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顶流大佬眼里只有我
展开

顶流大佬眼里只有我 B6馆长 著

连载中 公众 VIP 短篇短篇小说

25.24万字| 24总收藏

棠蔓在一场爆炸中灵魂出窍,发现自己变成了鬼,还只能在顶流大佬祁空身边二十米范围内活动。
与顶流捆绑的第1天,棠蔓惦记上了他的床。
与顶流捆绑的第2天,棠蔓惦记上了他的背。
与顶流捆绑的第3天,意外闯进浴室的棠蔓惦记上了他的身。
与顶流捆绑的第N天,棠蔓惦记上了他的人……
……
醒来后的棠蔓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梦,直至在一场宴会上,与祁空遥遥四目相对,祁空大步过来堵住了她的路,棠蔓疏冷淡漠地绕开他:“祁影帝,你认错人了。”
后来,帝城大学前生物工程学博士祁空来母校特邀讲座,棠蔓在讲台上那一堆粉丝送他的礼物里,拿走了三明治扔掉。
目睹了全程的祁空从后门靠近座位上的棠蔓,俯身在她耳边低语:“知道我吃不了三明治的只有她。还要假装不认识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4

排名170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30

排名92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书菜谁果投了2张推荐票
  • 书菜谁果投了2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B6馆长

  • 作品总数

    7

  • 累计字数

    403.97万

  • 创作天数

    1184

其他作品

  • 夫人和向少又在争首富了

    【甜爽燃】 从平行时空穿越过来的姜落灵,发现自己代姐出嫁,英年早婚。 以为只要自家老公爱上她就能回原时空的姜落灵,天天变着花样散发魅力—— 姜落灵假装在桌子上嗑了下:“老公,我手被桌子撞了,要你呼呼才能好。” 向沼扔给她一个电风扇。 姜落灵用绷带裹好右脚:“老公,我脚受伤了,走不了,你背我。” 向沼推给她一个轮椅。 屡屡失败的姜落灵,在与旗下各奢侈品牌老总开视频会议时,怒拍桌子打断他们:“怎么能让男人快速爱上女人!” 各总裁:“……” 还以为这位手握奢侈品牌半壁江山的LX集团幕后boss、马甲无数的大佬,又要骂他们设计太烂、一点用都没有呢。 直到—— 最新全球富豪排行榜公布,峰沼集团挤下LX集团登顶,峰沼集团幕后大佬身份被挖。 当晚,姜落灵指着男人控诉:“你说你只是峰沼集团的小员工!” 向沼:“你说你只是LX集团的小助理。” 男人将女人抵在门后,暧昧低语:“向太太,你不是说爱我的全部吗?现在不敢爱了?” 姜落灵:“?” 明明任她百般撩拨就是对她没反应的啊。 这诱哄的语气、深情款款的目光、不安分的双手是在干嘛! 她……一直都被骗了?

    加入书架
  • 大佬每天被迫营业

    【1V1,双洁双强,甜宠爽文】 重生后的虞恩,作为社交恐惧症患者,最大的梦想就是抱着电脑、喝着肥宅快乐水,每天宅在家里。 但是“穷”,让她不得不出门营业。 虞恩:我要开音乐工作室,让我旗下的艺人为我赚钱!我就可以宅在家数钱了! 于是,前女团成员虞恩成了选秀节目的导师,并绝地翻身。 虞恩:我要成为咖啡大师,创立高奢咖啡品牌!我又可以宅在家数钱了! 于是,虞恩拿下了世界咖啡师大赛的第一名,跻身成为了顶尖咖啡大师。 虞恩:我要成为制表大师!数钱数累了,宅家工作转换心情! 于是,虞恩成为钟表界被捧上神坛的新贵。 * N个月后,娱记爆料,前女团成员虞恩恶臭不改,蹭上沈大佬,意欲与其传绯闻,炒热度。 沈行泽登上自己的社交账号:@虞恩 真·女朋友。 虞恩:??? 虞恩:沈大佬,我什么时候多了个男朋友了?我社恐,只想宅家里,不想出门谈恋爱。 沈行泽:我嗜睡,就爱在家谈。 虞恩:……

    加入书架
  • 盛先生请查收你的小可爱

    惊闻:恋爱中的盛大总裁,秒变成了黏人腻歪的小狼狗! 没恋爱前,盛大总裁矜贵冷血、严峻冷清、刻板无趣,活脱脱的情商为负的大直男! 恋爱后—— 盛大总裁掐着会议间隙跟芦韵打电话:“想听你的声音。” 盛大总裁抱着要去出差的芦韵不愿松手:“每天跟我发信息,每天跟我视频通话,嗯?” 盛大总裁支着脑袋,凝着努力敲字写剧本的芦韵:“这段亲昵戏我没看懂。你带我演示一遍?” 芦韵第N次上热搜,盛大总裁登上好久不用的社交账号,转发她的微博,高调宣布:“我老婆。我都舍不得欺负,你们敢?”

