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六章没有钱什么都做不了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85 2021-03-14 08:03:07

  “大皇兄,秦翰泽不是个好东西。”华滋抽抽嗒嗒地说道。

  “什么?八弟他欺负你了?”秦沉羽一脸懵圈,八弟秦翰泽还是个话都说不清楚,路都走不稳的小奶包,他哪来的能耐欺负华滋?

  不,他不是仅仅欺负这么简单,他把所有的皇兄皇姐都害死了,他还把父皇辛苦打下来的江山给害没了。

  只是这一切,华滋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大皇兄说,说出来大皇兄也不会信,毕竟秦翰泽现在还是个只会吐泡泡的小奶包。

  跟父皇说呢,父皇也不会信,而且秦翰泽的母妃现在正当宠,风头正盛,自己这样做不是正中她的下怀,害了唯一能跟她争上一二的母妃。

  华滋寻思着只能把这一切默默地藏在心里,她伏在秦沉羽怀里轻声地抽噎着,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当初自己被五马分尸时的情景。

  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恐慌和惊惧,还有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华滋瞬间就通体生寒,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华滋,你怎么了?”秦沉羽很快就发现了怀里小丫头的身子在瑟瑟发抖,连忙关心地问道,“华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华滋深吸了一口气,将那股从脚底板涌上来的寒气压了下去,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既然老天让自己重生了,虽然只是个三岁的小萝卜头,但上苍也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来谋划这一切,她绝不能让大皇兄还有父皇和西秦国再如前世那般灰飞烟灭。

  “大皇兄,”华滋稳了稳神,“华滋想去天香楼。”

  秦沉羽吃了一惊:“你去天香楼干什么?还有你怎么知道天香楼的?”

  一个只有三岁的小团子怎么会知道天香楼?秦沉羽狐疑地看向华滋。

  被大皇兄这么一问,华滋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只有三岁,一个三岁的小团子连宫门都没有出过,怎么可能会知道天香楼呢?唯一一次出宫门还是被挟持……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答道:“天香楼,呃!是蒙潆告诉我的。”

  她在被五马分尸的时候看到了天香楼的老板娘雪娘带着天香楼里一帮小二和杂役潜伏在人群中随时准备救自己。

  只是秦翰泽这厮其他能力没有,这个屠杀兄弟姐妹的能力倒是杠杠的。

  整个法场围的是水泄不通,为了救自己天香楼的一众人接二连三地倒在血泊之中,最后只剩雪娘她一个人红着眼睛逃出重重包围圈。

  她清晰地记得当时的监斩官高昭嘴角那抹戏谑的笑容,和狠戾的声音,“哈哈!没想到秦沉羽死都死了,还有这么多人效忠于他,还有这么多不知死活的人来劫法场!”

  直到临死之前她才知道原来天香楼还有锦绣坊,悦来客栈都是千璎姐姐的人,千璎姐姐的人为了救自己损失惨重,先是劫狱,劫狱不成又去劫法场。

  千璎姐姐,华滋重生了,华滋要来找你,前世华滋蠢,害死了所有人,这一世华滋绝不会再犯上一世的错误,让大家都枉死。

  华滋思量到这,愧疚的情绪在胸中翻腾汹涌,她闭了闭眼,掩去眸中无尽的伤痛,“大皇兄,华滋听蒙潆姐姐说天香楼的糕点非常好吃。”

  蒙潆是蒙阗大将军的女儿,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女孩,不过蒙阗疼女儿,天香楼那种地方带蒙潆去也不奇怪。

  秦沉羽不疑有他,抬手轻轻地擦拭着华滋挂在眼角那晶莹的泪珠,柔声说道:“你想吃,大皇兄这就让花尘出宫去买,不一定非要去天香楼吃。”

  华滋低下了头,她知道大皇兄是担心自己的身子,只是她实在是想出宫找千璎姐姐,思量片刻便抬头看着秦沉羽,可怜巴巴地说道:“大皇兄,华滋想出宫。”

  秦沉羽看着眼眶还有些红的华滋,沉思了一会儿才道:“等华滋身子好了,大皇兄就带你出宫去,顺便去看一下蒙潆。”

  “好,谢谢大皇兄。”华滋顿时破涕为笑。

  秦沉羽每日功课都非常的繁忙,皇帝是把他当成继承人在培养。

  他不仅要学文还要习武,只能在华滋这里略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

  待秦沉羽离开之后,华滋躺在床上前前后后的将前世发生的所有事情理了一遍,只觉得前世的自己当真是傻得可爱,她自嘲地笑了笑。

  然后招呼芝兰进来帮她更衣,“芝兰……”

  “公主。”芝兰放下手中的糕点立刻推开雕花木门从隔壁走了进来,见华滋光着脚丫子从床上翻下来,吓得芝兰连忙跑过去扶住华滋的胳膊,说道:“公主慢一点,奴婢帮你。”

  幸好华滋的床不是那种高脚床,不然华滋这么一翻肯定会摔个大马趴在地上。

  “芝兰,现在什么时辰了?”

  “未时。”芝兰低头替华滋穿好罗袜套上缀着东珠的小绣鞋,“公主要不要吃块糕点?刚才大皇子赏给奴婢的糕点特别好吃。”

  华滋摸了摸自己有些瘪的小肚子:“好,我也有点饿了。”

  芝兰连忙去隔壁自己的小房间里将刚才大皇子赏赐的两盒糕点拿过来。

  华滋拿起一块桂花糖蒸栗粉糕轻咬一口,香甜软糯,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华滋吃完糕点便让芝兰将她那个小锦盒拿了出来。

  芝兰一脸狐疑地看着华滋,有些想不明白小公主这是想要干嘛?

  锦盒里放的都是陛下赏赐的和宫妃们送的礼物,不仅有来自东齐国的东珠,还有来自北燕的红宝石,更有来自南楚的玛瑙。

  只要当世稀有的珍宝,西秦国君王秦昭都让人搜罗回来送给自己的女儿,其实他女儿很多,不过他最喜欢的是这个一出生便花香扑鼻的小女儿。

  “芝兰,你让你表哥将这块玉佩拿出去当了。”华滋在锦盒里挑挑拣拣,找出了当中看起来最值钱的东西——一枚通体雪白透亮的羊脂白玉玉佩。

  “当了?”芝兰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公主她又不缺钱?她需要典当玉佩吗?

  “嗯!当了,换成银票。”换成银票,她要从现在开始就替大皇兄谋划未来,大皇兄不爱争,她替大皇兄争,反正绝对不能让秦翰泽那蠢货登上高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