩嫩的小脸肉嘟嘟的,眼睫毛细密而纤长,忽闪忽闪的,看起来就像个小睫毛精。

  其实一点都不丑而且还很可爱,但是华滋现在的心里就想快快长大,早点在乱世来临之前做好准备,将西秦国和秦氏皇族拖出那灭国亡族的深渊之中。

  “哎!”华滋深深地叹了口气,自己现在人小言微,无论说什么大家都不会信,只会当她是小孩子瞎胡闹。

  梳理好了之后,华滋迈着小短腿走出了自己的房门,就看到房檐下立了一排穿着黑衣黑甲,看起来冷面无情的侍卫。

  为首的侍卫见华滋出来都恭敬地喊道:“公主,您这是要去哪里?”

  华滋抬头看了一眼他,很陌生,这不是之前的那些侍卫,她记得自己宫中的侍卫首领是一个黑壮的大哥哥。

  “芝兰,大壮哥呢?”

  芝兰眼神瞬间暗淡了下去,华滋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说?

  下一秒就听到芝兰哽咽地说道:“大壮哥前几天为了保护公主深受重伤,不治而亡了。”

  华滋心下一沉,“那小丙哥呢?”这些侍卫对华滋都很好,尤其是小丙经常会用草扎一些草编的蚂蚱逗华滋。

  “也死了…”芝兰眼眶湿润,带着哭腔说道,“前几天的那一场挟持所有的侍卫都死了。”

  华滋咬了咬下唇,眼睛里潮红了一片,“那嬷嬷和月儿姐她们呢?”这几日都没有看到那个把自己从小带大的嬷嬷。

  “也死了。”

  华滋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只听“哇”的一声,小丫头的泪珠子吧嗒吧嗒落了下来……

  “公主,公主。”芝兰想轻声劝道,只不过她自己也没有忍住,紧接着泪珠子跟断了线似的掉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