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昨夜月寒,今宵梦暖
展开

昨夜月寒,今宵梦暖 吃喵的鱼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短篇短篇小说

34.21万字| 992总收藏

他说,苏今,好久不见。
她说,好久不见,林涵。
他说,我听闻你过得并不好。
她说,这与你何干?
尘世男女,兜兜转转,不过一个情字。苏今与林涵,第一年,她爱他,他不知。第二年,他牵她手,月下许诺。第五年,他被迫离开,她未去相送。第六年,他订婚,她嫁人。故事到此,她与他或许相忘于江湖的千万人之一。只是,时光兜转,五年后,她离婚,他回来。她却对他说: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一个关于过往和现在的故事,一段夹杂爱恨和纠缠的情感。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吃喵的鱼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4.21万

  • 创作天数

    113

更多迷妹总榜

  • 1

    紫川LH

    2,954 迷妹值

  • 2

    607727

    1,566 迷妹值

  • 3

    言吧书友15013402161471050

    1,324 迷妹值

  • 4

    言吧书友15015353029244947

    1,324
  • 5

    水雾月婧

    1,302
  • 6

    言吧书友15209185704136653

    1,140
  • 7

    言吧书友15144251262250020

    1,140
  • 8

    言吧书友15220444358642169

    1,140
  • 9

    言吧书友15168207853786134

    1,140
  • 10

    言吧书友15253932224474162

    1,140

同类推荐

  •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她书穿成了女配,可怜兮兮地混在公堂的男男女女中,正等着知县大人配婚。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按照剧情她注定是炮灰,超短命的那种。她不认命,急切的视线在人堆里可劲儿地扒拉,终于挖掘出他。夭寿呦,感情这小哥哥,竟是男二!连女主都无法觊觎的狠人!这位爷有秀才功名在身,却被至亲算计,入宫成为残缺不完整的太监。他生生地熬过种种苦难,任御马监掌印太监,最后成了人人敬畏的提督大人。他曾颠沛流离,人人嫌

  • 陆先生爱她很多年

    莓海墨

    别人都说青春期的恋爱是甜甜的,可沈念安却觉得自己的青春期像是不小心喂了狗!别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沈念安却觉得她跟陆林稹之间隔了一个撒哈拉大沙漠!第一次见面,她不小心强吻了他,被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第二次见面,她当着全班人的面要他做她男朋友,还是被骂了句有病,第三次见面,她为了他特意去染了个黄色大波浪,又被骂了句出门不照镜子。第四次、第五次…每次都是她在追逐他的脚步,等到她累了要放弃的时候,他却不知

  • 小唇丹

    欲妆

    她是赵国云阳伯不受宠庶女,是南王府受尽折磨的前王妃,是寄人篱下的小厨娘。后来,她是齐大少的朱砂痣,是殷族唯一嫡长媳…是殷家十六爷的命!大赵亡国那日,他兵临城下,他的姑娘一袭红妆立于城楼,他笃定:“别怕。”三千箭雨擦身而过,独未伤她。南王的凄厉的声音定格在了即将碰到季绾的最后一刻。他上前抱走了自己的姑娘,将她的头摁在怀里,遮住身后血泊,扭头轻笑:“亡国而已,是最轻的惩罚了。”【男主重生狼犬系,女主也

  • 偏宠

    欲妆

    【新书《太师宠妻这条路》正在热火开炉,大家可以移步瞅瞅哦~】温眉以为,自己只要忍到出嫁就好了。没成想,被人当软柿子捏。所以……那就不忍了吧!继母哭哭啼啼?那不如回娘家散散心。妹妹矫揉做作?姐姐的巴掌接好了!暗算她?一个别想跑。她是娘亲舍了命生下来的,可不是让人搓扁捏圆的!就是豁出名声清白不要,这日子也得捋直了!不料无耻丞相穷追不舍,这一次,温眉是真没辙了。以为嫁他不过是权宜之计,谁知成亲后遭祖母刁

  • 师父他总是不对劲

    汐池

    褚小桃一直以为师父说的长师如父真的是长师如父,关键她丢了一魄,所以脑子里一直缺根筋。但便是这样,她也从未想过她的师父,众仙眼里最是修身养性,秉节持重的清离仙尊,会骗她!交个朋友,师父说:“狐者善媚,吸你精气,害你性命,乖,不跟他玩。”褚小桃:“好,好的师父。”共泡温泉,师父说:“想要摸便坐为师怀里,自家师父,怕什么?师父又不是别的男子。”褚小桃:“可,可以吗?”中了烈药,师父说:“为师独自难以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