    加入书架
  • 莫少的新妻上线

    (1V1绝宠文)“莫谦冽!别以为你亲手设计了一条裙子送我,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就能对我管这管那的了!你又不是我老公!”男人一把捉住女孩的手腕:“如你所愿,我们现在就去领证。”…… 五年前,因为一句气话,她和矜贵高冷如帝王般的男人结了婚。结婚一周,她就被闺蜜所害,掉下了悬崖…… 五年后,她涅槃归来,假装失忆,扮猪吃虎,誓要让当初陷害她的人,血债血偿!唯独对那个男人,她至真至信。 “莫太太,你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天天想我的老公。” 莫谦冽:“……”老婆,你把我的词全抢了……

    加入书架
  • 首席又在套路夫人了

    (1V1双处,甜宠文)“给你两个选择。一,赔钱;二,和我结婚。” 女人弱弱的,“没有第三个选择吗……” 男人眉尾微挑,“你确定要听第三个选项?” “……” “三,和我结婚生孩子。期限,一辈子。” 因一场被设计的事故,尤梦撞上了商业巨头楚御擎上亿的豪车,被逼与他结婚。这位帝维集团的首席大boss,坐拥上万亿美元资产,权势遮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谁都惹不起的大魔王。 偏偏他的楚太太,婚后天天想着怎么作死惹恼他,让他与自己离婚。楚魔王有耐心得很,见招拆招,运筹帷幄,不动声色的设下一个个圈套,让楚太太心甘情愿滚入他的怀。

    加入书架
  • 我的大明星朋友

    他是众人追捧站在世界顶端的大明星,是最高学府的学霸,是超级财团的继承人。 然而,她却以为他只是她在路边捡到的一个无名人氏。 他在众人面前,礼貌又疏离。唯独在她面前,就成了一只魅惑又霸道的狐狸。 某高中生:“清夜晗,我捡到你的恩,你要怎么还?” 某明星好整以暇地勾唇:“用一辈子来还,如何?”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书菜谁果

    120 迷妹值

  • 2

    言吧书友15169658313197299

    96 迷妹值

  • 3

    言吧书友16034228685493602

    20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书菜谁果

    810 迷妹值

  • 2

    言吧书友15169658313197299

    568 迷妹值

  • 3

    言吧书友16034228685493602

    100 迷妹值

  • 4

    1747332690

    16
  • 5

    言吧书友15162463992982294

    10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她书穿成了女配,可怜兮兮地混在公堂的男男女女中,正等着知县大人配婚。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按照剧情她注定是炮灰,超短命的那种。她不认命,急切的视线在人堆里可劲儿地扒拉,终于挖掘出他。夭寿呦,感情这小哥哥,竟是男二!连女主都无法觊觎的狠人!这位爷有秀才功名在身,却被至亲算计,入宫成为残缺不完整的太监。他生生地熬过种种苦难,任御马监掌印太监,最后成了人人敬畏的提督大人。他曾颠沛流离,人人嫌

  • 陆先生爱她很多年

    莓海墨

    别人都说青春期的恋爱是甜甜的,可沈念安却觉得自己的青春期像是不小心喂了狗!别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沈念安却觉得她跟陆林稹之间隔了一个撒哈拉大沙漠!第一次见面,她不小心强吻了他,被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第二次见面,她当着全班人的面要他做她男朋友,还是被骂了句有病,第三次见面,她为了他特意去染了个黄色大波浪,又被骂了句出门不照镜子。第四次、第五次…每次都是她在追逐他的脚步,等到她累了要放弃的时候,他却不知

  • 小唇丹

    欲妆

    她是赵国云阳伯不受宠庶女,是南王府受尽折磨的前王妃,是寄人篱下的小厨娘。后来,她是齐大少的朱砂痣,是殷族唯一嫡长媳…是殷家十六爷的命!大赵亡国那日,他兵临城下,他的姑娘一袭红妆立于城楼,他笃定:“别怕。”三千箭雨擦身而过,独未伤她。南王的凄厉的声音定格在了即将碰到季绾的最后一刻。他上前抱走了自己的姑娘,将她的头摁在怀里,遮住身后血泊,扭头轻笑:“亡国而已,是最轻的惩罚了。”【男主重生狼犬系,女主也

  • 偏宠

    欲妆

    【新书《太师宠妻这条路》正在热火开炉,大家可以移步瞅瞅哦~】温眉以为,自己只要忍到出嫁就好了。没成想,被人当软柿子捏。所以……那就不忍了吧!继母哭哭啼啼?那不如回娘家散散心。妹妹矫揉做作?姐姐的巴掌接好了!暗算她?一个别想跑。她是娘亲舍了命生下来的,可不是让人搓扁捏圆的!就是豁出名声清白不要,这日子也得捋直了!不料无耻丞相穷追不舍,这一次,温眉是真没辙了。以为嫁他不过是权宜之计,谁知成亲后遭祖母刁

  • 师父他总是不对劲

    汐池

    褚小桃一直以为师父说的长师如父真的是长师如父,关键她丢了一魄,所以脑子里一直缺根筋。但便是这样,她也从未想过她的师父,众仙眼里最是修身养性,秉节持重的清离仙尊,会骗她!交个朋友,师父说:“狐者善媚,吸你精气,害你性命,乖,不跟他玩。”褚小桃:“好,好的师父。”共泡温泉,师父说:“想要摸便坐为师怀里,自家师父,怕什么?师父又不是别的男子。”褚小桃:“可,可以吗?”中了烈药,师父说:“为师独自难以解毒